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璞臣】饲狼(第六章)

【靖苏/璞臣】饲狼(第六章)
看了一下,正好月更了(˶‾᷄ ⁻̫ ‾᷅˵)

【正文】
小书生直起身来,雨水顺着他的清秀的脸颊滴滴答答地淌下。小书生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热切地看着梅长苏。那目光中却充满了期待,像隔壁吉婶家养的那只小白兔似的,好像如果梅长苏拒绝了是件多么残忍的事一样。
“借宿一晚么?”在这样火热的目光中,实在让人很难说出一个“不”字,但是他身边的年轻人也实在让人在意。梅长苏只能装作不经意地看了小书生身后的那黑衣年轻人一眼,果然见那人神情戒备地打量着他们。
难道是他看出了萧景琰的身份?
凡是妖都会有妖气,越是血统纯正妖气越盛。一个妖物想要生活在人类之间气息却是不会骗人的。蔺晨曾用秘方将萧景琰的妖气隐藏起来,妖气为妖物之本,不能去除但是能做点手脚让别人对萧景琰的妖气“视而不见”,他还吹嘘过能一眼看出萧景琰本质的这世上不足五人。
没想到,今天却被这么一个年轻人一眼看穿了。早就知道那个蔺半仙不过就这点本事,下次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笑话他了。
——如果今晚能平安度过的话。

幸运的是,这个叫石太璞的年轻人似乎也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只见一把他抓住小书生的手腕,不着痕迹他挡到了小书生面前,道:“贸然求宿实在不妥,我看还是不要麻烦这二位了,我师兄应该就住在附近,我们还是去找他吧。”
这话虽是对着小书生的,这个叫石太璞的年轻人却是一眼不眨地看着梅长苏和萧景琰,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可是你不是根本不知道你师兄住在哪儿吗?”小书生却没感受到屋内紧张的气氛,只见他挣开石太璞的手,又转向萧景琰和梅长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所以,若是两位愿意收留一晚,那便再好不过了。”
“你......”石太璞心中正盘算要怎么带小书生离开,不过却被宁采臣挣开了手,不禁眉头微皱。这个小书生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还一脸毫无防备的样子。总是这么容易相信别人,也不是没吃过亏,怎么都不长记性。他不知道在这个屋子里,明显有一个不是人类,虽然不知道为何妖和人会生活在一起,但妖毕竟是妖,小书生现在的状况又......他现在法力受限,又不好跟小书生直言此处有妖,只能借故先行离开,找到他师兄再做打算。可是没想到这个小书生这么不给面子,不仅没听出他的意思还直接揭穿了他,想起来就令人生气。想到这里,石太璞不由语气严厉了几分:“够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什么?”宁采臣眨眨眼,疑惑地盯着石太璞问道。
被小书生这样看着,不知怎的石太璞一下子就泄了气,小书生的眼睛本来生的好看,又被雨淋了一遭,发丝都湿漉漉得贴在脸颊,白皙的脸颊隐隐泛着潮红,这样这样浸着水色的眼睛这么眨巴着望着他的时候,几个绮丽到不似真的发生过的场景浮现在他眼前,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得粗声粗气地道:“我说走了就走,问这么多干什么呢。”
“哦,”小书生一下子耷拉下了脑袋,声音也变得闷闷的,虽然不懂为什么石兄急着离开却也不再争辩,“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办法了。”
小书生又冲梅长苏和萧景琰作了一揖,脸上带着些许的歉意,道:“多有打扰,实在不好意思。那么……我们就此告辞了。”
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呢,赶了这么久的路,总觉得好累了……宁采臣不由在心里轻叹道。

就算是这个时候,眼前的小书生也是礼数周全,这让梅长苏不禁心生几分好感。
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怎么样,这两个奇怪的访客愿意自己离开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可是梅长苏注意到小书生的神色怎么看都像有些不对。
也不知道这二人在雨里淋了多久,小书生的嘴唇泛白,微微颤动着,脸上也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梅长苏不禁皱起了眉头。
“走吧!”没注意到小书生异样的石太璞拉过宁采臣的胳膊就要往雨里冲。小书生被猛然一拉,脚下不稳,一头撞到了石太璞的怀里。
“你......”就算时再怎么弱不禁风,也不能就这么一拉就倒了啊。石太璞本来想说点什么,但在触到小书生的脸颊时,心头猛然一跳。
“你的脸上怎么这么烫?”就算只是一瞬,残留在指尖的温度已让他心惊胆战。
“有吗?”宁采臣无辜地摸摸自己的脸颊,“我只是感觉头有点晕晕的。”
石太璞咬牙:“头晕多久了?”
“有一阵了。”宁采臣倒在石太璞肩上,眼睛半睁半阖。
“为什么不跟我说啊!”石太璞不是一个喜欢轻易把自己的情绪泄露出来的人,却在小书生面前控制不住。
“因为......要赶路嘛......而且,石兄为了我才这般匆忙,要不是我......小生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又怎好拖石兄后腿?”这下连声音都慢慢弱下去了。
“喂喂!”少年老成的脸上露出慌乱,“喂!你可别睡过去啊!小书生!喂!宁采臣!宁采臣!”
“吵死了。”宁采臣皱着眉,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臂,一巴掌拍到了石太璞脸上,“闭嘴。”
石太璞微微睁大了眼,似是有些吃惊。
果然是病迷糊了,都敢动手了。

“咳。”梅长苏故意重咳了一声,引起了这两人注意。石太璞抬起头来看向梅长苏,脸上还没来得及掩饰的宠溺神色被梅长苏尽收眼底,转眼间又变成了警惕,将怀中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小书生抱得更紧了几分,好像他们如果一旦出手就要玉石俱焚似的。
知道梅长苏想做什么的萧景琰在梅长苏身后扯了扯梅长苏的衣袖,梅长苏转头对他浅浅一笑,坚定地点点头。萧景琰皱起眉,用力捏了一下梅长苏的衣角,最终还是慢慢松了开。
梅长苏也心知收留这两个奇怪的陌生人不妥当,但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也实在做不到就这样让他们再冒雨出行的事,便道:“如若不嫌弃,二位还是先进来说话吧。”
石太璞站着没动,面对屋内两个人,不,是一人一妖,眼神在他们中间来来回回。
虽然不知道是谁将屋内的妖气压制住,但手段确是相当高明,以至于一时间让石太璞差点认为是自己的判断出了什么差错。
更何况,人和妖......怎么会住在一起呢?

梅长苏道:“石公子底子好,淋了这么久的雨也没事,只是看这位宁公子体质弱,要是拖得久了到时候风寒入骨可怎么是好?我们虽是乡野人家,但平日头疼发热的药还是有的。”
说着,梅长苏想了想转身对萧景琰说道:“你去煎副药来。”
“可是......”萧景琰急急地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梅长苏笑着拍拍他的肩道:“去吧。”
萧景琰无奈,只好轻轻把嘴一撇,乖乖去了。

直到萧景琰挑帘子进了厨房。目送着萧景琰离开的石太璞才抱着宁采臣进了屋。

梅长苏将他们引进内屋,让他把宁采臣放到了床上,又从那柜子里翻出件干净的衣服,递给了石太璞:“换上吧,小心也着凉了。”
这件是萧景琰的,梅长苏大致比量了一下,他俩的身形差不多,应该正好穿得上。
石太璞却没有要接的意思,只是直直地望着梅长苏,突然道:“我是个捉妖人。“
梅长苏心中一颤,虽然也猜到这个年轻人不是什么寻常人,但也没想到他就这样自报家门。
捉妖人,顾名思义。
他一定是看出了景琰的身份,景琰……他会对景琰不利吗?梅长苏有点紧张起来,抱着衣服的手都捏的有些白了。
石太璞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从梅长苏怀里接过衣服,背对着他在一旁默默地换了。
梅长苏定了定思绪,这个年轻人既然愿意主动告知身份,又愿意换上景琰的衣服,是不是意味着也愿意相信他们了?想到这儿,梅长苏稍安下心来。
突然在不经意间梅长苏看到石太璞背上有几道细小的划痕,随口问道:“你背上受伤了吗?要上药吗?”
石太璞背对着他的身形猛然一抖,半晌才闷着声答道:“不用,没事的。”说着急急忙忙套好了衣服。
梅长苏觉得有些奇怪也不便多问,便转身把床上小书生身上的湿衣服也脱了下来,放到一边。此时的宁采臣已经闭上眼睡了过去,呼吸有些急促,但还算平稳。
梅长苏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正准备帮宁采臣把身子擦擦,好让他睡得舒服些。这时梅长苏注意到他脖子跟处有几点细小的红痕,像是被什么咬到了似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虫子会咬成这样。 
正在疑惑之时,已经换好衣服的石太璞已经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道:“我来吧。”
“也好。”梅长苏闻言将毛巾递给了石太璞,“我去看看药煎的怎么样了。”
说着梅长苏起身,快走到门口时,听到里面低低传来一声:“多谢了。”
梅长苏顿了一下,微微勾起嘴角,推门离开了。

梅长苏来到厨房的时候,萧景琰正坐在一个小凳上守着炉灶摇着手中的蒲扇送风,神情专注,连梅长苏的出现都没注意到。
梅长苏倚在门口看着萧景琰,火光映在他的俊朗的面颊上,打下深深浅浅的阴影。不一会儿,锅里的汤药开了,水汽蒸腾起来,慢慢笼罩了萧景琰的脸庞。
屋外仍是风雨大作,而屋内只有火舌舔着锅底,汤药沸腾发出的“咕嘟咕嘟”声。淡淡的药味已经盈满了整间屋子。
也许是看得久了,满屋子的水汽似乎侵入了他的眼睛,变得有些酸酸的。再怎么努力想看清楚,眼前萧景琰的面容却变得更模糊了。
“小先生?”终于萧景琰注意到了他,抬着头看他,在火光中一双眸子亮的惊人。
梅长苏收拾了一下情绪,走到萧景琰的身边,柔声道:“我把你赶回来熬药,觉得委屈么?”
“不会,”萧景琰道,“我知道小先生是故意把我支开的,一是为了消除那人戒备让他们安心住下,二也是为了保护我。”
原来他都知道......梅长苏深吸一口气,觉得胸口闷闷的,他的小狼崽总是这样乖巧又懂事,不懂自己多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满腔的情绪不知道如何发泄,梅长苏忍不住像萧景琰还小的时候那样在他头上用力揉一把,直把他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边揉边笑道,“这么懂我的心思,我都要怀疑妖怪是不是有读心术了。”
“那是因为我一直看着你。”乖乖被他揉着的萧景琰低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梅长苏没听清楚。
“没什么,”萧景琰没有回答他,只是顿了一下又道,“那人......是个捉妖人吧?”
“嗯,”梅长苏承认了,想了想又补充道,“但不是什么坏人。”
萧景琰不禁也笑道:“通常妖才是坏的吧?妖性本恶,会蛊惑,会欺骗,还会吃人。”
“不!”梅长苏打断了他的话,一箱淡然的梅长苏语气似乎有些生气,“你不是的。”
这人总是这样义无反顾地相信他,明明连他自己都不能确认,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真的能办到似的。
“嗯,我不会。”萧景琰应道。听到他的话,梅长苏露出一个安心的笑。
你希望我是什么样的我就是什么样的,只要你还在我身边这样对我笑着就好了。
“可是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萧景琰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
“怎么了?”
“那个书生,身上有妖气。”
“啊?!”

内室,石太璞给宁采臣擦干身子,又为他换了一套干爽的亵衣。明明同是男子,石太璞却忍不住全身发热,这具身体他也不是没见过,甚至……还做过那样的事。
可就是因为做过那样的事,让他更无法淡然面对这个小书生。那滑腻的触感,甜腻的喘息,灭顶的快感,小书生不记得了他都还记得。
与那些狐妖的斗法,是他不小心让这个单纯到有点蠢的小书生被牵扯起来的,于情于理,现在也都不能再将他丢弃。
石太璞将宁采臣的被子拉了拉,突然一只白玉般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石太璞猛然一惊,抬眼看到小书生已睁开了眼,看着石太璞错愕的神情,嘴角微微勾起。他双唇嫣红,一缕湿透的青丝贴在颊边,眼神朦胧,像是笼着烟雾的湖水,浸染着水色与媚意。跟之前天真烂漫的小书生判如两人。现在的他简直像是话本里食人精血的精怪。
小书生弓起腰圈住石太璞的脖子将他拉下,唇瓣在他耳廓出轻触,喘息和水色被无限放大,石太璞听到小书生喉咙口传出破碎的声音:“来抱抱我......”
那声音像是黑夜中的一道浓郁的香甜气味,蛊惑着人们走向无边的黑暗。

【TBC】
其实在这文里,璞臣才是黄暴组23333

呃,大概只是设定的比较黄暴。

评论(47)
热度(375)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