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饲狼(四)

小狼崽萧景琰X教书先生梅长苏


【正文】 

长大,或许真的要好久好久。

萧景琰蹲在墙角偷偷又划下一道,数数前面的痕迹,轻轻叹了口气。墙角根处已经歪歪扭扭爬了近十条划痕,而最下面的那条早就变得模模糊糊,在青草掩映间已然快要看不清楚。

“唉。”萧景琰扔掉手上做标记的石头,转过了头。

不远处,梅长苏跟吉婶好像在聊些什么。吉婶似乎有些急切,扯着梅长苏的袖子苦口婆心。梅长苏顺从地听着,眼角微微勾起,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又是这样的笑。

对这样的笑容,萧景琰太熟悉了。

因为他总是这样的笑啊。

那时候的他自己也差不多是现在蹲着的高度吧?必须要仰望着才能看到梅长苏的脸。

在漫天的雪花飘落中梅长苏停在他面前,带着这样的笑,握住了他的手。

不知不觉,一晃已十年。

萧景琰拍拍手站起了身。

抖抖身上的草屑,萧景琰将视线重新投向梅长苏。

夏日蝉鸣,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落在梅长苏身上,金灿灿的光芒笼得他显得更加温柔,甚至有种远在天边的虚无感,连知了聒噪的声音也渐渐退去了。

但是你看,他们现在几乎差不多高了,甚至比起梅长苏弱不禁风的文弱模样,自己反而要显得强壮得多。

萧景琰自信,他已经长成到可以保护梅长苏的地步了。

可惜梅长苏却不这样觉得。

虽然关心爱护,但显然将自己当成小孩子似的。

我明明已经长大了。

不知哪儿来的气,萧景琰愤愤地踢着脚下的石子。

梅长苏这个人真是讨厌。

 

石子骨碌碌地滚了出去,落到正在谈话的两人脚下,那两人同时向萧景琰望了过来。

“景琰?”梅长苏开口唤道,“你站在哪儿干什么呢?”

“我……”萧景琰一时语塞。

这时候吉婶也发现了萧景琰,眼睛一亮,像看到了救星似的连忙向他招手。

怎么了?

萧景琰有些不明所以地走了过去。

吉婶一把萧景琰拉过,推到梅长苏面前说道:“你看看,景琰都这么大了!你这才不想成亲,难道等着跟景琰一起吗?”

“成亲?”萧景琰愣住了,“谁要成亲?小先生吗?”

“不然还能是谁?”吉婶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身边没个人照应可怎么才好?可我嘴皮都快磨破了,他就只会说‘不急不急’,景琰,你来的正好,你也帮我劝劝他?”

“谁说没人照应?”梅长苏不服气似的小声嘟囔道,“我们家景琰既能上山砍柴,还能洗衣做饭,这还不够吗?”

“景琰将来也要娶媳妇儿吧?”吉婶将手叉在腰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到时候你一个老头子难道也要跟着去蹭饭?”

梅长苏不说话了,似是在思考吉婶的话。

萧景琰心头一跳,拦住吉婶道:“吉婶,我正想跟您说呢,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您家门口的篱笆被扒开了一点,该不是里面偷偷进黄鼠狼了吧?要是被那贪嘴的黄鼠狼把鸡叼走了就不好了,您快回去看看吧?”

“哎呀!”吉婶一听变了脸色,也顾不得拉着梅长苏了,急匆匆地就要往家赶,“这些该死的小东西,怎么又来了。哎,梅先生,我先回去了啊,这事儿你可要放在心上。你要算我看着长大的,要是以后成亲了,而不能少了我一杯薄酒。”

“怎会怎么,”梅长苏作了一揖赔笑道,“您还是先回去看看吧?”

“好好。”吉婶应着先行离开了。

 

梅长苏这才送了口气,用眼角余光看了萧景琰一眼,擒笑道:“长能耐了呀,居然知道骗人了。”

萧景琰心中一跳,还是掩住了表情道:“小先生为什么要怎么说?”

“方才你说吉婶家进了黄鼠狼,不是故意骗她的吗?”

“你……你怎么知道?”

梅长苏微微一笑:“我还不了解你啊,若吉婶家中真进了黄鼠狼,以你耿直的性子,肯定是急着帮她去捉黄鼠狼了,怎么会这么淡定呢?”

萧景琰哑口无言,虽然猜想着瞒不过梅长苏,但也没想到这么快被拆穿。

梅长苏这人果然讨厌。

萧景琰暗道。

梅长苏却全无自觉,甚至伸手像往常一下拍拍萧景琰的脑袋:“谢谢你了。”

他稍稍歪着头笑,眼睛眯着一条月牙似的小缝,莫名让萧景琰心中一颤,脸上微微发热。

夏天的风啊,吹到人脸上带不去半点温度,反倒是教人越来越热了。

 

梅长苏正想收回手,却听到萧景琰闷闷问道:“小先生要成亲吗?”

“吉婶就是爱瞎操心,”梅长苏笑道,“我一个穷酸的教书先生,孑然一身就挺好,干嘛还去祸害人家一个好好姑娘呢?”

“什么孑然一身,不是有我会陪着你吗?”听了这话,萧景琰急急道。

梅长苏愣了片刻,柔和了目光,理了理萧景琰的衣领,浅笑道:“吉婶说的对,你总不能陪我一辈子的。”

之前都没有好好注意过,不知不觉萧景琰都这么大了。

怎么好像看着他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

他还记得那个小团子一样的小狼崽牵着他的手走路,或是趴在他背上不一会儿就能睡着的小家伙,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

看着现在的萧景琰,梅长苏觉得陌生又熟悉。

萧景琰握住了拳头,抿着嘴皱着眉低着头,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眉梢的悲伤似是要溢出来了。

“怎么了?干嘛露出这样的表情?”梅长苏轻声问道。

就是这个样子。

总是让他想到当年那个风雪中一声不吭的小狼崽,所以才没有意识到,萧景琰已经不算是个“孩子”了吧?

其实梅长苏也曾注意到,在他们一同出行的时候会有小姑娘与萧景琰擦肩而过后停下,在他们身后偷偷看着。

大些胆子的,落下一方帕子。

但萧景琰也是规规矩矩地把帕子还了回去。

梅长苏猜想或许是因为他并不对姑娘有意,或许是碍于他自己的身份。

自己从来没问过萧景琰今后的打算,但他到底不是普通人类。

从感情上来说,梅长苏虽希望萧景琰能留在人类的世界好好生活下去,但终觉人妖殊途,若萧景琰想找一个能厮守终生的人,人类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说别的,就说那些现在对他有意的姑娘们,在知道萧景琰的真正身份后又是否愿意继续陪伴在他身边?可要一直瞒着也更是不可能、在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真相迟早都会暴露的。

梅长苏不想萧景琰会因此受到伤害,但若让萧景琰留在人类世界又不许和他人接触,不免显得太过于残忍。

“景琰,你……”梅长苏开口。

本是想问问萧景琰自己的看法,却有一个念头瞬间划过脑海,使他将话生生又咽了回去。

要是景琰自己也选择离开怎么办?

自己没有留他下去的理由了。

 

正在梅长苏思绪万千的时候萧景琰猛然抬起头,咬着牙一字一顿道:“你说过不会抛下我的。”

“谁说要抛下你了?”梅长苏一惊。

“你说我没办法陪你一辈子!”萧景琰愤愤指出。

梅长苏失笑:“你将来是要娶亲的。”

“你不娶,我也不娶!”萧景琰眼神里全是固执。

“胡闹,”梅长苏轻声斥道,眼睛里却漾开了笑意,“难道你真的要等着跟我一起成亲吗?”

一起成亲?

梅长苏的声音不大,却像振翅的蝴蝶似的,拍在萧景琰心上,搔起一阵酥麻。

虽然知道梅长苏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萧景琰还是心头一荡。

“好哇,我等着。”萧景琰认真地说道,眼睛亮亮的,像闪闪烁烁的星星。

他知道人类的夫妻都是要拜过堂才算数的。如果他跟梅长苏成亲了的话,是不是他们也不会再分开了?

不明白萧景琰为何会突然间这么慎重,梅长苏只当萧景琰是在说孩子话,有些好笑地又揉揉萧景琰的耳朵,却突然感到手下软软的。

原来是萧景琰的狼耳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

梅长苏一愣,却见萧景十分专注地看着自己,脸上泛着薄红,呼吸急促,身体微颤,一副紧张又兴奋的模样。

梅长苏皱眉,直觉似乎哪里不对,但萧景琰拉住他的手就往前走,边说边道:“回家吧。快到中午了,我回去做饭,今天想吃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连做饭的事也被萧景琰包下了。也不是他自己做的不好吃,但萧景琰似乎更有做饭的天赋,一来二去的,梅长苏也就自觉地只帮摆碗摆筷了。

景琰这么好的孩子,哪个姑娘嫁他也算是福分吧?

想到这儿梅长苏不禁又幽幽叹了口气,自己养了这么大的小狼崽,最后都会是别人的。

萧景琰耳尖一动,拉着他也没回头,只是问道:“为什么叹气?”

梅长苏望着萧景琰黑色发间露出的一点银灰,摇摇头,故作正经地道:“我只是在想,人家都说养儿防老,但我也没有儿子,就养了一只小狼崽,这我到老了可怎么办呢?会不会被小狼崽背到山里去扔掉吧?”

萧景琰扶额:这个人在想什么啊?

他偷偷翻了个白眼,顺着梅长苏的话道:“不会扔掉的,太浪费,我可以把你吃掉。”

梅长苏像是被逗乐了:“你吃一个老头子干什么啊,干巴巴的,又没什么肉。”

“说的对。”萧景琰突然停住了,梅长苏没注意到,便一头撞了上去。

“……怎么停下来也不事先说声?”梅长苏揉着脑袋埋怨道。

萧景琰却凑到梅长苏面前,眯起眼睛像是第一次认识梅长苏似的冷冷的打量了他一番。又突然一笑,呲了一下牙,舔唇道:“还是趁现在吃比较好?”

不过片刻,萧景琰就抱住头“哎呦”地叫出声来。

“臭小子,”梅长苏在萧景琰头上狠狠地给了一下道,“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你居然想吃我?”

萧景琰有点委屈:“我又不是真的想吃你,我还不是顺着你的话……”

“你还有理了?”说着,又是一下。

要说作为长辈有什么好处的话,恐怕就是永远都能占着理。

“没有。”萧景琰乖巧地答道,狼耳轻轻颤动着。

这才差不多。

不过片刻,萧景琰又犹豫地开口道:“可是,先生……”

“嗯?”

“您能不能别摸我耳朵了?”

梅长苏施施然松开萧景琰耳朵。可是随着小狼崽年纪越长越大,对现形的控制力越来越好,他都很久没看到这对狼耳了。

这不就是……一时间没忍住嘛。

 

刚才的一点小打小闹很快就过去,梅长苏跟萧景琰有说有笑地继续往家走去,将方才萧景琰凑过来时心底突然疯狂滋长的心悸和一丝不容错认的恐惧,也像流水划过的沙滩似的,抹了个干净。

但那一刻,萧景琰眼中全然不是平日的温顺良驯,眼睛中那一闪而过的绿光如冰冷的利剑刺入梅长苏的心里。

在那一刻,他是真的有快要被吃掉的错觉。

 

【TBC】

复健。

天好热啊……感觉自己也晒成一条咸鱼。


评论(67)
热度(522)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