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今心成念(七)

【靖苏】今心成念(七)

 

 前文搜tag,有惊喜。苍太太的今心条漫真的太可爱了,看得鼻血都快流光了。【吐血倒地 

 

 【正文】 

“阿苏……”萧景琰冲着坐在案几上的小小的声影柔声唤道。 

那个狐狸模样的小人竖起的狐耳打了个激灵,却也不看向他,反倒像跟没听到似的抱着怀里的桂花饼在案几上默默转了个身。 

“咔擦咔擦……” 

萧景琰无奈,只得绕过大半个黒木沉香案几,又凑到它面前。 

“阿苏?” 

“哼!”从鼻息间隐隐约约溢出一声拖着些尾音的轻哼,阿苏飞快地斜眼瞥了他一眼后,又抱着桂花饼蹬着小腿在案几上蹭着转身。 

“咔擦咔擦……” 

看来是真的不打算理他了,萧景琰一脸无辜地摸了下鼻子,只得托着手里的盘子重新回坐到了案桌前上。可还未等坐定,毫不意外地看到那小人把头一撇屁股一转,留给他一个干净利落的背影。 

啧! 

要不要这么干脆!

年轻的天子陛下感到有些心塞,自从从母后那里回来后阿苏还没正眼瞧过他一眼呢。 “

咔擦咔擦……” 倒是这啃饼的声音一直没停下来过。 

“生气了?”那条柔软蓬松的雪白大尾巴在萧景琰的眼前左右摇摆着,晃得他眼睛都花了。萧景琰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是吗?” 

听了这话,毛绒绒的尾巴不动了,咔擦咔擦的声音也消失了,萧景琰看到阿苏轻轻地点点头。 

“他们将她安排在母后身边,不就是为了借机接近我吗?那我就随了他们的心意,也好以此让母后远离是非。”

 阿苏耷拉着耳朵静静听着,抱着有他半人高的桂花饼坐在空荡荡的案几上,竟生生衬出了几分落寞之感。 

“可你还是不开心?” 

阿苏闷闷地点点头。 

“你不喜欢她?” 

又是点点头,没精打采的样子。 

“真是巧了,我也不喜欢她。” 

嗯?

闻言阿苏狐耳微微颤动了几下慢慢转过了脑袋,歪着头一眼不眨地看着萧景琰,专注地好像这天地间它只看得到他,认得他,只有他。 

这么一副认真的神情,让萧景琰不知怎的眼前就浮现起那人的身影。永远低头敛眉,浅笑安然,弯如月牙的眼睛里落满星子闪耀。 

那人眼里倒是装着全天下,大梁的天下,萧景琰的天下,最后变成没有他的天下。 

想着想着萧景琰不由心头一痛:“我喜爱之人由来只有一个。” 

一字一顿,像是起誓似的郑重。 

藏在心里多时的话了。 

然纵心之所想,情之所至,但口不能言,行不能表,之前他们二人之间隔了身份、地位,现在更是隔了生死。 

瞧他瞧他,梅长苏生前没不肯多说一句,偏着等一切都来不及之后想说却无处倾诉。 

罢罢。 

斯人已逝,多说无益。 

“啪!”啃了一半的桂花饼从阿苏手中落到了案几上,酥饼的细屑散了一桌。 

萧景琰回过神来,阿苏已经转过头去,爬在桌上用尾巴把自己包裹起来将自己团了一个球,脑袋深深埋到手臂里,耳朵颤得厉害,细腻的白色绒毛下面似乎都透上了一层粉色。 

这是怎么了? 

萧景琰伸出手想摸摸它,却僵在了半空。 

难道是因为他说刚才的话? 

“我喜爱之人由来只有一个。”

萧景琰轻咳一声,面上也有了几分热意。 

这话要他对着梅长苏怕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不过阿苏到底不是梅长苏,萧景琰对着它时不免也有些随心了。 

只是不想……它也会因为这话害羞了。 

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萧景琰本来就不是什么能言善辩的主,同梅长苏一块儿时也多是梅长苏说着,他听着,静静地看着。虽然梅长苏平日时清清冷冷,静如瓶中之水泛不起一丝涟漪,但在指点局势的时候目光炯炯,言谈中似是银瓶乍破,有水浆奔迸而出,挥洒间似乎还能听到水流涌动的叮咚之声。 

挥斥方遒。 

只有这个时候的梅长苏,才让萧景琰觉得他是活着的。带着运筹帷幄的豪情,胸有成竹的自负,和一丝不怀好意的狡黠,如皓月当空总是教人移不开眼睛。 

那时候的他可有想过,或许在那个时候他看向梅长苏的目光就已经远远超出了看一个谋士应有的炙热。 

萧景琰轻轻叹了一口气,将视线拉回到眼前这个“苏团子”身上,便觉得有些难以下手。 

毕竟阿苏也不会说话,他若不再说点什么,总不能让它就这么一直团成球吧? 

捡起案几上掉落的半个桂花饼,萧景琰犹豫了一下,递到他身后试探着开口:“这个饼你还吃吗?” 

阿苏的耳朵一抖,笔直地竖了起来。 

看来的确有些用,萧景琰再接再厉,勾起一丝笑意带着哄骗的口气:“要不要吃?不吃我可就扔了?这可是最后一块了。”

毕竟其它的都已经被它吃了。——想不到这饼倒是挺合它口味的,不知道梅长苏是不是也会同样喜欢。

阿苏微微抬起了小脑袋,却还是没有转过头来。 

但萧景琰多年围场狩猎,行军打仗,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果然在等了一阵后,它突然看到一只小手摸索着向后伸出来,东摸西探的。 

萧景琰心下一动,自觉地将手里的饼递了上去。

手指碰到了饼,阿苏的耳朵欢快地抖了一下。萧景琰看着有趣,一个不注意,就让它咻地就拖了那半块桂花饼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咔擦咔擦”地啃饼声音又响了起来。 

“唔嗯嗯……哈哈哈……”萧景琰抖着肩膀憋笑,却还是没忍得住笑出了声。 

阿苏抱着饼转过头来,不悦地甩了萧景琰一记眼刀。 

它的嘴角还沾着桂花饼的饼屑,脸颊上的红霞还未褪得干净,因为气恼鼓着腮帮子咬住下唇,眸子里水光潋滟。 

“噗”这记小小的眼刀就这么直直地戳进了天子陛下的心脏,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杀人于无形。 

 


可是还没等萧景琰这厢还没缓过劲儿来,就有人过来敲着门:“陛下……”  

萧景琰面色一凛,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了。

幸好准备都已万全,只等猎物自己跳进来了。萧景琰冲阿苏竖起一根手指,仔细叮嘱道:“阿苏你先躲起来。” 

阿苏也正经了神色,与他对视一眼,小小地点了个头,便带着还没吃完的小半块桂花饼又躲到了萧景琰的衣襟里。 

什么? 

又是这儿? 

衣襟里传来阵阵桂花的清香,萧景琰从衣襟的缝隙里向里面看过去,阿苏正抱着饼朝他眨巴着眼,表情很是无辜。 

好吧,躲这儿就躲这儿吧,谁让他就是拿它没办法? 


“进来吧。”萧景琰理了理衣角,对门外沉声道。  

一身红色宫服的宫女被裹着如同一朵艳红的水莲花,她托着一个食盘袅袅婷婷地上前,伏地跪拜行礼:“叩见陛下。” 

“起来吧。” 

“谢陛下。” 

宫女抬起了脸,萧景琰不出意外地看到那双盈盈地桃花眼。

乍一看的确与那人有些相似,但细看起来,眼角不如他那般弯而上翘,眸子也不及那人大而深邃。每次看着梅长苏的眼睛,都觉得是看进了一片广阔的星空,星星点点,仿佛每颗星辰中都深藏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最重要的是,在那右眼之上也没有那细小的、弯弯曲曲的一条疤痕。 

那是梅长苏在梅岭之战留下的刻印,正是那一战成就了后来的独一无二,无法代替的梅长苏。 

没人能像他的。 

萧景琰垂眼:“朕记得你叫小桃?” 

“是。” 

“朕还记得朕说过殿内无需侍奉,众人留在殿外便可,”萧景琰淡淡道,“你却无事闯入,胆子倒是不小。” 

小桃闻言跪地行礼,语气却是不卑不亢:“回陛下,奴婢见夜色已深,思及昔日在太后娘娘宫中侍奉时,娘娘总忧心陛下为国事废寝忘食,这才斗胆入内请陛下不为江山社稷也看在太后娘娘一片爱子之心的份上,保重龙体,早点歇息。奴婢自知惊扰陛下,还望陛下恕罪。” 

“恕罪?”萧景琰挑眉似是有几分兴趣,她说的句句在理,萧景琰却像是故意刁难似地问道,“若朕不恕呢?” 

“奴婢相信陛下仁义,绝不滥杀无辜之人。” 

“朕的确不杀无辜之人,”萧景琰沉吟道,“但人心比鬼神难测。” 

萧景琰一顿,利剑般的视线刺向恭恭敬敬伏在地上的小桃:“或许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女的表象,就是江湖上那个赫赫有名、杀人不眨眼的“毒娘子”呢?”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还跪倒在地的红衣宫女袖口中寒光一闪,利刃出袖,向萧景琰直刺而来。 

“战英!”萧景琰挥袖格住她的动作顺势带过,朗声喊道。 

门外守候多时的列战英立即带兵冲了进来。

化作宫女的毒娘子回头一看,蹙眉咬牙,又气又恼,反手又是一刀向萧景琰刺过去。 

这双眼实在不适合这么凶狠的表情,萧景琰皱眉。 

弯腰躲过这一刺,萧景琰绕到她身后就是一掌,毒娘子吃痛伏地,被列战英带兵团团围住。 

火光中,众士兵以刀戈相对,阴惨惨如十二修罗。萧景琰从高阶之上缓步走下,拨开士兵看她:“你是帮何人做事?” 

毒娘子吐出一口血:“陛下既然知道我的身份,看来是都清楚了?” 

萧景琰叹了口气,面容上似是不忍:“我知你滑族女子向来性情刚烈,但滑族灭国后,大梁向来善待滑族遗民。在这里,他们同每一个大梁子民都是一样,大梁子民能享有的他们一样能享有到。这么多年来,也有很多滑族人愿意融入大梁民众之中,安居乐业,你们又为何执意妄为?” 

“呸!他们耽于享乐不顾国仇家恨。”毒娘子恨恨道,“但对于我而言,公主遗志,莫敢不从。覆国之痛,没齿难忘。可恨我技不如人,不然今日早就取了你的狗命!” 

“所以你们便勾结献王,想要起兵谋反?”萧景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献王贪恋富贵荣华你们用皇位相诱,想必他很难不为所动。但以他贪生怕死的本性,万一事败,他连个逍遥亲王都当不了。所以你们就密谋行刺,若朕一死,天下大乱,朕膝下无子,献王便是名正言顺地皇位继承人。献王软弱无能,就算有朝一日,他登上宝座,到时候掌控起来也是易如反掌。” 

萧景琰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朕说可对?” 

毒娘子一怔,火光明灭不定,扑在萧景凛冽的侧脸,更显得威严难侵,她沉默了半晌后低低地笑起来:“看来陛下也没有传闻中那般没脑子,竟然猜得分毫不错。” 

萧景琰语塞,毕竟真正全都猜对的人不是他,而是在他衣襟里抱着饼的阿苏。其实从一开始收到献州有异象的消息开始,他就觉得像是有人相助,他总能在一些不经意的地方上得到关于此事的蛛丝马迹,直到后来他看到阿苏才觉得定是阿苏看出其中端倪,只是那时候的它又不肯现身相助,只能以此来提点他。 

想到这儿,萧景琰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衣襟里的小人,阿苏本是抱着饼啃着,在接触到萧景琰的视线抬起头似是很了然地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果然是它吧? 

好像清风拂过心坎柔了一池春水,萧景琰不禁勾起了嘴角。 

然看到萧景琰的神色,毒娘子眼中却精光一闪,提声说道:“那敢问陛下打算如何处置我?” 

“先将你收入天牢,然后悄悄在江湖中放出朕病重的消息,诱他们行动,待朕一网打尽之后再另行处置。” 

“陛下果然好手段,”毒娘子咯咯地笑起来:“但我自知行刺皇帝,乃是死罪。若是我用一个秘密跟陛下换条生路,陛下换还是不不换?” 

“秘密?”萧景琰皱眉,“什么秘密?” 

“关于……”毒娘子扶着肩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藏在陛下胸口的秘密……” 

萧景琰诧异地睁大了眼:“什么?” 

“那日在太后寝宫,陛下扶我时我不小心看到的,”毒娘子娇笑着向萧景琰靠近,列战英紧张地上前拦住,却被萧景琰抬手挡下,“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不是吗?陛下可曾想过那是什么?”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神情中是胜券在握的得意,“而我恰好知道。”

“快说!”萧景琰不禁向前快走了两步,急急追问道。  

太急躁了! 

话一出口。萧景琰自知要糟,但也知为时已晚。只两个字,就将自己的底牌透露了一干二净。

“朕为何信你?” 

“陛下可以选择信或者不信,决定权又不在我这里。况且现在我为鱼肉,陛下就算听我一句也没什么损失,陛下何不试试?” 

陷阱。 

“那你倒是说说看。” 

一目了然的陷阱。 

“陛下且靠近一听。” 

明明知道这会是一个陷阱,但他还是忍不住往里跳了,好像凡是遇到与那人相关的事,都能让他失了往日的沉稳和理智。其实他萧景琰不是情绪外露之人,仅有过的几次情绪失控,细算起来都是因为那人。

就像是一根长在心里的刺,连着血肉,不动它时不痛不痒安然无恙。一旦寻着那处狠按下去,整颗心颤抖着揪作一团,顺着血液淌入四肢百骸。

他已经不止一次猜测阿苏的身份了,为什么会在他的身边?为什么会是他的模样? 

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因为,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想到这个可能性,萧景琰感到胸腔处剧烈地鼓动着,着了魔似的向毒娘子身边靠近。 

可能吗?为了得到这个答案,别说是这几步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愿意试这么一试! 

“让我告诉陛下……”毒娘子笑得妖异,上下打量了萧景琰一番后凑近他身边轻声道。 

什么?

声音渐渐微不可闻,萧景琰急切地仔细辨认她吐出的每个音节。

“念……”她拉长了尾音,陡然间拔下发间细簪向萧景琰胸膛正中直刺而去。 

阿苏! 

那儿不正是阿苏待着的地方吗?萧景琰大骇,连忙起身躲闪。 

不料毒娘子手腕一转,刺向他胸口正中的细簪兀地换了个方向,直直刺向了萧景琰的心脏处! 

再想要避开已是不及,转眼间那细簪便大半没入萧景琰胸口之中。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众将士还未来得及反应。等看到萧景琰被刺中后脚下一滑后退了几步后这才大惊失色,蜂拥上前。
得了手的毒娘子被众人擒住动弹不得,突然抬头仰天大笑:“你胸口藏着的,正是你的弱点啊!”
“你……”列战英气极,长枪一挑,便欲直刺她的喉咙。
“住手!”萧景琰喘息着制止,“先别杀她……”
就算可能性万分之一,但若她真的知道呢?这样不清不楚地让她死了,可能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暂且将她关押住。”

“可是……”列战英想说些什么。

“朕的旨意也不听了吗!”萧景琰厉声截住他的话。
列战英愤愤停了动作,极不甘心地押着毒娘子下去。
留着众人乱作一团,在一片“来人呐”“快请御医”的呼喊中,萧景琰喘着气慢慢躺下,挣扎着抬手抚住胸口直到感受到那团突起在不停地抖动着,温热的体温透过厚重的衣物传至手心,这才放下心来。
还好你没事。
萧景琰恍然一笑。
阿苏,别怕……
眼皮越来越重,随即坠入了无尽的黑暗。

 

 血污染红了手中的半块桂花饼,藏在衣襟里的阿苏只感觉脸上一热,抹下来都是湿热粘稠的液体,它怔怔地看着眼前半截刺入萧景琰胸腔处的金簪一动不动,就连想摸一摸他的伤口,都颤动着伸不出手。
直到突如其然的重量落到了背上,宽大的手掌像是守护似的将它包裹住。
阿苏安静地将自己的脑袋搁在萧景琰的胸口,一串晶莹的透明液体顺着它的脸颊流下,和鲜红的血液在一起,沾湿了萧景琰雪白的单衣。

【TBC】

 


 好的,小桃的确不是好人,让你们失望了。其实前面也是有伏笔的,看到了吗?
对于这一章的刀,主要是感觉靖苏这对不刀过没法合理HE?虽然这篇设定本来就是胡扯啦,但还是有着基本逻辑不是?总觉得没什么意外,这两个人铁定老死不相见了。

 

(我才不承认我就是喜欢边刀边糖呢!)
其实到现在没更新,一是因为家里事,二是就是这章的刀,因为甜萌进来的是不是觉得被骗了?23333
三是最近发烧感冒,难受得很,码字的时候觉得脑袋都不太清楚了,这章又是爆了字数,所以暂时就这样吧……待修……

 

另外祝情人节快乐!虽然情人节发刀子的确不太地道,想治愈的话去看看苍太的条漫吧!真真是萌死了!

 

为了最后的HE,小虐怡怡情咯【顶锅盖

 


评论(84)
热度(1130)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