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梅花劫》番外三

《梅花劫》也算是完售了,所以这篇放出来,是一辆小车。

《今心成念》还有,想拍的可以点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AbUatN&id=530917362034&ns=1&abbucket=15#detail 

当然我已经做好了《今心》余本糊墙的准备了,所以还有一篇番外过几天也就会放上来的 。


【正文】

不知又是何年何月何日,金陵城里那间离靖王府不远,已经空了很久的房子被人盘了下来,住进去了两个带着娃娃的年轻男人。

又没过多久,在这条繁华的大街上还多了一间小小的铺...

《今心》,《梅花劫》下午两点重新上架

终于躲过了淘宝严打,《今心成念》和《梅花劫》会在下午两点重新上架。
暂定预售期不变,还是31号,顺便一提,今心不会有二刷,留些许余本通贩,卖完为止。
另外小蝉的文件夹因为数量原因不做了,拍过的都会退款给大家,其他周边都会正常制作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地址不变,代理海援队,大家认清再购买啦
233333

【靖苏】《今心成念》本子一宣


《今心成念》本子信息大致如上。

字数:预计10w(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会超)

作者:阿脑

CP:靖苏

内容:正文加两篇番外(身体互换梗跟阿苏水牛特别篇,我正在用跟“闪电”(没错,就是那只树懒)一样快的速度写着番外,所以大家不要急哦~)

g文:青歌 @青歌绕疏影 与君歌 @.  与君歌 清商角徵诉衷情 子非鱼 @子非鱼 总有刁民想害朕 @总有刁民想害朕 

封面:小蝉 @SemiMage 

插图和G图:阿莫 @UNTOLD 君君 ...

【靖苏】梅花劫之除夕(百糖靖苏第十九日)

除夕贺文兼百糖文


接在梅花劫番外三后的故事,为了方便没买本和本子还没到的亲,大致说一下背景就是靖苏两人带着小鱼在金陵城里离靖王府不远的巷子里租了一间房,住了进去。房子是前铺后宅的样式,所以二人便在前铺开了一间卖些古玩字画的小店,平日与四邻也都相处融洽。


【正文】


 几度寒暑,又是一年除夕降至。


“你大爷的,好好的一个除夕,我巴巴跑过来就是帮你们打扫卫生的吗!”蔺晨叉着腰将长扫把戳在地上指着正在庭院中提着笔对着一张大红纸左比右划了半天的白衣人怒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啊!来者是客的道理懂不懂?不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就算了,还让客人干活,你自己说说这合适...

关于《梅花劫》246-249页排版问题

很抱歉又占tag了,因为《梅花劫》的246页印到了第249页。

今天有妹子告诉我这件事时说实话我也是懵逼的。

后来我看到了照片的确是这样。

我又翻过了给印场的PDF文件,的确当时给的就是错的,所以应该是排版上出的问题。


我又跟排版的妹子联系过,她说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其实《梅花劫》的排版改了很多次,不断地改动只是因为希望能有一个最好的效果,然而看样子还是留下缺憾了。

虽然是排版的妹子排错了,但也的确是我没有好好地再校对过。

那段时间因为想赶在年前出这个本,又加上手上合志和工作上年末修罗场的原因,除了第一遍的PDF文件,后来都没有再全本看过...

太喜欢了,还是决定转一下,谢谢小蝉的图,么么!

SemiMage:

月老红绳《梅花劫》


场景是 @脑洞随天开 太太的【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


“他们正坐在靖王府高高的屋顶上,头上顶的是一轮玉盘似的圆月,脚下铺陈着浩渺如星光的万家灯火。凉风阵阵,吹着发丝衣角随风飘荡。”


追连载的时候就对这一幕印象深刻,正好太太点了这个场景,画的很开心然而总觉得心有余力不足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TvT


大家应该都看过梅花劫,青龙真君萧景琰和梅妖梅长苏的故事,现在本子在贩售大家不来一发嘛?



这张完全没参考,梅花屋顶灯火什么的都...

【靖苏】《梅花劫》txt下载

谢谢帮我校对过的小天使们,稿子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整理了一个txt供大家下载,其中包括正文和一篇番外,需要的话可以自取。

网盘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nuh2dOt


ps:这两天在弄《梅花劫》排版的事,为了有个好些的效果一直在改,感觉排版的妹子要被我烦死了(。)

希望做出来的效果会让大家喜欢2333

【靖苏】红线(FIN)

谢谢kiri的g文!我相当喜欢这篇!靖苏之前的红线是很久之前就绑上的,因故而断,又因缘再牵。另外这篇国产上有无料,大家喜欢可以去取哒

Asaki_Kiri:

给@脑洞随天开 的《梅花劫》的番外!……特么我终于写完了,以及在国产FM的C05黄海渤海鱼类特卖有作为无料掉落【拖延症已死】

私设如山高。OOC。

他们都不属于我,除了那根红线。

纪王爷其实本不该叫纪王爷的。这人在三界的名声本该是响当当的,倒不是说位份有多贵重,只是这人间的爱恨情仇林林总总到底也总与那一位脱不了什么干系。

孟婆慢悠悠又舀起一勺汤的时候忽然就想起这一截事来,手里几千年不变的动作也忍不住难得顿了一顿。自那人入凡间历劫以来...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番外二)

我真是小看《梅花劫》番外的篇幅了ORZ,我自己写了三篇,这个是第二篇,另外还有三位太太送g文作番外,所以这个文的番外有六篇...我自己都觉得可怕2333


【正文】


春光渡十里,莺飞又一年。

在那次“离魂”之术施展过,长苏顺利活下来后,蔺晨又来过一次。这次他带了飞流,还携了壶来自天宫的佳酿,说是为了庆祝长苏“祸害遗千年”。

梅长苏毫不在意的笑笑,他在还是麒麟的时候便与蔺晨有了交集,从那时候两人就开始斗嘴调笑,到现在都没变过。

飞流倒是很久没见到过了,少年还是跟当初一样,清澈干净的像一张白纸,看到他便“苏哥哥”“苏哥哥”地喊着,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看来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番外一)

正文搜TAG《梅花劫》


【正文】


一条路,漆黑又漫长。


他独自一人走在这条路上,似乎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这里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人影,感受不到时间,有的只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仿佛是坠入了暗无止境的深渊,等着被世界遗弃。


这就是他结局了么?他想。


这应该就是他的结局了。


忽而前方出现了光。


开始时只是远方尽头处闪出的一个细微的光点,莹白色的,指甲般小大,像只脆弱的白蝶振翅翻飞着,晃晃悠悠向他飘来。


无尽的黑暗中唯一的...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八)(完结)

前文搜《梅花劫》TAG


【正文】


来人他自然认得,是那只五百年他亲手捉拿归案的狐狸精。


“秦般若...”蔺晨喊出来人姓名,皱着眉道“你怎会在此?”


“您猜呢?”秦般若眼角如丝,勾起嘴角盈盈一笑,故意惹他生气似的带着嘲弄的口气慢条斯理地道,“或许是因为那件您办不到的事,我倒是能派些上用场。”


蔺晨放肆地大笑,带着苦涩:“就凭着你一个小小的狐妖能做什么?”


“只要有人愿意付出代价,办法总是有的。”秦般若歪过头来看向那个岿然不动的黑色身影,“不是吗?”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七)

未完!未完!未完!重说三!果然爆字数,我觉得你们猜不透走向的。


前文自搜《梅花劫》TAG


 【正文】  


在窗外麻雀叽叽喳喳一唱一和的叫唤声中,梅长苏慢慢睁开了眼。 


这些个恼人的小东西,就算到了深冬也还是欢快的紧,又天生的不畏寒,朝气勃勃的,吵的人不得安眠。 


也不知睡了多久,刚从黑暗中苏醒脑袋还昏昏沉沉的还不甚清醒,只依稀感到窗外已日上杆头。大把大把烂漫的阳光铺垫着春日的暖意,和靖王府高高的院墙都遮不住的欢声笑语一同洒下,驱走了房间的阴寒。...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六)

前文请自搜梅花劫TAG


【正文】 


他说了算?要怎么算? 


为何这样的话他能说得那么认真,那么自负,那么信誓旦旦?好像只要答应了他一切都会变的不一样。 


梅长苏忍不住伸出手抚上那人轮廓分明的脸,颤抖的指尖掠过飞扬入鬓的眉,划过深邃星亮的眼。 


五百年了...景琰...五百年前没能瞒的过你,五百年后亦如是。 


风中萧瑟的寒意顺着薄凉的指间流入四肢百骸,似要将身体里涌动的血液都封印住。一抹悲切的神色浮上梅长苏冠玉般的面孔。 ...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五)

手机打的字,不会放链接,前文自行搜 梅花劫 tag


【正文】


雪,约莫是在半夜里停的。就在清梓走后不久的某天晚上。


第二天清晨,一缕刺眼的光芒破窗而入。没了阴霾的遮挡,日光肆无忌惮的洒下,晴阳映照白雪,璀璨如一地碎金。被大雪浸洗过的天空一尘不染,清澈,清爽。风带着薄凉的寒意登堂入室,呼吸间冰冷而清新。


那日与清梓对峙于庭院的痕迹早已被大雪掩埋,干净的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现过。庭院一角红梅染血,艳光四射。


周围万籁俱静。有几只不畏寒的麻雀立于枝头,梳理着蓬松着羽毛,叽叽喳喳的叫唤,清脆的聒噪声,愣是给冷冷清清的冬日添出几分欢快。勾檐翘角的尽头升腾起袅袅的炊烟,丝丝缕缕,轻轻薄薄。...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四)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梅长苏半跪于皑皑的白雪之中,腰却挺得笔直。漆黑如墨的发披于肩头,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了一个尖尖的下巴。唇色淡至透明,如同他身下冰雪。

萧景琰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表情也像被冻住了似的阴阴沉沉。几缕乌发从束得一丝不苟的金冠旁滑落,被雪色染白,透着几分狼狈,威仪不复从前。

在翩然落下的茫茫风雪中,梅长苏的身影被掩得模糊,好像随时都会化成满天的雪花随风散去。

二人无语,清梓亦无言。

梅长苏身上属于梅花的冷香一阵一阵地在空气中散开,极淡,几乎快让人察觉不到。

原来是个梅妖。

可为什么偏偏是个梅妖!

一个梅妖,体弱...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三)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可你和他不会有结果的,”清梓断言而道。口气笃定,好像在说着天下间最理所当然的道理,“你是仙,他是妖。”

“若我偏偏要同他有个结果呢?”萧景琰微微仰起头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簌簌落落的,一如三月暮尽时纷扬在金陵城内的柳絮。

记得那日阳光明媚,春光正好,喧闹的街道上人影憧憧。梅长苏弯了腰要拾起他掉的珠子,却被他大声喝住,指尖无措地在空中顿住。

自己的心头之物,岂能让一个小妖碰了?刚拾了珠子,已见他低眉顺眼,恭恭敬敬地深深一拜,道一声“真君”。

只是一个小小的梅妖啊,道行尚浅,还是弱不禁风的模样,若换作平常,他...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二)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大雪簌簌下了几日都未停歇,窗外是一片茫茫的白,远远地拉至天际,没有尽头似的。

在色彩单一的冰天雪地里,世界就缩成这个房间般大小。

一方小小的火炉烧得正旺,熏得热气扑面而来。

梅长苏拥着薄裘倚坐在炉前打盹,青丝散了一肩,手上还握着一只剥了一半的橘子,脑袋已经不知不觉地歪到了一边。小鱼在他怀里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尾巴随着红彤彤的火苗左右晃动。

又睡着了?萧景琰挑眉。

梅长苏近来着实嗜睡,常常一个人坐着没什么原由就睡过去了。

萧景琰觉得不妥,问他是否有什么不适,梅长苏却摇头,笑着说还不是因为房间里太温暖了,外面风...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一)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寒冬将近。

金陵城里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纷纷扬扬,沉沉浮浮的雪花游离在凡尘世俗中,一如三月暮尽时在金陵城里洋洋洒洒,肆意飞舞的柳絮。

院中红梅染雪而开,灼灼其华,映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像冰雪中涌动的火焰,分外夺目。

梅长苏散着发,于案前铺了一张宣纸,狼毫的笔尖蘸着饱满的墨汁,浓稠得像那人身上万年不变的玄色。手腕微转,笔锋游走,勾了一道峥嵘盘绕的虬枝。

发丝顺着肩头滑下,梅长苏屏息凝神,下笔。

又是一道。


寥寥数笔后,黛墨换了朱砂。

莹白的...

【靖苏】《梅花劫》配图掉落~~

是的,其实我是为了掩饰跳票了的事实,假装自己今天有在更新。【喂】


作为福利送上我的小甜饼君君 @君止 赠给《梅花劫》的配图一张。


小梅妖苏哥哥炒鸡美对不对!胖脸小鱼也好可爱有没有!


好开心好开心!~~~


更新明天继续~~另外第二十章也会再修一下,昨天写的实在太仓促啦,但是今天我懒。。。【打



最后还是关于《梅花劫》出本的印调,我胆子比较小,想买的人不多的话没胆子出啊哈哈~~http://t.cn/RUdackD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原来月老是个这么贪杯好醉之人,”梅长苏不自觉将小指微微蜷起,指头上一小截染着喜庆的红线红得刺眼,“也难怪世间有这么多痴男怨女,情思错牵了。”

“别动。”萧景琰将他小指掰开,将他红线缠上半截玉瓷般小指。

一圈,又一圈。

在顶端打上一个小小的结,牵着另一端系上了自己的小指。

两截小指凑到了一起,一样的修长白皙,然而萧景琰的手明显比他大了很多,骨节也更是明显。相对比之下,他的手倒显得秀气多了。

他们正坐在靖王府高高的屋顶上,头上顶的是一轮玉盘似的圆月,脚下铺陈着浩渺如星光的万家灯火。凉风阵阵,吹...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九)

其实我在写治愈文,就是你们都不信。。。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一颗红彤彤的大红绣球在木大小姐的手中翻来覆去,像捧了一颗灼灼跳动的心。

下面的人伸长了脖子候着,木大小姐走到这边,脑袋便齐齐偏向这边;木大小姐走到那边,脑袋便齐齐偏向那边。要用木小公子的话来说,活像一群笨头笨脑的呆头鹅,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还是我姐有眼光,那个白衣男子虽看起来体质文弱了些,但好歹气质出尘脱俗;其实他旁边那个也还可以,看着一身贵气,我姐若跟他一起倒也挺般配。

就在木小公子仔细掂量着哪个...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八)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八月十五中秋夜。

广阔无垠的天际漆黑如幕布,其上只有一轮明月如玉盘高悬。

五光十色的灯火似点点的星光落到了人间,汇成一条闪闪发亮的的彩带,层层叠叠,一路铺至天际。树梢上,屋檐下,街道旁,各种款式新颖别致的花灯高高挂起,在徐风中摇头摆脑。秦淮河畔更是灯火辉煌,流光溢彩。数百盏燃着烛光的浮灯在水中浮浮沉沉,随着河水顺流而下,碎了一池的银波,闪烁荡漾,影照苍穹。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萧景琰和梅长苏漫无目地走在金陵城的大街上。平...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六)

谢谢大家~【鞠躬】看到大家留言炒鸡炒鸡感动的,这两天休息够啦~又可以继续爆肝啦~【不 

本章过度章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这一年的夏天不似往年那般灼灼逼人,虽然同样耳边听的是蝉鸣鸟叫,头上顶的是烈日炎炎,心却像安定了很多。还没多做注意,夏日就在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间,悄悄从指缝间溜走了。

残温犹在,秋风已起,盛夏铺了一池的荷,现在花瓣也已陆陆续续地从荷花顶端跌落在水面,泛起的涟漪一层接着一层。或粉或白的荷花瓣浮在水面上在池塘中悠然飘荡,鱼儿在荷叶间穿行往来,打出白色细浪一片一片。

池边有箫声顺着渐渐萧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五)

二更~你们对肉这么期待让我觉得很方....真的....

不吃肉的可以直接跳过,似乎也没碍事。【躺倒】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不老歌:这里

长微博:这里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三)

秦姑娘在用生命助攻,你们要爱她。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正文】


一道青紫色的闪电呼啸着划破长空,向秦般若直劈而去。秦般若大惊失色已是躲闪不及,慌乱中只得一把扯过了身边的梅长苏挡在面前。凛厉的闪电硬生生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劈进一旁的野草丛中,留下一片焦土。吓得在一旁逗引着蝴蝶的小鱼喵一声凄惨地叫唤,蹿入旁边一堆茂密的灌木丛中再也不肯出来了。

秦般若软软得靠着梅长苏的身子,蹙眉捧心,泪光盈盈:“梅郎,幸好有你帮奴家挡了,不然奴家这次可...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二)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十)(十一)


【正文】
 

金陵城里有狐妖作乱。

这是近几日发生的事。听说每到月夜,就会有一个相貌精致,身段袅袅婷婷的女子一人游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偶有打更的汉子或晚归的行人看到过。在街角,或是巷尾。身着雪青色纱裙,裙摆如波浪翻滚,一张艳丽无双的脸,红唇皓齿,黛眉粉颊,美目流连间似有丝缕缠绕。

“真是个美人呐,”看到过的人一副神秘兮兮,回味无穷的样子,“那眼睛就像长了钩子似的,看你一眼你就得乖乖跟着走。”

“那你怎么还没有跟着去啊?”身边围着的人调笑道,“是怕死...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一)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十)

【正文】


当怀抱落下的时候,梅长苏还没回过神来。直到宽厚的胸腔紧紧贴住他,火热的温度透过单薄的衣裳传过来,似要将人灼伤似的游走在血液里,流淌至四肢。

梅长苏心头猛然一颤,世界都像是突然安静下来了,只剩下自己“咚咚”作响的心跳声格外的清晰。向来清明的脑中此时乱成一团,各种纷繁杂乱的猜测纷至沓来。

为什么?难道他认出来了?

还是只是当做了又一次的试探?

胸膛熨帖时带来的温度,萦绕在侧的气息,甚至连圈住人时带着的不容抗拒的力度都是那么熟悉。

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不知不...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


【正文】

 春雨停歇过后,天气一天暖过一天。桃花谢了春红,落了一地残香。池塘中的青翠的荷叶开始铺展开来,重重叠叠,起起伏伏。有小小的还是嫩绿色的花苞从其间探头,顶尖儿上一点淡红,在荷叶间遮遮掩掩,一股欲说还休的娇羞。

春花落尽,夏芳始开。在艳阳的照射下,院子里总是飘着一股子暖香。那只被梅长苏唤作小鱼的猫闹腾得厉害,总喜欢满院子上蹿下跳捕蜂捉蝶,一刻也闲不住。本来还在眼皮底下的小东西有时候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梅长苏也不管它,就由着它蹦跶着到处乱跑。倒是萧景琰每次都在墙头...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九)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


【正文】


“故事里你可没跟我讲过萧景睿和言豫津是一对。”

淅淅沥沥的细雨仍是下个不停,一顶黄褐色的旧伞遮出一方窄窄的天地。雨点打在地面的水坑里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街上已然没有了行人,只有萧景琰和梅长苏紧挨着彼此的肩挤在伞下,似乎就有点遗世独立,相依为命的味道。

“你也没有问过我。”梅长苏答着,屐齿轻叩青石板的声音在回荡在幽深的小巷中。


景睿向来是个温文儒雅的性子,仁厚善良,至诚至真。他本来有个极为和谐的家庭,虽然只是表象,却被自己毫不留情地撕了个粉碎,...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八)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


【正文】


萧景琰和那个梅妖一起在靖王府住了下来。

梅妖有时候会跟他讲一段故事,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只是对着庭院安静地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景琰也会陪着他坐着,跟他望着相同的风景,却似乎永远走不进他的世界里。

他说的故事和那些记载在《梁史》中的大致都相差不多,但比那些印在薄薄一页纸中的人物多了些鲜活的气息。

可萧景琰还是没听到关于珍珠主人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他还没讲到,也或许是他讲了,但他并不知道那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三月暮尽,青砖黛瓦的...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