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三)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可你和他不会有结果的,”清梓断言而道。口气笃定,好像在说着天下间最理所当然的道理,“你是仙,他是妖。”

“若我偏偏要同他有个结果呢?”萧景琰微微仰起头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簌簌落落的,一如三月暮尽时纷扬在金陵城内的柳絮。

记得那日阳光明媚,春光正好,喧闹的街道上人影憧憧。梅长苏弯了腰要拾起他掉的珠子,却被他大声喝住,指尖无措地在空中顿住。

自己的心头之物,岂能让一个小妖碰了?刚拾了珠子,已见他低眉顺眼,恭恭敬敬地深深一拜,道一声“真君”。

只是一个小小的梅妖啊,道行尚浅,还是弱不禁风的模样,若换作平常,他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可谁让他身怀神珠又与那段往事牵连甚深呢?

那便先留着吧,正好可以让自己看看他身上到底还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所以跟这只妖精住到了破旧的靖王府,还养了一只叫小鱼的猫,闲暇时就听他说说之前的事。被时光尘封的旧事在他的诉说中渐渐揭开朦胧的面纱,如画卷般在自己面前展开。那个让梅长苏念念不忘的辉煌岁月,伴着暮鼓晨钟,也敲进了他的心里。

还有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啊,能看着他们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可以将前尘尽付毫无芥蒂地谈天说地。就算明知道已经不是那时候的他们,也像是从镜子里看到了花开的倒影而在心头生出丝丝喜悦。

每当这时,梅长苏就会笑得很开心。

他总是爱笑。

眼角弯起似月牙,嘴角微翘,若仔细来看还能看到脸颊边两个浅浅的酒窝。喜欢收敛着情绪,有时候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

就是这样的梅长苏,让他总是忍不住猜测,在那张平淡如水的表现下到底藏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这猜来猜去的,却不想一颗已经空荡了数百年的心,偏偏就让一个梅长苏,在里面生了根,开了花,要再拔出来已是为时已晚。

 

“倘若你真想和他在一起,倒不如助他早日修炼得道。就算他日后入清化池洗尽今世的因果,至少你们若还能再在一起也是没有让他人来置喙的位置了。”到底不忍好友为情所累,清梓忍不住提了个建议。

不料萧景琰却是摇头,将眉头蹙成远山。“长苏体质不宜修仙,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位列仙班。何况要成仙是定要受过天劫的……天劫那般凶险,我怎可让他冒那样的险!”

“天劫虽听来可怕,但其实鲜有历劫失败的,你不也好端端的过来了吗?为什么他就不能试一试呢!”

“谁说没有!听说便有一麒麟……”萧景琰心头一颤,脱口而道。万一梅长苏也如同那人……不会的,他绝不允许!

“麒麟?”清梓眼角一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又听萧景琰说道,“便是他真能挺过来,让他去受这份罪我也是不愿的。”

“那你打算如何?”清梓不懂他了。这也不行,那也不愿的,他是想求个什么样的结果?

“我要你带我回天宫。”萧景琰平视着清梓道,“青龙真君办事不力,理应受到惩罚。”

清梓大惊:“你就要这么回去复命?”

“没错。”

“那神珠呢?我不相信你在凡间这么久都没找到神珠。若你不携神珠回去,天帝怪罪起来,就算你是青龙真君也是担待不起的!”

萧景琰沉默不语,白雪覆头,一身玄服浓重得像泼在雪地里的墨。

电光火石间,清梓陡然明了。

成仙后向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他此时瞠目结舌,声音颤抖得不像话。

“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想要这个结局……你就是要天帝怪罪,将你贬落凡间?”

“是。”这次到时候答得斩钉截铁的,没有片刻犹豫。

“荒唐!”清梓厉声道,“你以为贬落凡间是说说这么容易的么!拔仙根,剔仙骨,你不忍那人受苦,就要赔上自己的仙途为他扛着么!”

他还记得刚被封为青龙真君的萧景琰,众仙欢声笑语中,独他一人站在一边冷眼看着,好像这天地间没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萧景琰皱眉,锐利的眸子里满是不满,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我让你小声些……”

再看看现在的他呢,有喜有怒,有嗔有痴,像是……有了一颗心。

人身上最重的就是一颗心,容易被外情外物所累,牵挂如锁链会牢牢束缚着他们,泯灭于浮生。

所以所有位列仙班之人都要先入清化池,放空了一颗心才能为仙,才能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才能无悲无妄,无欢无忧,坐看世间百态。

眼睁睁地看着昔日好友一步步走上歧路,让他怎能坐视不理!

“我看你被妖物迷了心窍,已经不分是非了!”清梓咬着牙,翻手成印,手中蓝光大盛,映在雪地里亮得刺眼,“今天我就收了这个妖怪!”

“清梓!”猎猎作响的狂风将萧景琰的衣角高高扬起,地上的白雪被风卷起,在他周围旋转起舞,将他的大半张脸掩得模糊不清,金冠束得一丝不苟,发梢在身后肆意张扬,“你若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就带我回天宫去,我并不想与你动手。”

“正因为我还当你是朋友才要救你!”清梓痛心疾首,满腔愤慨,似是面对着一个迷途又不知返的人,有心想将他渡化,他倒自己越沉越深了,“若他真的爱你,又怎么舍得你为他如此!你愿意为他抗旨不遵,他呢!却躲在房间里到现在连面都没露!这样的人,就值得你违背天令了?”

闻言,萧景琰转过头来看那扇紧紧闭着的门。

那么安详,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心头突地一跳,不是因为清梓说的话,而是……外面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梅长苏都还没被吵醒,这睡的也着实太沉了些……

早就发现梅长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睡得越来越沉,每一觉都像能睡到地老天荒似的……

不过幸好,他总是能醒过来。

张开眼,目如含珠,光彩耀耀,衬得苍白的脸上总算多了几分生气。

看到自己在床边盯着他瞧便会生气:“干嘛老看着我?”

“因为我喜欢。”他脸不红心不跳地俯下身亲他,把情话都说得一本正经,“我就是喜欢看着你。”

那么直白,让人听得都不好意思了,他倒是无畏得很,脸上大写“耿直”二字。

梅长苏闭上眼笑,眼角弯弯,嘴角翘起,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别睡了。”萧景琰上前推他。

“嗯。”梅长苏应着,呼吸却变得绵长起来。

 

“我用不着你来救……”清梓突然听到背对着自己的萧景琰低声说道。

什么?一瞬间清梓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但萧景琰的声音在猎猎的风声中也同样清晰,一字一句的闯进他的耳朵。“若他活着,我就同他活着;若他死了,我也陪他一起。”

像是应着这话似的,一直紧闭着的房门被人拉开。一个消瘦单薄的身影站在门口,轻飘飘的似缕幽魂,在凛冽的寒风中随时会散掉似的。

长苏!

萧景琰本想上前,却见他看也不看自己一眼,顶着风雪一步一步走到清梓面前。

“梅长苏拜见上仙。”梅长苏向清梓面前深深行了一礼,从怀中取出一颗涌动着五色流光的珠子托到他的面前,“定魂珠交还上仙,还烦劳上仙先将它带回天宫。至于青龙真君……”梅长苏声音一顿,狠狠地咬了一下下唇,逼着自己出声。“至于青龙真君,不日也定会归天,还望上仙再多宽限上几日。”

 


【TBC】

 

 

 

 觉得大家对甜虐的定义很不一样呢~2333

 


评论(110)
热度(690)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