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六)

前文请自搜梅花劫TAG

 

【正文】 

 

他说了算?要怎么算? 

 

为何这样的话他能说得那么认真,那么自负,那么信誓旦旦?好像只要答应了他一切都会变的不一样。 

 

梅长苏忍不住伸出手抚上那人轮廓分明的脸,颤抖的指尖掠过飞扬入鬓的眉,划过深邃星亮的眼。 

 

五百年了...景琰...五百年前没能瞒的过你,五百年后亦如是。 

 

风中萧瑟的寒意顺着薄凉的指间流入四肢百骸,似要将身体里涌动的血液都封印住。一抹悲切的神色浮上梅长苏冠玉般的面孔。 

 

可是景琰...没人能说的算的。 

 

命自在天不由人,为何你总是不懂。梅长苏的结局已经注定,或早或晚的,或许会与预定的轨迹稍有偏差,但结果还是一样。 

 

终有一日,这条路会走到尽头。 

 

终有一日,天地间将不会再有一个梅长苏。 

 

可是他的景琰啊,从此碧落黄泉,天上人间,便要留他一人在沧桑变幻的人世中踽踽独行,形单影只了。 

 

相思长,寂寞苦,离别亦难舍。 

 

“你是不是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梅长苏眼角泛红,苍颜似雪,眼神闪烁不定,萧景琰看着心中一疼,轻轻地叹了口气问道。

 

修长干燥的手指将他的冰冷的手捏在手掌中包裹住,禁锢住,梅长苏感到有炙热的温度从指尖一路烧到荒芜的心头,在胸膛开出炫目的花。“我们本就时日无多,你还打算用来纠结这些无用的事吗?”

 

无用之事…么?梅长苏闻言全身一震。

 

为他心忧,为他烦愁,为他殚心竭虑,只求他一朝成光自此坦荡无忧。可任凭自己几番思量,费尽心机,在他眼中原来都是无用。

 

红梅溅火,雪色流金。晴光裂成了千万道碎片狠狠刺入双眸,将眼前景物切成一片一片,一路戳到心尖。

 

萧景琰,怎么你当了真君还是这么没有脑子!永远不管不顾,永远横冲直撞,永远不给自己留后路。现在又想怎样?要我跟你一起揣着明白装糊涂,以笑容粉饰太平,再演一出岁月静好,春光不消?

 

“别想了。”一双大手轻轻覆住他的眼,世界坠入了黑暗。视线被剥夺,耳边低沉的声音越发的蛊惑人心。“什么都别想。”

 

“让我陪你。”

 

可能暗黑真的会使人脆弱,又或是清醒了太久突然就不想清醒下去了。

 

弹指间悠悠数百余年,习惯了精打细算,习惯了先估而后动,做什么都求着十足十的把握。所以小心翼翼,所以步步为营。

 

可是计较的这么清楚明白又有什么用呢?倒不如糊里糊涂的,有一日便过一日,有一时便过一时。

 

你看看他,那双眼只有我的身影,那个人只为我失去冷静,那颗心只为我痛苦或是高兴。他愿将自己的全部都推到我面前,我就是陪他疯了一次又如何!就算天威难犯,就算命运难挣,就算他朝参商永隔。既得今日喜,哪管明日悲?

 

生当尽欢,死而无憾!

 

细长的睫毛擦过手掌心,刷过一片湿湿热热的触感。梅长苏的大半张脸因被盖住而看不到神情,萧景琰静静的等着他的答案。直到看到两行清凉的泪从他掌心滑落延伸至慢慢的上扬起的嘴角,笑容轻松而愉悦。苍白的唇瓣颤动着吐出了一个字,飘飘如轻烟,却如一记重锤砸在萧景琰的心头,将佯装无谓的心情都被敲的粉碎。

 

他说:“好。”

 

就算听到过精言巧语再多,此时也抵不上这一字而已。难以言喻的胀痛感在心头涌起,如灼灼烈火焚烧五脏六腑。他将他紧紧拥入怀中,似要揉进骨子里。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朝生死离。  

 

 


急或不急,愿或不愿,日子还是照旧走的晃晃悠悠,不紧不慢。

 

一眨眼便是新年夜。 

 

刚一入夜,从靖王府高高的院墙外就陆陆续续传来噼里啪啦的炮竹声声,接二连三,连绵不绝。街道两旁挑挂着明晃晃的大红灯笼,那艳丽的红光还是照亮了半边天。有绚烂的焰火在夜空中炸开,落的纷纷扬扬,流光溢彩。   

 

“今天就是除夕了。”梅长苏倚着萧景琰的身子坐在廊下仰头望着夜空中满天的流火。睡了半日还是形容倦倦的模样,精神倒还算不错。“真是热闹。” 

 

一对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在他们的头顶紧紧凑着,在风中轻轻打着摆转动,暖暖的红光洒满庭院,给久无人烟的萧瑟院落增了几分喜气。

 

灯笼是刚刚萧景琰亲自挂上去的。说既然是人间的规矩,挂着应应景也好。

 

成仙后不食人间烟火的青龙真君没捏诀没作法,取了个梯子倚在粗柱上,撩开衣服厚重的下摆,提了灯笼就爬了上去。

 

廊下裹着厚裘昂着头看他的梅长苏无端的笑开了。萧景琰手中一顿,低下头来正对上那人弯弯的笑眼。

 

“你笑什么?”

 

“没什么。”梅长苏的眼睛闪闪发亮,“只是想到了些以前的事。”

 

“哦?说来听听?”

 

要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些年少时零零碎碎鸡毛蒜皮的小事,近日一桩桩一件件的倒是陆陆续续都想起来了。

 

也许是靖王府他太过熟悉,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仿佛都是当年的模样。之前强忍不要去想,现在一卸下了这个念头,回忆纷至沓来。

 

“偏了偏了,往左些。”寒冬时节,只着了一身单薄白衣的少年在底下咋咋呼呼,指手画脚的指挥。手里倒也是不闲着,一只黄橙橙的蜜桔很快被剥了皮,整个扔进了嘴里。

 

提在手里的红灯笼从善如流的向左边移了些。“这里?”

 

“过了过了,再向右些。”来不及将蜜桔咽下就急切的出声指导,声音因为口腔里被塞的鼓鼓囊囊而模糊不清。

 

红灯笼又向右移了些。

 

“哎哎,又高了!”下面的人看的心急,一副想撸着袖子自己上的模样。

 

几次三番下来,萧景琰也有些恼了。“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然你来挂着试试?”

 

白衣少年随手将桔皮扔到一边的草丛中,拍着手道。“试试就试试!”笑容张扬至极,亮成天地间一颗最耀眼的星。

 

“话是说的轻巧,但真挂起来时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不能左不能右,不能高不能低。后来我一恼,索性将两盏灯笼凑到了一处。”

 

“后来被大人们责问,你要为我开脱。我却要跟着他们顶嘴,硬说是见两盏灯笼隔着远了,看着太寂寞。”

 

梅长苏笑着摇头,苍白的脸庞露出些光彩,语气中带着怀念。“强词夺理,到底是小孩子。”

 

仗着年少,才能恣意妄为。

 

萧景琰静静地听了,一抬手也将两盏灯笼挂到了一处,梅长苏惊诧地看着他。

 

“不是你说灯笼隔着远了会寂寞么?”

 

“只是小孩子的戏言罢了,你又何必认真?”

 

萧景琰摇头,一句一句的说道:“和你有关的,不都算戏言。”

 

像是被哽住了喉咙,梅长苏暗自捏住了拳,手掌心被指甲扎的生疼,小小的吸了口气笑着岔开了话题,“说起来除夕夜可是该守岁的,听说熬到了第二年,这一年都会有福气。”

 

萧景琰下了梯子,慢慢走到他身边认真地看他,似要从他的脸上寻找一丝蛛丝马迹。

 

夜幕中梅长苏的笑容灿烂又恍惚,“所以待会儿我要是再困了,你就要负责叫醒我,不许让我再睡着了!”

 

 

 

话是这样说,但没过多久梅长苏就有些倦了,迷迷糊糊的阖上了眼睛,倚着萧景琰肩膀的脑袋不住的打滑。已经习惯了他无意识的就会睡过去的模样,萧景琰将他抱回室内放在榻上,掩好被子,坐在床头看着他。

 

“你想睡了吗?”萧景琰俯身低声问道。

 

梅长苏睁开朦胧的眼,声音细细弱弱:“景琰,你陪我说会儿话吧,不然我真的要睡过去了。”

 

“你想说什么?”萧景琰拨开覆在他面上的发丝,指尖不小心划过几乎淡不可见的梅花印,心头一颤,又不着痕迹的移开。

 

 “那就说说你的新年愿望?”梅长苏微微皱眉,思索了一阵道。 

 

“真的要我说?”萧景琰将手贴上梅长苏的脸颊描摹着他的眉眼,柔声问道。

 

“嗯...”

 

“若真要说,我的愿望向来只有一个。”萧景琰沉声缓缓道,“长苏,我想记得你。”

 

想记得五百年多前那个被我遗忘掉的你,不是陈列在史料传记中的人物,也不是你闲暇时一则故事中的形象,而是本留在我记忆里的那个最真实的你。

 

你总是说些欢乐的过往,但被你掩去的曾经里难道就没有阴暗和丑陋?宫廷诡谲,尔虞我斗。那些痛苦和挣扎,不想也不该让你一人背负。

 

“那就记得我吧。”梅长苏听了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记得我曾有过的开心,记得我曾有过的快乐,记得这段时光,将它放在你的心里,然后好好的活下去。”

 

至于其他,既然忘了就让它们忘了。

 

读懂了他没说完的话,萧景琰垂下眼将眼底的悲哀掩饰掉,又反过来问他。“那你呢?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我啊...”梅长苏浅笑着将声音拉长,目光变的悠远。“那可有些多了。”


“首先我希望祁王哥哥仕途一帆风顺。”

 

“嗯。”萧景琰也轻轻勾起嘴角跟着他的话应道。

 

“然后我希望景睿和豫津终成眷属。”

 

“会的。”

 

“再者我希望霓凰,青儿他们能过的幸福。”

 

“当然。”

 

“以及最后,”梅长苏将视线对上萧景琰,“我希望景琰能不看着我走。”

 

带着笑意的脸陡然僵住,室内一片死寂般的沉默,梅长苏感到贴着他面颊的手在不住的颤抖。“怎么啦?”梅长苏倒还是笑着,不过笑着笑着泪水也跟着流下来了,“今年的新年愿望你都不愿满足我的话,以后可就都没机会了。”


萧景琰将头深深垂下,梅长苏从没见过他这般绝望的样子。肩膀剧烈颤抖着,像是全世界都在他面前坍塌,分崩离析。明明是这么坚强的人,现在看起来却脆弱的不堪一击。

 

是我的错,梅长苏将手覆住他的手。是他亲手又照着他的心窝捅了一刀。看着他血流不止却冷眼旁观无能为力。但是景琰...难道真要你看着我魄飞魄散灰飞烟灭么!何其残忍...对你是,对我亦是。

 

“好。”终于,萧景琰抬起头,露出一双赤红的眼,下唇被死死咬过,留下一圈青紫的痕迹。“等你睡着,我就离开。”

 

“嗯...”梅长苏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他此时的模样,但还是止不住一阵倦意袭来,只能模模糊糊地说道,“不准骗我。” 

 

萧景琰失笑,“向来只有你骗我的,我何时骗过你。”


梅长苏满意的上扬起嘴角,眼睛一点一点阖上。“景琰,我真的困了...我先睡会儿...”


“嘭!”一束冲天的焰火在天边炸开,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热闹的鞭炮声。家家户户争着放新年的第一声炮仗,预示着这一年都会红红火火。

 

街道上喧嚣不已,梅长苏搭在萧景琰手上的手滑落,脑袋歪倒了一边,安静的像是死去了一般。

 

浓重到喘不过气来的情绪又来了,不由分说地将萧景琰整个吞噬。他颤抖着俯下身来在梅长苏苍白的面孔下轻巧的落下一吻,凑到他耳畔说了一声:“新年快乐。”声音低沉而轻柔。

 

可惜,已无人给他回应。

 

 

 

【TBC】

 

 

 

不出意外,下章大结局,不讲道理的HE。出了意外...那就下下章吧...

 

不知道又要肝多久。

 

 

 


评论(159)
热度(879)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