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二十二)

 传送门:直接《梅花劫》TAG走起~

【正文】

 

大雪簌簌下了几日都未停歇,窗外是一片茫茫的白,远远地拉至天际,没有尽头似的。

在色彩单一的冰天雪地里,世界就缩成这个房间般大小。

一方小小的火炉烧得正旺,熏得热气扑面而来。

梅长苏拥着薄裘倚坐在炉前打盹,青丝散了一肩,手上还握着一只剥了一半的橘子,脑袋已经不知不觉地歪到了一边。小鱼在他怀里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尾巴随着红彤彤的火苗左右晃动。

又睡着了?萧景琰挑眉。

梅长苏近来着实嗜睡,常常一个人坐着没什么原由就睡过去了。

萧景琰觉得不妥,问他是否有什么不适,梅长苏却摇头,笑着说还不是因为房间里太温暖了,外面风雪又那般大,也不想出门,在屋里又没什么事可做,不睡觉又能干什么呢。

这说辞听着有几分任性,萧景琰有些无奈地笑了。

傲雪寒梅修成的妖精,倒是活退回去了。

正想着这个,忽见梅长苏手指一松,黄澄澄的橘子滴溜溜地从他手中滚下,脑袋越滑越下,眼看着就要栽倒在飞舞着炭屑的火盆之中。

小心!

萧景琰心头一紧,快步上前抄起梅长苏的腰扶住了他。梅长苏顺势倒过来,靠在了他的身上,小巧的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萧景琰僵住了身子。

梅长苏还没有醒过来,就这么软绵绵地倒在他的怀里。周围安静得很,除了火烧银碳迸裂出的噼啪声外,就是他自己越来越沉的呼吸声。

气氛一下子变得不一样的起来。

萧景琰能感受到梅长苏呼吸间的热气一阵一阵扑上他的颈脖,带着酥麻的感觉。他只要稍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两片形状姣好颜色淡淡的嘴唇,从轻启的缝隙中微露出点点细细的白牙和小半截粉红的舌……

房间里有些太热、太闷了……

萧景琰尽量目不斜视地盯着那火舌跳动的火炉,但还是觉得有股热气蒸腾上脸。梅长苏体内的梅花香热浪被熏得暖暖的,铺天盖地地盈满这个房间,不由分说地夺取了他的嗅觉。

手掌下是这几个月来肌肤相亲过的身子。

他知道手指顺着脊梁滑下时梅长苏的腰会微微的颤抖;知道舌尖滚过左侧腰间时梅长苏会不自觉地扭动身子;知道吮吸到锁骨时他会发出抽泣般的一声呻吟……

他眼睛半闭,眉间微蹙,纤薄的唇瓣微张急迫地换气;他双眼朦胧,睫毛湿润,颤抖的身子像逃离又将他搂的更紧;他……

够了!

喉咙有些干渴起来,小腹处微微发热,萧景琰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啊……

青龙真君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轻咳了一声,不料却惊动了怀里的人,在他怀里翻了一下身子。

“醒了?”萧景琰问着。

“没。”梅长苏在半醒半睡间答道,眼皮子都没睁开,声音拖拉着粘粘糊糊。

“还要再睡会儿?”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放松了下有些麻木的手臂。

“嗯…”

“可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萧景琰凑到他耳边轻声地说,又忍不住轻啄了下他的耳朵。

“别吵。”梅长苏皱眉甩着手想赶走什么扰人的苍蝇似的嘟囔着。

“那你叫我一声景琰?”萧景琰趁着梅长苏意识不清时锲而不舍地哄骗道,“叫了我就让你睡。”

“唔……”梅长苏在他肩头蹭了蹭,懒懒的掀起眼角,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又闭上了,“水牛……”

模模糊糊的声音,果然是睡迷糊了吧,都敢将青龙真君叫做“水牛”了。但这不常见到的模样,又有几分难得的可爱。

“睡吧。”原谅了小妖的大不敬,萧景琰把梅长苏搂得更紧了些。怀抱里满满的同时,胸口也被满满的情绪拉扯着。

睡吧,长苏,好好睡,那些事交给我就好。

萧景琰抬起头,锐利的眸子比窗外飞雪更冰。本来空旷无一人的院落里,银甲的光闪得刺眼。

萧景琰将梅长苏置于榻上,掀过一旁的锦被为他盖上,又细致地压好被角,看着梅长苏沉沉睡去的侧脸,眼神温柔而缱绻。

长苏,等我回来。

 

推开门,十二名银甲天兵在一人带领下悄无声息的立于雪中,一字排开,个个面无表情,明晃晃的铠甲寒气逼人。

“青龙真君,你可知罪!”

为首那人朗声道,语气中却似有不甘,似有不忍。

本来不懂圆滑的处世之道在天宫中就同样难以立足。

位列仙班后恩宠极盛,木秀于林,从受封之时起就被人暗地里指指点点。

一个神兽而已,哪儿来的幸运能得如此封赏?

又不知变通,总是冷着一张脸,独来独往,拒人千里之外。

虽看着难以亲近,好歹是真君上仙,还是有壮着胆腆着脸上来讨好的,却无不被他直接赶出门来。

“我萧景琰不屑与你们这样的人为伍!”义正词严,慷慨凛然,好像他是这浊世间最后一道清泉似的。

可是现在这股清泉终于也被抹上了黑,跟他们一样有了难以启齿的秘密。有人暗地里拍着手笑。

萧景琰,你说乾坤朗朗,天理昭昭,对就是对,错便是错。

那你现在所为又是如此?

真是风水轮流转呐!青龙真君,这留恋凡尘,与妖物私通,拒命不归的罪,桩桩件件拿出来都够你受了!

也有向来钦敬萧景琰秉性的,虽是淡淡而交,也不忍他因此丢了仙籍,故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遣鹤子下界,在天帝雷霆大怒时还主动请缨下凡捉拿青龙真君。

也是为了想看看萧景琰迟迟不归的理由。

“清梓,你小声些。”萧景琰似是有些紧张地回头看看身后小小的房间,确定房里那人没有被打扰后才转过头来平静地问道,“是天上派你来的?”

何曾见过这样的萧景琰?清梓心中大震,这哪里还是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青龙真君,分明就像一个执着于情的普通人!

“不是派……是我主动要求来的,”清梓颤着声音回答道,“你知道天宫里那些爱嚼舌根的将这事都传成什么样了么!他们说你因为被妖物迷惑,公然抵抗天帝之令,不肯携珠回天,他们还说你……”

“我知道。”萧景琰截住他的话,淡然而道。

“你知道?那为什么还……”清梓满满的诧异。

“因为他们说的也不算错。”萧景琰负手而立,身姿挺立,乌发金冠渐渐被白雪覆盖,玄袍下摆被雪水打湿,沉甸甸的墨黑。

“你……”清梓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两步,“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自然,”萧景琰对上清梓的眼睛,向来平静的眼睛里似有火焰燃烧,“所有我想说的,不过一句我爱他罢了。”

“我看你是疯了。”清梓喃喃说道。

相对于清梓的震惊,萧景琰倒是感到了久违的轻松。不过承认了一句一直压在心头的话罢了,却像天地都敞亮了。

也不是没有过挣扎,没有过放弃,只是蓦然回首间那人已经像根刺一样狠狠地扎在了心间,单是想一想要将他拔出来都感到血肉模糊的痛。不知道五百年前他历劫时对那颗珍珠的主人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所以才会拼了命地想留下一点关于那个人的痕迹。

现在那个虚无缥缈的身影换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身体。胸口那个以为永远也没法闭合的洞被那个怀抱填满了。那么柔软,那么温暖,萧景琰无法想象要将那块再挖去一次的感觉,那一定太疼了。

他不是怕疼的人,就算是天劫那般深入骨髓的痛他都能忍,却被心口上连绵不绝的痛给疼怕了。

所以这次,他绝不会,也不能,失去他。

 

【TBC】

 

12点更新!

评论(116)
热度(763)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