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番外一)

正文搜TAG《梅花劫》

 

【正文】

 

一条路,漆黑又漫长。

 

他独自一人走在这条路上,似乎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这里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人影,感受不到时间,有的只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仿佛是坠入了暗无止境的深渊,等着被世界遗弃。

 

这就是他结局了么?他想。

 

这应该就是他的结局了。

 

忽而前方出现了光。

 

开始时只是远方尽头处闪出的一个细微的光点,莹白色的,指甲般小大,像只脆弱的白蝶振翅翻飞着,晃晃悠悠向他飘来。

 

无尽的黑暗中唯一的光源,那么微弱,那么渺小,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就会熄灭似的。

 

不由自主伸出手,它靠着他的指尖停下。小小的光温暖地,柔和地,照亮了盈盈一片。

 

小心翼翼地双手将它捧至胸前,让它停靠在胸口最接近心脏的地方闪烁。像是有什么令人安心的力量随着光一起散发出来,流入了荒芜的心田。

 

长苏!

 

一声突如其来的呼唤似闪电划过,厚重到浓稠的寂静被撕出裂痕。

 

很熟悉的声音,却因为急切和悲伤弯成一条扭曲而杂乱的线。

 

是谁?

 

他费力的思索着。

 

谁在叫我?

 

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会这么悲伤...

 

长苏!又是一声。

 

心尖像是被人猛然狠狠揪住,泛起一串密密麻麻的痛。

 

我在这儿!想出声给他些回应。无奈喉咙像是被哽住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听着那声声呼喊越来越绝望。

 

我就在这儿啊!

 

明明那么想告诉他,

 

我在,别怕!

 

微弱的光一下子变的明亮而耀眼,那股令人安心的力量不由分说地拉着他一头扎进了光海,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白光就迅速如潮水般将他整个人吞没。

 

梅长苏猛然睁眼眨了两下,世界还是一片混沌。

 

直到那层白光逐渐褪去,被模糊的景色变的清晰。腐朽了雕花的横梁,斑驳了漆画的屋顶,一切还是先前最熟悉的模样。

 

可刚才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却如流水逝去,再也找不回踪迹。

 

“醒了?”一只温暖的大手掌贴上了他的额头,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好么?”

 

“不好。”梅长苏直愣愣看着屋顶雕花答道,思绪仿佛还飘在天外。

 

“怎么了?”温柔低沉的声音一下子紧张起来,“是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转过头,终于将视线投于那人棱角分明的脸庞,用目光细细描摹过那人容貌。向来锋利的剑眉高高蹙起,原本无欲的眼盛满担忧,总是一丝不苟束起的金冠不知去了哪里,一头漆黑的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也不知多久没有搭理过,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狼狈。

 

他想起来了,他昏迷前的场景。蔺晨气他选择,同他争吵,却不小心将真相抖落,还被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萧景琰听去了。他也记得蓦地看到萧景琰在门口时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腾起的冰冷伴随着层层叠叠的无力感,如藤蔓般将一颗心死死缠住。

 

他还是回来了。

 

“你骗了我。”梅长苏垂下眉眼,语气飘忽似叹息,眼角溢满了悲哀。

 

“我从不曾骗过你。”那人坚定地出声否决,信誓旦旦。

 

“那你倒说说,在那个除夕夜你答应过我什么?”

 

那天窗外火树银花满天,鞭炮声声入户,一灯如豆照亮满室光华。他当时倦极了却强忍着不睡,就是为了能扯出新年许愿的话题,得他一句承诺。

 

以及最后,我希望景琰能不要看着我走...

 

好…

 

他最终说了好,不出自己所料地。虽然发白的嘴唇颤抖了良久,虽然声音沙哑的难听,但总算是应承下来了。

 

得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梅长苏终于能满意的睡去。

 

知道他向来性子耿直,重于言诺,一张嘴便是金口玉言,一起誓要到地老天荒。所以才硬是要他给出个答案,逼他舍弃,逼他离开,逼他死心!只有这样,自己也能了无牵挂,走的安心。

 

可是结果呢?

 

当时明明你点头,你应允,怎么转头就抛在了脑后?

 

你的重信守义呢!现在的萧景琰,也已经学会骗人了么!

 

还有那段历劫前的真相,若他不回来他就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段被埋葬的过往就能跟他一起死去,散掉,那该多好!梅长苏想起自己陷入昏睡前萧景琰的表情。那般震惊,那般脆弱,那般……令人心疼……

 

可他也只能心疼而已。

 

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我真的没有骗你。”萧景琰还在强调,一字一顿,口气认真,语气诚恳。“你要我答应你不要看着你走,我就照着你的话做了。”

 

“什么…”不知为何,一阵战栗掠过心头。

 

“不眼睁睁的看你走,而是想法设法的救你。就算机会再渺茫,我都愿意一搏。” 目光如水停靠在梅长苏脸颊上。“只要能换回你在我身边,就算魂飞魄散又如何?就算是灭飞烟灭,我也是同你一道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梅长苏死死盯住萧景琰的脸,声音颤抖。

 

“我去求了秦般若。”

 

不用说的再明白了。梅长苏咬紧了牙关才不让情绪泄露的太彻底,狐族有禁术离魂,他怎么给忘了!

 

可在世人眼里,那就像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谁会傻到会去试一个从来没有成功过的法子?

 

偏偏这样的傻子,这里便有一个。

 

愚蠢!荒唐!万一失败了呢……一这样想到这样的结果便是冷汗淋漓,满是后怕。

 

“你曾与死亡这么接近……”梅长苏有些慌乱地回握住萧景琰的手,似是在确认他的存在。

 

“没事。”萧景琰安抚似的将梅长苏的手包在手掌中,亲昵地用自己的小指勾住他的小指,腆着脸笑。“你看我赌赢了”

 

有散着金光纠缠着的红线在指尖盘绕,一闪而过。

 

笑笑笑!他怎么还笑的出来?他可是差点也死了啊!看着这邀功似的表情,心头像燃起一团火灼烧起五脏六腑。

 

“赌的那可是你的命!你这个没脑子的大水牛!”

 

萧景琰瞪大了眼愣了片刻,握着梅长苏的手有些颤抖。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俯下身抱住梅长苏,将头埋在他的肩窝处,凑到他耳畔半是哄骗似的开口:“再叫一声我听听...”

 

“叫什么...”对他的行为无措又不解。敏感的耳畔扑上一阵热浪,让梅长苏不自觉的瑟缩着躲避,却躲不过那人身上透过衣裳传来的炙热的温度。

 

“叫我水牛...”那人低低沉沉的说道,“再叫一声吧,我想听...”

 

“水牛...”梅长苏喃喃得重复道,身子一僵,登时心如擂鼓。“你...”

 

萧景琰咧开嘴角,颤颤地笑开,“有多久没听你喊过了?还真有些怀念....”

 

定是因为离魂之术!梅长苏顿时明了,分魂裂魄,二人心意同享,又有月老红线做牵,勾着萧景琰想起些什么也不奇怪。有些不安地动动小指,指尖那根看不到红线被绑的牢牢。“你想起来了?”梅长苏出声试探。

 

是的,他都想起来了,就在重新醒来的那一刻。

 

像是尘封的印记被揭开,各种很多纷繁杂乱的画面在脑海中不停得翻腾闪过,伴随而来的还有悲喜,哀怒,嗔痴各种情绪的拉扯。记忆的一角被翻开,他拼命的回想着。就算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似烟火炸开,冲击着脑壳一阵阵发疼也不肯停歇。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希望自己清醒着。像挖到丰厚宝藏的旷工,就算每下一锄都震得手脚发麻,却但是一锄接着一锄贪婪地砸下去。

 

他终于想起来了!

 

终于知道了年少时他们共同跨国靖王府高高的门槛时那人的表情是怎样的张扬耀眼,终于知道了十三年后物是人非,那人围着火炉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时忍受着怎样深沉的寂寞。知道了他受过的伤,吃过的苦,知道了那天北风萧瑟,自己站到城楼上看他策马扬鞭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是怎样的不舍和绝望。

 

“我记得你了...”萧景琰这辈子不信天,不信地,不信命运,但他此刻却想感谢所有让他们相识相知相恋最后相守的可能。

 

梅长苏感到有滴滚烫的液体擦着他的颈脖落下,砸在心头像是被灼伤了似的疼的厉害。

 

敛下眉眼,稳住情绪,梅长苏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话题。“你一直都在这儿?”

 

“回过天宫一趟。”

 

“他们如何怪罪你了?”

 

萧景琰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没有,他们赏我了。”

 

“怎么可能!”梅长苏噗嗤一声笑了,声音却开始染上了哽咽。“你肯定又骗我!”

 

“青龙真君办事不力,神珠久追不归,本应重罚,但念在青龙修行不易,贬于下界做一散仙,永世不得重归天庭。”语气很是轻松自在。“你说这是不是赏?”

 

 

 

“萧景琰绝不骗人,”萧景琰稍稍抬起身子认真的看着他,眸子中仍泛着水光,仿佛一直看到他灵魂深处。“我说过我要跟你同生共死就不会反悔。你活着,我偏活着;你若死了,我也同你一起。”

 

“所以这次,你别想再扔下我一个人!”

 

“真是败给你了。”梅长苏扶着额苦笑,犹豫了一阵终于颤颤伸出手回抱住他。“想不到我也有说不过你的一天。”

 

“是。”萧景琰在他嘴上轻啄了一下。“苏先生,都是您指点的好。”

 

“可是殿下,我记得我并未指点过你...”一根手指抵上萧景琰的薄唇。“这个...”

 

梅长苏摇头,颇为惋惜的样子。“这不是您对谋士应有的态度。”

 

“谋什么士!”萧景琰顺势在梅长苏的指尖轻咬了一下,满意的感受到梅长苏吃痛的一哼。“是爱人。”

 

“真是...”好不知羞...梅长苏躲过他炙热的眼神,星亮的眸子不住地闪烁。

 

这次轮到萧景琰不解了。这浮生三界,芸芸众生,万事万物在我心间都重不过一个你。既然我爱你怜你,又为何不能诉之于口?

 

不过没关系...萧景琰勾过梅长苏的下巴吻住那张紧闭的唇,叩开牙关与他唇舌纠缠。

 

这次他们还有很久很久的时间...这个道理他会慢慢说给他听。

 

 

 

【FIN】

 


 


 


 

终于能合理发糖了我好开心!!!之前写刀都没觉得什么,写糖居然让我写的想哭。。。

 

还有今天的国剧!!!

 

一个糖就能让我炸成私炮房!!!

 

“谁都不是谁的,都一样。”我天,这男友力,之前还说什么“我觉得我拆不开他们俩”的呢!

 

kkw你的脸疼不疼?23333【要脸要追什么老婆

 

↑已疯,勿理。

 


 

最后还是本子地址啦~喜欢请支持哟~: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277801120&qq-pf-to=pcqq.c2c下篇番外我们本子里见~w

评论(48)
热度(803)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