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梅花劫之除夕(百糖靖苏第十九日)

除夕贺文兼百糖文


接在梅花劫番外三后的故事,为了方便没买本和本子还没到的亲,大致说一下背景就是靖苏两人带着小鱼在金陵城里离靖王府不远的巷子里租了一间房,住了进去。房子是前铺后宅的样式,所以二人便在前铺开了一间卖些古玩字画的小店,平日与四邻也都相处融洽。

 


【正文】


 几度寒暑,又是一年除夕降至。


“你大爷的,好好的一个除夕,我巴巴跑过来就是帮你们打扫卫生的吗!”蔺晨叉着腰将长扫把戳在地上指着正在庭院中提着笔对着一张大红纸左比右划了半天的白衣人怒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啊!来者是客的道理懂不懂?不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就算了,还让客人干活,你自己说说这合适吗?”


“我觉着挺合适的啊,”终于寻着了适合下笔的一处,白衣人提着蘸满墨汁的狼毫笔挥下,行云流水间一副对联跃然纸上。清清淡淡的声音从他口中飘过来,细听着还藏了几分笑意,“再说了你们算是客人吗?你们都是我的家人,让家人做点家事怎么了?”


“呵,你对家里人还真是不客气啊!”蔺晨冲着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把拉过蹲在一边擦桌子的蓝衣少年,一边给他擦着脸蛋一边痛心疾首地控诉道:“你看看我们家飞流这张小脸,原来多白多好看哪!你再看看现在?跟只小花猫似的。虽然这手感还是那么不错……别动,让我再多摸摸……唉唉,飞流你别走哇!”


飞流“啪”地拍掉蔺晨的手,微抿着嘴揉着自己被蔺晨捏了半日的脸颊,好看的眉头都皱道了一起,本来只是沾了些许灰尘的脸庞却因为蔺晨刚才的动作蹭上了蔺晨手上的黑痕,一道一道的,倒真像只小花猫了。飞流鼓着腮帮子冲蔺晨哼了一声,手上的抹布向着蔺晨引以为傲的俊脸上直扑而去。


蔺晨不慌不忙,不闪不躲,在抹布快要甩上来的瞬间伸手一点,抹布在他面前堪堪停住。微微一笑,蔺晨潇洒地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刘海,刚要开口:“飞……”


少年气鼓鼓的脸骤然出现在他面前,随即掩上来的是另一块湿抹布。


“飞流……”蔺晨从脸上摸下抹布,无奈地说道,“是我把你宠上天了吧?”


蓝衣少年冲他作了个鬼脸,一溜烟地跑了,留着蔺晨大咧咧地在后面追着,一路跳脚:“看我今天不追上你,让你屁股开花!”


这边吵吵闹闹,站在梯子上挂完灯笼的玄衣男子一步步从梯子上退了下来,来到写完对联的白衣人身边站定,脸庞似万年飞霜未消,看着白衣人的眼神却柔和似满天春光。


“喜居宝地千年旺 福照家门万事兴。”


梅长苏放下蘸墨的狼毫笔,将两张大红纸提起来细细吹干,卷好后蹲下来交给了身边一个看模样大约四五岁大小的孩子手中:“这是隔壁家的王大娘托爹爹写的对联,你现在去送给她。但王大娘要是留你吃饭可是不准了,送完早点回来。”


“可是王大娘包的饺子很好吃……”小娃娃轻轻地咽了口口水,小声地说道。


“不准!”梅长苏板起了脸。


“哦。”小娃娃委委屈屈地低下头,闷声答道。


这副样子看在梅长苏眼里又有些不忍,想一想又加上了一句:“铭禹乖乖送过去,今晚我们吃鱼。”


闻言小娃娃猛然抬起头,眼神里闪着喜悦的光。


“好!”抱着卷好的对联,小娃娃一蹦一跳地跑走了几步又转过了头,“不许骗铭禹!”


“去吧,”萧景琰弯下腰拍拍他的脑袋,“父亲可以帮你看着爹爹,保证他绝对不会骗你的。”


小娃娃得了保证一边跑开一边不放心地回头叮嘱着:“骗了铭禹,父亲要记得打爹爹屁股!很疼的那种!”


“可以。”萧景琰郑重其事地点头答应了下来,站起身来时却被挥臂送铭禹来的梅长苏狠狠捅了一手肘。萧景琰吃痛转头一看,梅长苏的嘴角正高高勾起,笑得眼角弯弯地看着他,眼神中却满是警告之意。


萧景琰故作镇定地移开视线,却在心中忍不住偷笑。

 


佳时佳节,有贵客登门到访。


梅长苏开门一看,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男的丰姿卓然,伸长玉立,一看就是个温文儒雅的性子。女的巧笑嫣然,扑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


这两人提了一些礼物叩门,看到梅长苏,那位小姐欣喜地将手里的东西都堆在了身边的年轻人手上,跟梅长苏行了一礼,抬起头眼中盈满了笑意,娇俏地说道:“梅先生,多日不见了,近日可好?玉儿先跟先生拜个早年,祝先生新春快乐!”


被大大小小的礼盒遮得看不到脸的年轻人,挣扎着从礼盒后面探出头道:“呼……在下也向先生拜年了……礼数不周,还望先生见谅……”


“先进来说话,”梅长苏忍着笑将年轻人手里的礼品分担了一部分,将二人引到了屋内。



进屋后玉儿好奇地左看右看。蔺晨和飞流又不知道闹去了哪里,梅长苏请他们坐下后给他们沏了两杯茶,萧景琰默默地站到了他的身后。


坐定之后,那二人相视一眼,忽又变得扭捏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特别是玉儿,青葱般的手指绞着手里的帕子,偷偷咬着红润的嘴唇,头埋得不能不能再低。


梅长苏来回看了他们二人几眼,了然这话匣子还是要由他来开,于是轻咳了一声唤起他们注意,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样子二位来不仅仅是为了贺新年,有什么话不如直说?”


听了梅长苏的话,年轻人深吸一口气,从衣襟里掏出一张纸,红着一张脸双手托着递给梅长苏,郑重地说道:“在下与玉儿的婚期已经定了,就在正月十二,若先生有空……可否赏光?”


“婚期?”梅长苏闻言惊道,“你们要成亲了?”


“是,”年轻人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我跟玉儿本来就是青梅竹马,早就定过亲的。而现在家里人都觉得是时候了,况且……”他偷偷瞄了玉儿一眼,正见她满脸桃粉霞红,更显得娇俏可人,不由讷讷道,“况且,我本就是决定今生非她不娶的。”


玉儿闻言一震,抬脸看向他,两人目光交织在了一起,玉儿瞥了一眼大家表情,脸上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将水光潋滟的眸子瞪得圆圆的,本想说他几句,却在他火热的视线还是又羞又恼地低下了头。


年轻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外人面前说了多么难为情的话,顿时尴尬地手足无措起来,连忙向梅长苏行礼,“在下一时无状,让先生见笑了。”


“无妨无妨,”梅长苏急忙扶住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见笑!”


梅长苏看着他们嘴角高高扬起,眼中闪着真挚的光:“恭喜你们了。”


“谢谢!”年轻人握住玉儿的手,二人脸上露出羞涩又幸福的笑容。


 


因为要赶着回去布置年饭,二人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梅长苏将他们送到门外,正目送着他们离去,正巧一个欣喜的汉子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小殊啊!”


梅长苏转头一看,那个捧着几箱烟花爆竹的粗犷男子不正是现在的金陵城隍——蒙挚吗?


蒙挚兴冲冲地过来,看到梅长苏身后的萧景琰时还是忍不住一个激灵。毕竟那个时候他跟小殊一起瞒过萧景琰,细算算还是两次。虽然萧景琰现在只是一介散仙,但他毕竟曾经是皇子,皇上以及真君上仙,威严难侵,蒙挚在对上他时总有些心里打鼓。


他是个粗人,人也笨了些,也不清楚小殊和萧景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是为他们好的事,他都是愿意去做的。


所以听到他们二人要在金陵定居时,他也是开心得很。这世界太大,时间太长,只有大家都能凑到一起,这日子才能过的有滋有味。


“蒙大哥,你怎么来了?”梅长苏迎了上去。


蒙挚提了提手上的烟花爆竹,“喏,给你们送这个来了,没有这些东西,叫什么过年呢?”


“多谢蒙大哥,劳烦了。”


“没事没事!给我说什么谢啊!”蒙挚大大咧咧地笑道,“对了,铭禹呢?小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让他看到肯定高兴坏了。”


正说着,正巧蔺晨也牵着飞流的手回来了,两人另一只手里都举着一根红艳艳的冰糖葫芦,通红的山楂上裹着一层晶莹的糖水,好不诱人。


“长苏啊,这京城里的冰糖葫芦真是不错,酸酸甜甜真好吃!”蔺晨从棒子上咬下一颗,嚼得嘎嘣脆,“铭禹呢?我也给他带了一根!” 


没人答话,这时众人才意识到,铭禹出来送春联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低气压在众人头顶盘旋,梅长苏赶到王大娘家门口敲响了大门,却得知铭禹早就离开了,他走之前王大娘还特地让他带上一盘饺子。


从这里到王大娘的屋子不过几十米远,铭禹也是平时一个人走街串巷来去惯了的,肯定不可能走丢,那是被谁带走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大伙儿都急了,迅速出动寻找,可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整个金陵城都被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铭禹。


阳光慢慢被黑暗吞噬,家家户户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红艳艳地染透半边天。一无所获的众人只能暂且先回到梅长苏和萧景琰住的房子内。


 

“我这个金陵城隍失职啊!”蒙挚懊恼地踱着脚,“作为金陵城的守护神居然连个孩子都找不到,我……”


“蒙大哥,这不是你的错。”梅长苏安慰着他,“若不是我让铭禹送对联,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脸色难堪的蔺晨一跺脚道,“当务之急还是找人要紧。”


说着长袖一甩便要出门,却被梅长苏拦住,“慢着。”


“怎么了?”众人齐齐看向他。


“我只是奇怪,我们远无怨,近无仇,会是谁带走了铭禹?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个空气平静地有些不正常吗?”


听到梅长苏的话,众人戒备起来。萧景琰将梅长苏拦至身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沉声问道,“是谁在?”


突然妖风一阵吹过,将灯笼吹得左摇右晃,灯笼里烛火明灭不定。


 


紧张的氛围笼罩了大家,就在蒙挚忍无可忍,想要捏诀作法的时候,突然听到高高的围墙上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跟大家开个玩笑而已,这么认真干什么?


映着身后灯火的残辉,女子的身影显现出来,一身雪青色纱衣。脚上穿着一双软底绣花鞋在半空中摆来摆去,鞋面上的彩蝶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翻飞。她的衣衫被晚风鼓动着飞扬在身后,怀里抱着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一双染着鲜红蔻丹的芊芊素手轻柔地抚摸过他的颈项。


“秦般若?”蔺晨咬着牙道,“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


“这么凶干什么?”秦般若从墙头跳下来,皱着眉嘟囔道,“我不过是来送只迷途的小猫。”


化作猫形的小鱼看到梅长苏浑身一震,使劲往秦般若怀里钻,又惊又怕的样子,梅长苏试图将它抱过来,他却死活不愿。


“怎么回事?”梅长苏问道。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捧着一盘饺子一会儿说什么爹爹说过不准吃王大娘家的水饺,一会儿又说什么是王大娘一定要给我带回来的,那我吃一点没关系吧……然后我就告诉他,没关系,就吃一个而已,结果……”


“结果吃了一个又一个,最后把饺子都吃光了?”梅长苏忍不住点着小猫的额头埋怨道,“你啊……”


“没错,可没想到他吃完了就开始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说爹爹知道了一定会生气,他不敢回家了。”秦般若直接将小鱼扔到梅长苏怀里,甩着胳膊道,“抱了这么久,可累死姑奶奶我了!”


小鱼在梅长苏怀里变成了小人,眼眶里红红的,可怜兮兮地扯着梅长苏的衣服:“爹爹对不起,王大娘留铭禹吃饭,铭禹已经说不要了,但她又让铭禹带着水饺回来,饺子看起来很好吃……铭禹本来是只想吃一个的!可是这个姐姐说没关系,所以我……”说着眼泪又像不要钱似的拼命往下掉,“呜哇——,对不起,爹爹,是铭禹错了。”


“啧啧,连小孩子都要引诱……”蔺晨撇着嘴道。


秦般若毫不在意得冲着染上红艳的蔻丹吹着气,一面漫不经心地答道:“谁让我是坏人呢,这个世界如果只有好人,那该多无聊啊。”她向众人挤弄着眉眼,“没我们这些做坏人的帮衬着,你们的故事又要怎么演下去?”


“唉唉,就知道做好人最是没意思,累的手臂酸痛也得不着一个谢字,”秦般若背对着他们离开。


“等等,”梅长苏喊住她,秦般若停下了脚步。


“谢谢。”梅长苏望着她的背影真挚地说道。


秦般若身形一颤,皓雪般的手臂在空中一挥:“走了。”手腕的“银环”在灯火中熠熠生辉。


 

“其实秦般若能算哪门子坏人啊。”蔺晨在一旁碎碎念,“不过就是想给自己披层无坚不摧的外套不让自己受伤罢了。不过这丫头,倒是挺会摆谱,让人看得有些不爽……”


梅长苏将铭禹从怀里抱出来:“知道错了?”


“嗯……”小家伙抽泣着点头。


见他一副哭着乱糟糟的样子,梅长苏心里也像塌了一块,摸着他的脑袋安慰道:“别哭了。”


不料听了梅长苏温柔的声音,小家伙却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打着嗝,鼻头红红的,说话断断续续:“铭禹……嗝……下次一定不会了……嗝……”


蒙挚急忙上前从梅长苏怀里抱出小娃娃:“铭禹不哭,你蒙大叔今天给你带好东西来了,一起来看看?”


说着点了一只爆竹,只听“咻”的一声,一阵火光窜到了天上,炸开一朵五彩的花。小娃娃仰着头呆呆的看着,小小的鼻子下还挂着鼻涕,却是连哭都忘记了。



小孩子的心境,悲伤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不一会儿,铭禹便同着蒙挚在庭院里放起了烟花,“刺啦啦”的火光中,铭禹高兴地拍着手围着烟花打转,蒙挚兴致勃勃地点燃了一根又一根。


旁边的树梢上,蓝衣少年静静坐着仰望着天空中绽放又消失的流火。蔺晨枕着他的膝盖仰躺在树干上,手上端着一个白瓷酒壶,闭着眼噙着笑,也是难得的安静。


站在廊下的梅长苏看着庭院中的光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身后的人无言地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梅长苏将手搭在那人手上,握在手心,十指与他扣住。与萧景琰的手相比,他的手小了一号,正好可以被他的手整个包裹在手心。


“那年除夕我是真以为我会死。”梅长苏突然开口这样说道。


萧景琰浑身一颤却没有动,任由他牵着。


“当时我想,如果我能活下来,就一定要好好活着。”


梅长苏转过头来对上萧景琰的眼睛,似是要深深地看到他的眼底心底:“还记得我那年的新年愿望吗?”


“记得。”萧景琰点头。



那时候,梅长苏失去神珠来固魂定魄,迷迷糊糊间向他许下四个愿望。


首先我希望祁王哥哥仕途一帆风顺。


然后我希望景睿和豫津终成眷属。


再者我希望霓凰,青儿他们都能过的幸福。


……以及最后,我希望景琰能不看着我走。


 


“没想到竟然都实现了。”梅长苏轻轻笑道,“更没想到,我竟然能活下来......运命这东西,还真是奇妙。”


“你还想许愿吗?”萧景琰突然道。


“什么?”梅长苏一怔。


“新年愿望,今年的,说出来,肯定也会实现的。”萧景琰拨开拂过他脸庞的发丝说道。


“今年的新年愿望啊……”梅长苏皱眉,似是思索,“西厢房的屋顶一下雨就滴水,我希望它能赶紧修好。”


“……好,我明天就修。”


“街口的豆腐花我觉得味道也不错,是我喜欢的口味,希望什么时候再吃一碗。”


“……可以,我去买。”


“还有铭禹,差不多到上学堂的年级了,真希望跟有个好的先生来指导指导他。”


“……知道,我来安排。”


“嗯嗯。”梅长苏满意地点头。


“没别的了吗?”萧景琰追问。


“如果你非要问,”梅长苏将视线重新放回庭院中众人都露出喜色的脸庞,浅笑着紧了紧牵着萧景琰的手,道,“没别的了,其他想要的,已经就在我身边了。”



炮竹声声除旧岁,花火满天迎新年。


萧景琰上前跟他站到了一处,一同面对着漫天七彩流光。在他们头顶,是一对凑在一处的大红灯笼,紧紧挨在一起,永不分离。


新年快乐。


【FIN】


终于在年前写完了!!!!


最后也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23333


 


评论(65)
热度(763)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