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四)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梅长苏半跪于皑皑的白雪之中,腰却挺得笔直。漆黑如墨的发披于肩头,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了一个尖尖的下巴。唇色淡至透明,如同他身下冰雪。

萧景琰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表情也像被冻住了似的阴阴沉沉。几缕乌发从束得一丝不苟的金冠旁滑落,被雪色染白,透着几分狼狈,威仪不复从前。

在翩然落下的茫茫风雪中,梅长苏的身影被掩得模糊,好像随时都会化成满天的雪花随风散去。

二人无语,清梓亦无言。

梅长苏身上属于梅花的冷香一阵一阵地在空气中散开,极淡,几乎快让人察觉不到。

原来是个梅妖。

可为什么偏偏是个梅妖!

一个梅妖,体弱到需要定魂珠来调理,又与青龙真君连扯不清……

清梓眉头高挑,一道闪电从脑海中劈过一般,有什么呼之欲出。

这个人……到底是谁?

清梓冷着眼沉默地看了他许久,直到那颗流光的珠子上都堆了一层尖尖的雪。

会是那人?从梅长苏手里收回定魂珠时,清梓仍在心中思量着。指尖触及到梅长苏的掌心,传来一片刺骨般的寒意。

清梓不由地地瞪大了眼睛,只见梅长苏举着珠子的手在他眼前慢慢落下,身子重重向后栽去。这……就算是自己不齿的妖物,清梓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跳,正想出手搀扶时,却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闪电般掠过。再看梅长苏已被萧景琰用玄色大氅裹了个结实抱在怀里,头埋在萧景琰的肩窝处低垂着。

 

“上仙既然得了珠子还不请回?”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向内室走去,声音低沉,掉到地上都能冻成冰渣。

“我……”一颗珠子在手中灼灼得烫手,为什么明明是想救好友于苦海,却像是他反而做了恶人似的。

天理昭然,人间正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清晰分明得如同白昼和黑夜,阳光和阴影。如此他哪里有错!

可为何在萧景琰抱着梅长苏掠过自己身边时,心头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惊,复又变得迷茫起来。

情爱有错?

若无错,求仙者为何要弃而舍之方可得道?若有错,凡尘之人又为何执着于此,就算知道浮生虚幻如泡影,万事万物皆为镜中花水中月,也甘愿沉溺那片刻春宵欢度?

轮回不止,孰是?孰非?

“等等!”萧景琰快走到内室门口时,听清梓出声唤道。

没有回头,萧景琰背对清梓停住脚步。玄服的下摆在风中打转儿,人却站得那么稳,腰挺得那么直,就像一座伫立了千年的塔,任凭风雪再大也不会坍塌下去。

“上仙还有何指教?”

已经连声清梓也不愿再叫了吗?

萧景琰啊萧景琰,看来你真是爱惨了他。为他众叛亲离,为他抗天抗地,为他跟全世界背道而驰,拉着他在世俗洪流中做两条逆流而上的鱼,你真的以为就能扛得下来么!

多无畏!

多天真!

清梓心中苦涩又愤懑,明知道好友已经站在了悬崖之巅面对万丈深渊,自己却没办法将他拉下来。

“你之前说到有只麒麟历劫失败……”清梓听见自己艰难地开口,声音在怒吼的风声中被撕成碎片,“我倒是想起来了……”

明知道自己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将他推下去,从此万劫不复。

“我记得当初是有过这么一只麒麟和你一同下界的,后来他历劫失败魂飞魄散,你顺利渡过天劫,位列仙班……”

明知道若有一天他真的为此丧命,自己就是同谋,是帮凶,是亲手将刀插入他胸腔,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的刽子手之一。

罢罢罢,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再多劝也是无异,倒不如都告诉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但听说这个麒麟最后并没有死,虽失了麒麟之身又缺了一魂三魄,剩下的魂魄却被一散仙所集,寄于琅琊山巅的一棵千年梅树上,想来体质也早已经转成梅妖了吧……”

身立如塔的背影终于不再挺直,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看起来孤独又寂寥。托住梅长苏的双手抖得不像样,又抱得死紧,像是寻回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一刻也不愿放开。

“景琰……”萧景琰听到靠在自己肩窝处的梅长苏迷迷糊糊中喃喃说着了什么,“别怕……”

被利剑穿心的滋味想来也不过如此,干净利落,连道血丝也见不着,连疼痛都透着残忍的温柔。

萧景琰死死盯着木门门框上两道隐约可见的小小刻痕,双目赤红。

 

“比身高用的,高的那条是你的,低的那条是林殊的。”梅长苏曾经指着这两条刻痕跟他说道。白皙的指腹拂过被岁月侵蚀过的木框。“当时刻得可深了呢,到底还是抵不过时间。”

“林殊那时可生气了,他这人从小就争强好胜,最是输不起,亏你还能受得了他,”梅长苏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地扬起嘴角,“他哇呀呀地大闹,说一定是因为他年纪小,将来肯定长得比你还高。”

“身高又不是看年纪的,他怎么就知道后来他能有我高?”自己当时这样回他。

“是呀,”梅长苏狡黠地一笑,拇指和食指比出了一个小小的距离,“不过后来他的确比你高了这么一点点。”

不自觉地就对比起自己和梅长苏的身高,似乎……也差了这么一点点。

偏偏梅长苏还抬手指着他头顶的冠,“加上这个金冠就正好了。”

伶牙俐齿,巧舌如簧,一张口有时候能气死人。

萧景琰暗中磨牙一把扯过他,止住他不安分地扭动,直接封住那张恼人的嘴。

对于梅长苏这样的人,做永远比说管用多了。

一吻终了,梅长苏面上浮了层薄红,喘息细细,眼中敛着水光还要狠狠地瞪他。

总算是老实了。

萧景琰心满意足,用拇指拂去他嘴角残留的银丝,凑到他身边柔声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

“问这个干什么?”梅长苏撇嘴,“或许我喜欢的又不是你!”

听听,估计是最近自己太宠他了,脾气都长了不少,之前他哪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萧景琰摸摸鼻子想着。

但这样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倒是更喜欢了,透着生气,让他觉得梅长苏这个人,还活着。

“好好,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他?”萧景琰又问,语气温柔得像哄小孩子,“你一直在讲他和他的故事。你和他的呢?”

怀里的人沉默了很久,久到萧景琰以为梅长苏又睡过去了的时候,终于听到他答:“我和他没有故事。”

“没故事你怎么喜欢他了呢?”

梅长苏瞥了他一眼,好像他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喜欢是需要理由的吗?那你倒也说说,你是因着什么喜欢我?”

萧景琰一怔。

为什么呢?

千万句话涌到喉咙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容貌?虽面貌清俊,但比他貌美的人大有人在;性格?不温柔不体贴,总是拒人千里之外;身份?更是差着天上地下,云泥之别。怎么就三途望断,只此一人了?

可就是这个人,补齐了心中空荡了五百多年的破洞,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正正好好,拼成一颗完整的心。

 

能不正好吗!

若是那块洞因他而破,还不是只能由他而补!

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氤氲在睁大的眼眶中,胸口一片火辣辣的疼。想将怀中人拥得更紧,却又怕太大力伤了他。迟疑间梅长苏的头从他的肩窝处滑落,一头青丝曳地,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和光洁的额头。

怪不得他近日总是散发……

萧景琰用目光一寸一寸描摹着他的面容,似要拿刀刻在记忆最深处,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那抹红梅印……什么时候起竟淡到这样的地步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若不是清梓,你还要怎么瞒我?你还要怎么骗我?你还要用什么样的借口让我回天宫去?

梅长苏!

这次你也要将我舍弃了吗!

我才刚知道,就要我再次失去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啪!

梅长苏的衣襟上被一颗泪珠打湿,融化了覆着的薄薄的雪,渗入针脚深处。

数百年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无心无情惯了,连萧景琰自己都快忘了,原来他还是能落泪的。

“你知道他本就是活不成的。”清梓的声音从身后远远传来,透着悲悯,“人之生,魂魄为本,缺魂缺魄,大罗神仙难救。有没有神珠也只是时间问题。”

萧景琰又动了,一言不发推开了内室的门,清梓还在锲而不舍地劝道:“他死后就回天宫来吧,我可以向天帝求情。他若真心爱你,定不会想看你为他……”

门“呯”地一声关上,截住了他所有未说完的话。

清梓望着紧闭的房门,掷下一声悠长的叹息,带着神珠去了。

为情所困,皆是执迷不悟。

萧景琰把梅长苏放在榻上,紧紧地抱在怀里。

火炉中的银碳已经燃尽,伴着袅袅升起的一缕青烟,最后一丝亮光也随之熄灭。

【TBC】

 

终于肝出这一章了!

要相信刀过糖会更好吃~

评论(127)
热度(1036)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