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番外二)

我真是小看《梅花劫》番外的篇幅了ORZ,我自己写了三篇,这个是第二篇,另外还有三位太太送g文作番外,所以这个文的番外有六篇...我自己都觉得可怕2333

 

【正文】

 

春光渡十里,莺飞又一年。

在那次“离魂”之术施展过,长苏顺利活下来后,蔺晨又来过一次。这次他带了飞流,还携了壶来自天宫的佳酿,说是为了庆祝长苏“祸害遗千年”。

梅长苏毫不在意的笑笑,他在还是麒麟的时候便与蔺晨有了交集,从那时候两人就开始斗嘴调笑,到现在都没变过。

飞流倒是很久没见到过了,少年还是跟当初一样,清澈干净的像一张白纸,看到他便“苏哥哥”“苏哥哥”地喊着,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看来蔺晨真的将他照顾的很好。

故人叙旧,无花无酒怎可?

正巧院中桃花开的正盛,白白粉粉,团团簇簇,好不喜人。

随手捏诀,正对着庭院的廊下多了一方矮塌,蔺晨笑嘻嘻的说去屋内取酒。

不想这一去,不多时从屋里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动静,伴着人语猫叫,最后居然还有小孩的哭声。

什么情况?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一声气贯长虹的“你大爷的!”怒吼穿破云霄,直将窗外繁花震得簌簌的往下掉。 

梅长苏按着额头念叨:“这是又怎么了?”便见蔺晨跌跌撞撞得从屋内晃出来,头上还顶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这娃儿约莫七八个月的光景,圆嘟嘟的脸颊上晕着两团醉晕的酡红,睁着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凝满泪珠,很是委屈的样子。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死命地揪着蔺晨的头发,任凭蔺晨如何拉扯,就是不愿从他头上下来。 

梅长苏奇道:“不过就见你进了个屋,怎么连孩子都生出来了?” 

蔺晨将牙磨得吱嘎吱嘎响:“你大爷的!什么生孩子?这分明是你的那只猫!” 

“呃...小鱼?”开口试探。 

蔺晨拿眼横他。“难道你还养了第二只吗?” 

说罢又试图将这娃娃拉下来,不料又被狠狠地揪了两下头发,不禁鬼哭狼嚎起来。“快把这小鬼弄下去吧,趁着他还没把我的头皮扯下来!”

梅长苏伸出手。小娃娃探出脑袋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他一眼,还挂着泪珠的脸突然对着他笑开了,欣喜地向他张开了双臂。 

“怎么回事?”梅长苏接过了小娃问道。 

“还不是这个小鬼太贪吃,居然偷喝我带给你的仙酿。”心疼的摸着自己宝贝的头发,蔺晨毫无风度的躺下。“这不,变成人形了。”

“那他怎么爬你头上去了?”梅长苏憋着笑问道。

“别提了。”说道这个蔺晨简直能掬出一把心酸泪。“我刚进屋,就看到这个小猫崽在偷酒喝,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呢,它就扑到了我的头上。”郁闷的拿扇子指指脑袋,“然后,就变成了这么个小东西。”

“哈哈哈。”再也撑不住,梅长苏直接笑倒在萧景琰怀里,弯弯的眼睛迷成一条缝,没心没肺的样子。萧景琰倒是没什么表情,顺势搂住梅长苏,抚上他的后背,一下一下给他顺气。   

窝在梅长苏怀里的小娃娃迷蒙着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小的手,傻呵呵的一笑,伸出舌头舔湿了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一把。

“飞流啊!”蔺晨哭丧着脸搂住身边的蓝衣少年,不顾怀里人有些嫌弃的挣扎。“你看他们都欺负我!”

许是觉得这模样真有几分可怜,少年挣扎了两下也就不动了,反而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权当安慰,蔺晨在少年看不到的角度窃笑。

 

莫名其妙多了个娃娃,大家围坐着讨论这娃娃的归所。

最后纷纷把视线转向蔺晨,直将他看的心里发毛。

“不不不。”蔺晨连忙摆手。

“怎么?管生不管养啊?”梅长苏挑眉道。

“若不是你带的仙酒,也不会发生这种事。“萧景琰冷冷的开口。

“对!“飞流帮腔,虽然不懂为什么,但苏哥哥说的总是对的。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爱叛逆伤透我的心。  

“我可不要帮你们带孩子!“蔺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赶紧抱紧了怀里的飞流,趁人不注意在他脸下亲了一口。”你们捡回来的小东西,我才不敢收,就算我要养也得是飞流给我生的!”

“飞流…生娃?”飞流歪着头思索了一番,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飞流,不能生。”

“能生!”蔺晨腆着脸笑。“小飞流,给蔺晨哥哥生个娃玩玩好不好啊?”

“不好!”想都不想的拒绝。若是苏哥哥说的都是对的,那蔺晨说的一定都是错的!

“生嘛生嘛!”蔺晨拿脑袋蹭着蓝衣的少年。

“不要!”飞流被纠缠不过,哼了他一声,把脚一蹬便飞走了。

“哎!别跑啊,不然蔺晨哥哥给你生一个?”

 

笑着看着两人吵吵闹闹的离去的身影,梅长苏低下头来看怀里的娃娃。

小家伙已经睡着了,胖嘟嘟的脸上还挂着一团红晕,在柔和的东风吹拂下,小小的打着醉嗝。

“你这个贪吃鬼。”梅长苏轻轻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看到在他睡梦中微微皱起了眉头。

身后突然覆上另一人的温度,那人从他肩头探下来看这个娃娃。

“喜欢就留着吧。”和那时候一样的语气。

提溜着一个脏兮兮的花猫递到自己面前。“拿着。”

轻描淡写的。

其实一直没有告诉他,那日萧景琰将小鱼抱到自己面前时,他在他脖颈的一处发现了一个细小的泥点。

也不打算告诉了,梅长苏心安理得留着这个小秘密。

“你当这还是那只小花猫呢?养孩子能一样?”梅长苏好笑的看他。

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会走会跳,会唱会闹,天热了要给他扇风,天冷了要给他加袄。

啧,多麻烦,果然刚才该还是让蔺晨带回去的。

“你舍不得的。”似是看出了梅长苏的心思,萧景琰伸手抚掉些许飘零到梅长苏肩上的花瓣,出声说道:“你太长情,总是放不下。”

梅长苏敛了眉,淡了笑,摸上小鱼沉睡中的脸颊不说话。

寂静的庭院中只有落花簌簌的落下。

沉默了片刻,萧景琰又扯开了话题,絮絮叨叨的不像他:“既然成了人,该帮他重取个名儿了吧?老是叫小鱼的也不好,等他再大些,去了学堂,还是要有个正经的名儿吧?将来若是要娶妻了,被媳妇儿小鱼小鱼的喊着,面上肯定也是挂不住的...”

听听,他都已经开始谋划以后了。好像他们真的能像世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带着个小娃娃,看他慢慢长大,开始操心他的婚事,盼着他添子添孙,悠悠百年岁月晃过,雪染双鬓,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似的。

“那就叫他铭禹吧。”梅长苏突然出声。

萧景琰无奈地摇头。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这人就是太长情。就算时光已经须臾间过去了数百余年,也总想跟那个年代再多再一些联系和牵绊。

长情并非不好,却总让他苦了自己。

没关系,若忘不掉那便记着好了,这次我也同你一起。

那些人,那些事,好的坏的,欢快的悲哀的,一桩桩,一件件,在以后漫长的时光中我都同你一起牢牢记着。

绝不再忘。

 

【FIN】

 

这篇是小鱼变成小团子的部分。

本来是准备放在那个甜肉番里的,却发现插不进去了,只能拎出来单独写了一篇2333

最后一篇番外也已经写好了~终于可以去肝合志文了!

最后的最后依然是本子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277801120&qq-pf-to=pcqq.c2c

 


评论(29)
热度(599)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