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今心成念(第六章)

隔了好久才更新不好意思啦,因为到了家为过年做准备,居然比之前事情更多。而且lo主已经开始被母上大人嫌弃不做家务了,天了噜,这才几天,就已经不是亲妈了【不】

前文走tag

【正文】


太后寝宫内,一只保养得当的素手在内务府新献的药材上轻轻划过,执起一味药草放在鼻尖闭上眼细细嗅着,被岁月留下过痕迹却沉淀着时间的韵味的脸庞上绽开一个轻柔的笑容。


“皇上驾到!”就在此时,内侍尖细的声音在寝宫门外响起,静太后猛然睁开双眼,温柔如水的眸子里透出欣喜的光,连忙放在手中的药材,起身迎了上去。


众人皆知,当今太后原是林家医女,精通医理,因调养先帝辰妃林乐瑶的身子而被林家送入宫中,品性最是与世无争,入宫后似乎一直游离在后宫权力争夺之外,却在最后登上了权利的最高峰。

说是运气也好,手段也罢,最终也是她的儿子成了皇帝,她成了太后。


然而当了太后的她还是像之前一样寡言少语,深居简出,平日里就爱摆弄些药草和做些糕点。萧景琰记得,在他母亲的寝宫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清清淡淡的药香味,入鼻时总有几分苦涩,回味起来却余香悠然。多年来,他的母亲身上一直带着这样的味道,萧景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甚至觉得这种味道就像他的母亲一样,不争强不好事,温柔得如同一团能包容万物的清水,让人在不知不觉间被她的柔和的气质同化。


故而每当心闷烦忧之时,只要到他母亲这里来坐一坐,总是能让心情变得敞亮些。


“儿臣拜见母后!”萧景琰下腰行礼,却因为胸襟里多了个小东西不敢幅度太大,整个身子都有些僵硬。


“快起来!”见到孩子的喜悦让静太后并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而是忙将萧景琰搀扶起。仔细打量过他变得有些瘦削的脸庞,眸色略显哀婉,又眼神一闪将其掩去,笑着将萧景琰拉到内室,“景琰你可算是来了,我刚做了几样新点心,想让你试试口味,你要是再不来我就打算给你送过去了。”


“让母后费心了。”萧景琰恭敬道,随着静太后到内室坐下。


刚一坐下,几个宫女呈上来几碟精致的小点心,一一在萧景琰面前铺展开后退下,静太后指着碟子里的东西像他介绍,“这个是桂花饼,这个是梅子糕,这个是百合酥,你快尝尝?”


知道这是母亲特地为自己准备的,萧景琰不由心下一暖。也不多加推辞,在静太后殷切的目光下,萧景琰捡起一块梅子糕,一口塞进了嘴里大力咀嚼起来,还没等咽下去,便模糊着赞叹道:“好吃好吃。”


静太后似是松了口气,目光慈爱地看着萧景琰,嘴角擒着柔和的笑意:“慢点儿,当心噎着。”


“嗯嗯!”萧景琰点头应着,突然感到衣襟处有个小小的力道拉扯着他的单衣,萧景琰略微低下头,从自己微敞的衣襟里看进去,一张抬着头的小人正仰着脸正对着他,两只小手扒住他衣襟里面的白色单衣注视着他的举到嘴边的梅子糕,眼睛闪亮亮的。


嗯?萧景琰维持着张嘴的动作,犹豫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梅子糕,却怎么也咬不下去了。


 


“咳咳咳!”萧景琰突然捂住胸口微微俯下身,咳得惊天动地。


“哎呀,说了让你吃慢些,怎么还是噎着了?”静太后连忙站起来,一脸的焦急,“要不要紧?你等着,母后去给你倒些水来。”


“谢母后。”萧景琰似是有些痛苦的声音从低垂的脑袋下面传出来。


趁着静太后起身倒水之际,萧景琰抬起头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为了方便他们母子二人谈话,侍女和内侍们都已经遣到了外室,虽跟内室只隔了一道轻而薄的细纱,但因为每个人都恭恭敬敬地低头垂眼,想来就算他做了些极不文雅的动作也是没人知道的。


于是萧景琰故作镇定地从桌上摸了一块梅子糕,一咬牙将衣襟稍拉开一些就扔了进去。

等待投喂的阿苏松开抓着他单衣的手,张开双臂迎接从天而降的梅子糕,两手捧住有它三分之一长的梅子糕,一脸雀跃。


看到这样的场景,萧景琰也不禁轻轻勾起了嘴角。阿苏虽然有着那人的样貌却跟那人很不一样,有什么心思都直白地写在脸上。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萧景琰一看便知。不像梅长苏,总是像将自己裹在迷雾里似的,让人看不清摸不透,有时候甚至故意模糊了痕迹,每次在他离着真相更进一步的时候,又被他扯远些。


梅长苏还总是瞒着他,就算是在他以为他们两人一起走在同一条路上风雨共济的时候,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在自己所看到的顺利到不可思议的表象下,梅长苏走的那条路一直都是雨急风骤。


那个喜欢藏着躲着不肯将自己的心思轻易示与人前的梅长苏,若有阿苏万分之一的坦率,他也就不必猜着这么辛苦了吧?


“水来了。”静太后的声音由远至近,萧景琰一惊,连忙拉好衣襟,收敛了表情有些慌乱地从他母后手中接过茶杯,而后一饮而尽。


平平淡淡没什么滋味,是杯白水。


“如何?好些了吗?”静太后坐到萧景琰身边,目光关切地问道。


“呃……好多了。”


胸膛处一动一动的,萧景琰能感受到阿苏捧着梅子糕吃的正欢。窸窸窣窣的声音隐隐约约从他的衣襟里传出来,萧景琰一头冷汗地僵着身子跟他母后胡天漫地得闲话家常,试图将这细弱的声音掩饰掉。


萧景琰心中懊恼,其实他完全可以在离开的时候带些糕点离开,回到养居殿再让阿苏吃个够。可谁让他就是对阿苏渴求的眼神抵抗不住,以至于在人前投喂了阿苏?


幸好苏先生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蹙着眉抿着嘴,眸光闪烁不定,表情三分期待七分委屈,让人觉得连下狠心拒绝都是罪恶。


他向来拒绝不了那人,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之前小殊想要鸽子蛋的珍珠不过是随口一提,但他怎么也不忍看到那张张扬明媚的脸露出失望的神色,于是在东海时他费尽心机几番波折,终于从一位善于出海的老渔夫手中收回了这颗珍珠。这么大的珍珠实属难得,老人家本是不想卖,而是留作传家宝。为此他连续一个月带着礼物登门拜访,对老人家多加叨扰,软磨硬蹭,才终于让老人家松了口。


“真是怕了你了。”到最后老人家看到他就忍不住一阵头疼,“罢罢罢,也难得你对你夫人如此上心,那我便开价买于你吧!”


“那太好了!”听到老人家终于愿意出价,萧景琰一阵狂喜,而后才反应出来,脸色慌乱地解释道,“不是我夫人……”


“不是夫人?那是恋人了?”


“也不是恋人……”萧景琰讷讷道,脸上火热了一片。


“还是说人姑娘不知道你喜欢她?”老人家一副过来人的神情,“那你可要抓紧了啊,话不说不明,灯不挑不亮,有话就要说清楚,不然说不定可就晚了啊!”


“连个姑娘都不是……”萧景琰撇着嘴,声音细如蚊呐。


老人家没听清楚,以为他是心下胆怯,于是爽朗地拍着他的肩安慰道:“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对此人如此上心,有朝一日她嫁于你,成为你的夫人也是迟早的事!”


小殊,嫁于我……想象中总爱白衣披身的小殊裹着大红喜袍的样子,萧景琰不禁心头一炙,连呼吸都停了几分,随即摇头将这样的绮念甩出脑海。

明明他们二人都是男儿,哪会有谁嫁于谁这样可笑的事发生?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那时候的他从未想过,他会错过一个林殊,还错过了一个梅长苏。

从此阴阳相隔,梦魂中也复相见。

思至此处,萧景琰不由将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感受到那处繁复厚重的衣襟下面暖暖软软的触感,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在这里,还藏着一个活生生的能跑能跳的小人。


不管现在在他衣襟下的小人到底是什么,是真是假,至少能让他在今后的漫长岁月中少掉几分寂寞吧?




 


“景琰?”静太后轻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是还有哪儿难受吗?”


“啊?”萧景琰一惊,回过神来忙不迭放下伏在自己胸口的手,有些慌乱地答道,“没……没事。”


“那就好。”静太后温温和和地笑道,又将萧景琰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


萧景琰低着头握着茶杯端端正正地接受他母亲的审视,内心却有些忐忑,他的母亲向来心细如尘,该不是发现了什么吧?


“景琰呐,”静太后突然开口,声音不大,却萧景琰的身子也跟着一颤,“你最近好像开心了不少?”


嗯?萧景琰猛然抬起眼,正好撞进静太后如水的眼眸中,里面是好像一切了然的清澈。萧景琰一怔:“母后为何这样说?”


静太后悠悠一叹道:“我有多久没见你像刚才那样笑过了……”


胸襟里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停了,似乎也在仔细倾听,等他一个回答。萧景琰尴尬地扯出一笑:“母后说哪里话,而臣不是一直都有笑着吗?”


“知子莫如母,”静太后道,“你的笑是真心还是假意,难道我一个做母亲的还看不出来吗?”


萧景琰慢慢收敛了笑容,沉默不语。


“过去的事,小殊的事,也该放下了吧?”静太后观察着萧景琰表情的变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这是她唯一的孩儿,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也许是天性使然,她可以不争不抢,在深宫中默默任青丝染上白霜,但她可以为了她的孩子做任何事。


其实,景琰和小殊的事她都一一看在眼里。


景琰初任太子的时候,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最必要的便是娶一个家世显赫的女子以迅速获得外戚的支持,这样对景琰登基之后稳定局势也大有裨益。


于是她当时几番考量,最后定了中书令柳澄的孙女。那个女孩她也见过,落落大方又兼大家闺秀的气质,性情温顺,知书达理,入主东宫,甚至将来母仪天下都是绰绰有余的。


不料景琰却一口回绝了。


“我不娶!”虽然是回着她的话,眼神却偏向静静站在一边的白衣谋士。


“对于殿下现在的形势,这名女子绝对是最佳人选。”梅长苏深深鞠了一躬,低眉顺眼,语气淡然,“还望殿下三思。”


“那先生也是觉得我该娶了?”萧景琰一脸震惊,不可置信地望着梅长苏,目光似乎能将梅长苏的身上扎出个窟窿。


“是。”毫不犹豫的回答。


萧景琰看了梅长苏良久,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笑过后咬牙道:“不是所有事又该用权益衡量,也不是所有事都会尽如先生所料。这名女子并非我之所爱,我说不娶就是不娶,这事莫要再提!”


说罢拂袖而去,留下一脸沉默的梅长苏和欲言又止的她。


“让娘娘费心了。”萧景琰走后,梅长苏向她弯腰行礼道。


“小殊……”她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求不得,舍不得,能乱人心智,阻人脚步的,唯情一字而已。就算明知道选的是一条更艰难的道路,也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景琰和小殊……虽然他们说也没说起过他们之间无法言喻的感情,但敏慧如她也能猜到了。

刚知道这样的事她不能不说是震惊的。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她自私地希望她的孩子能幸福安康。景琰和小殊都是她最宠爱的孩子,她心疼他们的不易,更心痛这段感情终不得善终。

“没什么放不下的,”萧景琰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语气坚定,“母后也说过,他会永远在我心里。”


“你要是真能明白就好了……”静太后轻轻叹息着,眸子中水光波动。


 


一晃眼,二人也聊了半日。萧景琰快离开的时候,静太后令人提了一个食盒上来。

“我还多做了些,让你带回去吃。”

“谢母后。”萧景琰感受到衣襟里小人雀跃地动了一下,恭敬地答道。

静太后点头微笑。

一个红衣的宫女提着食盒上前,弯腰将食盒放下的时候,不小心一个踉跄歪到了一边。萧景琰顺手将她扶住,宫女吓得双手压在身前,将头埋地低低的,浑身颤抖着连声道:“冒犯了陛下,奴婢该死!”声音低沉柔软,惹人怜惜。

“无妨。”这点小差错,萧景琰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谢陛下。”宫女抬起头来,一双眼不笑而弯,不似一般女子之娇媚,却透着几分英气。

萧景琰心神大震,一时间有些痴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小桃。”宫女诚惶诚恐地答道。

小桃……梅尽桃开吗?

“景琰,你怎么了?”静太后不解地问道。

“母后,”萧景琰突然出声道,“不知景琰想让小桃到养居殿侍奉,不知母后可舍得?”

一言既出,满座皆惊。

“景琰你……”

“望母后恩准。”萧景琰道。

静太后虽然不懂为何萧景琰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但看他眉头紧皱一脸严肃,又知道自己儿子一旦下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的脾气。

难道他真能放下?

而萧景琰一面跟静太后说着话,一面因为忍受着胸前的痛楚而皱眉。在听到他要将那名女子带回养居殿后,那双小手就隔着单衣死命掐着他的胸膛泄愤。萧景琰心中暗自无奈,看来等事情结束后,他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TBC】


PS:小桃是个还算重要的NPC,猜猜她的身份?2333

评论(88)
热度(1037)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