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三)

秦姑娘在用生命助攻,你们要爱她。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正文】

 

一道青紫色的闪电呼啸着划破长空,向秦般若直劈而去。秦般若大惊失色已是躲闪不及,慌乱中只得一把扯过了身边的梅长苏挡在面前。凛厉的闪电硬生生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劈进一旁的野草丛中,留下一片焦土。吓得在一旁逗引着蝴蝶的小鱼喵一声凄惨地叫唤,蹿入旁边一堆茂密的灌木丛中再也不肯出来了。

秦般若软软得靠着梅长苏的身子,蹙眉捧心,泪光盈盈:“梅郎,幸好有你帮奴家挡了,不然奴家这次可就要香消玉殒命丧于此了。”

萧景琰面色阴沉,目光如刀。眼前一对依偎在一处的男女,一个温雅清俊风度翩然,一个芙蓉为面柳为眉倾国倾城。往那儿一站,端的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然而此情此景看在萧景琰眼中时却不是那么赏心悦目了。心中像是有小火慢炖,一点一点煎着心肝。一个不知来路的美貌女子,上门便求着要双修,如此品行不端,如此不成体统,如此……叫人看不下去。

秦般若从梅长苏身后探头,露出半张娇媚的面容,羞羞怯怯地望了萧景琰一眼又缩了回来,再看看梅长苏的时候星眸微嗔,双瞳剪水,满满的情意浓烈得像是要溢出来:“真君不知为何好大的怒气,奴家也不知是哪儿得罪了真君,要被如此对待。梅郎,我怕。”说着,向梅长苏身上贴了几分,整个身子都倚在梅长苏怀里,在萧景琰看不到的角度向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梅长苏有些无奈地想推开秦般若:“秦姑娘,别闹了……”

不料秦般若柳眉倒立,对他杏目圆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偷瞄了一眼萧景琰后又嘟起水润的红唇,芊芊玉手戳着梅长苏的胸膛,娇滴滴地说道:“叫秦姑娘多见外,叫奴家般若就好。”手上却暗暗跟着梅长苏使劲,大有你不叫我就不放手之意。

梅长苏挣扎几次拗她不过,又不好真的伤她,只得低低喊了声“般若”,口气无奈,但听在萧景琰耳中却全然不是滋味了。

 

 

又是“哗——”的一声,青紫的闪电堪堪划过他们的衣角,击中的身后一片灌木丛,激起一片草木枯焦的味道。只听道又是哀切的一声猫叫,一个黄黄白白的身影慌忙地从灌木丛中闪出,朝着梅长苏和秦般若的方向就就直扑而来。

秦般若吓了一跳,赶忙挣开梅长苏后退了几步,绕在手臂上的银环游动起来,落在地上舒展开之后竟是一条银色的蛇。半指左右宽,覆满鳞片的身子在阳光下纯白透亮,耀眼夺目。只见它慢慢支起三角形的脑袋,漆黑的眸子透着凶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鲜红的信子吞吐,像是一撮燃烧的火焰,发出“嘶嘶”的声音,蛇背已弓起,眼见着似乎随时都要扑上去咬一口。

“回来!”秦般若有些急切对银蛇唤道。

秦般若已经看清楚刚才飞快窜出,现在在梅长苏脚下扒拉着他衣服下摆的小东西是什么了。

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

肉嘟嘟圆滚滚的小猫正睁着浑圆的眼睛,细声细气地喵喵叫着,黑黝黝的大眼睛里蒙了一层水汪汪的雾气,配上那幅委屈的表情,秦般若觉得自己的一颗少女心都被萌翻了。

扁平的脑袋转过头来看她,一双透着寒意的眼眸向她看了一阵,终于转了方向回到秦般若脚下。秦般若弯腰指尖触地,银蛇顺着皓腕爬上,裹住缠绕,首尾相交,闭起了眼睛一动不动,阳光下又似几圈闪闪发亮的银环。

啧,真是不可爱。秦般若心中抑郁,再看看人家的宠物,那小眼神,那小声音,简直无死角直击心脏好么!

“小猫咪,过来姐姐这边好不好呀。”秦般若蹲下,笑容满脸地勾着手指。

小鱼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就全身猫毛直立,喵地惨叫一声,更加急切地扒住梅长苏衣角。

秦般若听到自己完美无缺的笑容咔嚓一声有了破裂的声音。

什么意思?难道姐姐很可怕吗?

 

 

小鱼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捧了起来。着玄服带金冠的男人一只大手就托起这个可怜兮兮瑟瑟发抖的小东西。小鱼窝在萧景琰的怀里,留着一个浑圆的大屁股对着秦般若。

萧景琰抱着小鱼站到了梅长苏身后,一个白衣一个玄服加上中间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竟让秦般若晃神间就想到一家三口。

如果真是一家,那这一家子里都是些什么人呐!

秦姑娘突然就有些心疼自己,只觉得胸闷气短,无趣地拨弄起手腕间那条银蛇。

 

“这条蛇……”梅长苏有些犹豫着开口。

“誉王,萧景桓,我在林子里拣来的。”秦般若头也不抬,声音几分失落,估计还在刚刚被嫌弃的打击中没恢复过来,回答得很是随意,“前世他举兵谋反,欲弑父夺位,转世后入了畜生道,化成了一条银蛇。那年冬日我在林子里捡到他的时候他躺在雪地里几乎被冻死。说到底他落得那般下场其中也有我的责任,我便救下他又留在身边助他修炼,就算是给他的一点补偿吧。”

银蛇懒洋洋地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秦般若一眼,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臂,复又耷了下去。

冷腻的触感贴着皮肤的感觉算不上多好。但秦般若还是忍不住婉然一笑,虽不如那只小猫来的可爱,不过养在身边打发时间也是够了。岁月漫长,若真的身边无人相伴实在是件太寂寞的事。

 

 

“四姐你见着了,童路你也试过了,也该放心了吧。”

屋檐之上,风吹正好,将二人的发丝卷起吹乱。秦般若伸手拢了拢如烟的云鬓,腕间绕着的几圈银环熠熠生辉。“怎么,就这么急着赶我走?是嫌我碍事了?”

梅长苏有些头疼,秦般若在的这几日天天变着法地拉他向外面跑。一说金陵久时未归不认识路,又说自己一个弱女子出门怕被欺负,无所不用其极。

“你瞧见我拉你出来时候那人的表情了么?”秦般若一边笑一边兴致勃勃地拿手比划着,“这脸拉的有这么长……偏偏还要装着一副端着的样子,真是好笑。”

“好啦……真君你也敢笑话,不要命了?”梅长苏浅笑着。

秦般若得意地一笑,狡黠地冲他眨眼:“那人的性子我还不知道,向来心高气傲着呢,跟我这样的小妖计较会折了他高贵的身份的。”

“但他到底也是真龙,龙威难侵,你要是触了他逆鳞,可谁都救不了你。”梅长苏挑眉。

秦般若故作惊讶地捂住香檀樱口,五指蔻丹流光:“你怎么不早提醒我!我倒是忘了他的那块逆鳞可不就是你么?”

嘴角笑容一僵,梅长苏目光转暗,沉默不语。

“你知道他是喜欢你的。”

如梅长苏所言,她旁观者清,每次她越故意凑近梅长苏一分,那条蠢龙望向她的目光就会越严厉一分。她相信如果目光里真的可以甩刀子的话,她现在一定千疮百孔了。但这种将正直真君把在手心里耍着玩的感觉过瘾透了,简直有些欲罢不能。鉴于自己这种人不作死死不休的心态,秦般若开始一本正经地考虑起自己的寿命问题。

“而且你也是爱他的不是吗?”秦般若也就不明白了,明明是很简单的道理,很简单的事,为什么在他们身上就显得这么复杂呢?

梅长苏将目光远投,头顶的天空一片广阔无垠,那么高,那么远,那么遥不可及。

“那又如何呢,他终归是要回天上去的……”就此天涯路远,终难相见。

秦般若白了他一眼,浓密的睫毛像刷子般扫出一片阴影:“管那么多以后做什么?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道理你一个麒麟才子还要别人来教?”

说着似有想起了什么,灵动的眸子不怀好意的看着他道:“算起来,今晚就是月晦了吧,龙精可是个好东西啊,滋阴补阳之圣品,绝对对你安度月晦夜大有裨益。你……就不想试试?”

梅长苏愕然,以手握拳举在唇边尴尬地咳了一声,秀雅的脸上蒙了一层薄红:“咳……一个大姑娘家,这说的什么话。”

“你啊,就对自己下手时最毫不犹豫,一碰到关于萧景琰的事就瞻前顾后,婆婆妈妈,比个大姑娘还麻烦。”秦般若嘟着嘴,瞥了他一眼后跟着他一起看向远方。

“反正你们的事啊,我不管了,也管不着。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谁,心里就总是盼着能落个好结局的。”

秦般若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他:“你也一样。”


【TCB】

 
 

评论(136)
热度(862)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