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成亲(丙申年瑯琊榜靖蘇婚宴茶會賀文)

《今心成念》小番外一篇~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啦!时间过得真快wwww

湾家举行了靖苏婚宴茶会,此篇赠作贺文,祝成功!


【正文】

靖安五年,三月廿二,宜嫁娶。

这一日,霓凰郡主在大梁国都金陵城内举行大婚,风风光光地出嫁了。

这位霓凰郡主虽然女儿之身,但巾帼不让须眉,自其幼时起便为大梁征战沙场,擅兵骑之术,扶持幼弟,平云南之乱。

郡主出嫁,又是由当今天子赐婚,婚礼自然办得盛大隆重,有声有色。

迎亲的红毯铺了十里长街,大红喜轿颠颠儿地从上经过,金灿灿的流苏左摇右摆,晃人眼迷。敲锣打鼓的声音响彻整个金陵城。

人们挤在道路两旁仰着头看着,看吹吹打打的队伍,看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新郎官,看躲在有金色流苏晃动的轿子中的新娘。

要说这霓凰郡主当年招亲的时候也是这般热闹,各国王子,朝中大臣,甚至江湖中人,都有慕名而来的。可谁料到,这位郡主最后嫁的既不是王孙贵族,也不是富商巨贾,而是一名叫聂铎的小将。 

好事者说,当年郡主招亲的时候曾见过郡主一面,虽说算不上什么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英姿飒爽生机勃发,见之忘俗,这聂铎是娶到美娇娘了;又有人说郡主何等金枝玉叶,又浸染战火狼烟,定是像个母老虎似的。

众人争论不休,但到底是美娇娘还是母老虎,恐怕只有那胸带红花,骑跨在枣红大马,脸颊都涨成跟身上喜服一样的颜色还傻傻笑着新郎官才知道了。


晚间宫中设宴,为新人贺喜。

八角宫灯悬于檐下四角,流光如火。天际绽出各色烟花,明艳艳,亮晃晃,将半边天空尽数照亮。

宫里处处透着喜气。

正是新婚燕尔的新郎官被人团团围住,你说一句,他敬一杯,直将新郎官喝得满脸满脸通红。

“别喝了。”换下沉重的凤冠,以一身简单红衣出来接待宾客的郡主按住了新郎官的手。

“哎呀,心疼了。”众人笑起来,又纷纷涌到郡主面前。

这个说:“大喜之日,我们向郡马敬酒实属正常,郡主若是心疼了,这杯就代饮了如何?”

霓凰郡主微微一笑,取下酒杯一饮而尽,众人拍手叫好,倒是一旁的新郎官看起来有些急了。

那个又说:“郡主为女中豪杰,为我大梁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今日觅得有情郎,实在可喜可贺。在下先干为敬,祝二位百年好合,儿孙满堂。”

几杯下肚后,言豫津也过来凑热闹:“霓凰姐姐,当年你招亲的时候,我也是想去参加的呢。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让我好生失望。我这杯酒,你也是要喝的吧?”

霓凰瞥了他一眼,道:“就你会贫。”

说着便要接过那杯酒,却被一旁的聂铎拦住:“我帮她喝。”

“哎。”还等不及霓凰阻止,聂铎便夺过一饮而尽。

聂铎暗中捏了一下霓凰的手,却被眼尖的看到了。

“这感情好的,恩恩爱爱。”众人又笑开了。

郡主素来不施粉黛,今天抹上了胭脂水粉。加之被众人取乐的羞怯,脸上也多了一层薄红,显得更加的光彩照人。

“好了好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今天是郡主和郡马大婚之日,大家点到为止就好,放他们一马吧。”

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天子开口。众人自然也不能违背。本来将郡主郡马团团围住的众人渐渐散去散去

“谢过陛下.”霓凰舒了一口,向萧景琰行了一礼,却发现天子陛下正冲身旁正襟危坐从容饮茶的蓝色华服的男子使了个眼色,带着几分邀功的神情。

霓凰福灵心至,知道是梅长苏示意萧景琰为自己解围,便也向梅长苏行了一礼,道:“霓凰也谢过兄长。”

梅长苏颌首浅浅一笑,看他从小跟霓凰一起长大,自小将霓凰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今天看她出嫁,心中颇有感慨。


正想着,突然在他的手边传来些许动静。

一个顶着牛角的小人正蹲在地上支撑着,他背上是个生着狐耳狐尾的小人,这样的高度让它刚好能从桌面上桌上露出一双圆滚滚的眼睛,好奇地向外张望着。

“别闹。”梅长苏不动声色地将袖子拂过桌面,将两个小东西的脑袋压了下去。

两个小人倒在垫子上,摔成一团。阿苏爬起来冲梅长苏鼓起了腮帮子,没等梅长苏反应过来,一溜烟的不知跑哪里去了。

随即,水牛也跟着跑了出去。

梅长苏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萧景琰小幅度侧身问道。

“你看那两个小东西,是不是越来越任性了?”

“呵。”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微微皱眉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还笑,”梅长苏有几分恼怒地瞪了萧景琰一下,道:“还不都是你惯的。”

萧景琰闷声笑得更欢了。

梅长苏追问他笑什么,萧景琰再三摆手道:“你别问我,我说了你会生气。”

“我不问,你就不说了吗?你看起来就很气我一下。”

萧景琰想了想,还是没忍住稍微向梅长苏靠近了些,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你这个样子就像一个跟丈夫抱怨孩子的妻子。”

“你说什么呢!”

梅长苏的声音稍微大了写,引得满座都看了过来,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咳咳。”感受到大家的目光,萧景琰收住了笑容,轻咳一声。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便对着满座大臣正了正脸色,举起酒杯道,“今日郡主大喜,让我们共饮此杯,为两位新人庆贺如何?”

众人拍手称好,纷纷起身举杯饮酒。萧景琰却趁人不备,暗暗握住了梅长苏的手,梅长苏几次用力都没抽回来,只能任他牵着了。

带众人落座重新嬉笑起来,萧景琰才偷偷跟梅长苏说道:“虽然知道你会生气,但我还是想说。”

“我觉得这样很好。”

“我也没有觉得阿苏和水牛有多任性,特别是阿苏,我觉得它越来越来以前的你了。”

他攥紧了手掌中的另一只手,用指腹轻轻摩挲着,道:“你也是。”

梅长苏心中一震,这才发现阿苏的骄纵任性,的确跟当年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也变了吗?

梅长苏不再说话,也不再试图把手抽出来,萧景琰就安心地握着他手。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低低的声音,轻不可闻。

“你知道,在你面前,我一直都是林殊。”

“嗯。”

就算是之前噫梅长苏的身份行事的时候,也只有在你面前才会露出破绽。有些东西永远不会被磨灭,哪怕是削皮挫骨。


新人早早被送入了闹房,但宴会闹到很晚才散去。

寝宫内,萧景琰接下衣带感慨道:“我们成亲那会儿都没这么累的。”

“听说那时候你几天几夜都没睡,怎么可能不累。”立一男子为后,萧景琰当时的压力可想而知。

“真不累,”萧景琰似是也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看着梅长苏轻笑道,“一想到你要嫁给我就只顾着兴奋了,怎么会累?”

萧景琰直勾勾的视线让梅长苏有点不自在,眼神飘忽到:“说起来,好像很久没看到阿苏和水牛了。”

“别管它们了,玩够了自然会回来的,”萧景琰将梅长苏往床榻上拉,梅长苏不备,被他压在锦被上。

为了应景,宫中用具全换成了红色,梅长苏抬眼便瞧见红色的纱帐像红云一般笼罩下来。好像又回到了他俩大婚的那一天,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比起这个,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是吗?”

“做……什么?”

“呵,朕的麒麟才子聪慧绝伦,你倒是告诉告诉朕,朕要做什么?”

萧景琰在梅长苏的唇角轻触了一下,顺手挑下挂钩上的纱帐。

这个时候倒是自称是朕了……真是不害臊。

梅长苏眼见着最后一片红云也落下来。

帐外,红烛摇曳。


「水牛,成亲……是什么?」阿苏扯了扯装饰用的红纱布好奇地问道。

「成亲……就是跟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吧。」水牛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阿苏掰着手指数着:「那阿苏喜欢水牛,喜欢长苏,喜欢景琰,我们四个可以成亲吗?」

话音刚落,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反驳了自己:「不对,长苏和景琰已经成亲了。」

阿苏有些失落,水牛想安慰安慰它,不料却被它一把握住了手,圆圆的眼睛里似是透出了亮光:「那我们也成亲吧!」

「诶?诶诶?」

阿苏跳着就去扯挂在一边做装饰用的红纱布。

「你来帮帮我呀!」看着水牛一动不动,阿苏急了。

「哦,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可算是扯下一块。

「你做什么?」水牛看到阿苏钻进了红纱里面,不由问道。

「我看到霓凰和长苏成亲的时候都是穿红的。」阿苏从红纱中露出脸来,因为刚才扯布太用力了而微微喘着气,眼睛亮闪闪的。「我想我应该用这个把自己裹起来。」

「这样就好。」水牛将红纱又盖了回去,阿苏的小脸透过薄薄的红纱变得朦朦胧胧。

「可是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阿苏道。

「你只要牵着我就好。」水牛拉着阿苏向前走。

「等……等一下!」

水牛置若罔闻,看不到前方的阿苏只能被拉着有些踉跄地往前走。

好像天地间能依靠的,只有那双牵着它的手。

「那我们这样算是成亲了吗?」顶着红纱布的阿苏问道。

「嗯……大概?」

「大概?」

「因为成亲之后还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

「一起睡……睡觉。」

「可是我们每天都是在一个枕头上睡觉的啊。」

「不是这个睡觉!」

「那是什么?」

水牛牵着阿苏偷偷溜进寝宫,一进去水牛就僵直了身子,纱帐内传来深深浅浅的喘息声。

 「我知道了!」阿苏恍然大悟,「要像长苏和景琰那样睡觉对吧!」

「是……」水牛感觉自己的脸火热热的。

「那我要去看看他们是怎么睡的!」阿苏掀开红纱布,就要往帐子里冲。

「别!」水牛一把抱住阿苏,拼命想将它拖走。

「别拉我!让我去嘛!诶?水牛,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评论(36)
热度(624)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