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十)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

 

【正文】

 春雨停歇过后,天气一天暖过一天。桃花谢了春红,落了一地残香。池塘中的青翠的荷叶开始铺展开来,重重叠叠,起起伏伏。有小小的还是嫩绿色的花苞从其间探头,顶尖儿上一点淡红,在荷叶间遮遮掩掩,一股欲说还休的娇羞。

春花落尽,夏芳始开。在艳阳的照射下,院子里总是飘着一股子暖香。那只被梅长苏唤作小鱼的猫闹腾得厉害,总喜欢满院子上蹿下跳捕蜂捉蝶,一刻也闲不住。本来还在眼皮底下的小东西有时候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梅长苏也不管它,就由着它蹦跶着到处乱跑。倒是萧景琰每次都在墙头备好一条小鲜鱼,不消片刻功夫,它就会自己从某个角落里奔出来,喵呜一声地扑过去。

“你也是好大面子,每次都要青龙真君亲自为你备食。”梅长苏戳着它粉嫩的小鼻头说着。

小鱼睁着漆黑水润的大眼珠仰着脸看他,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见梅长苏也不是真的生气,便喵喵叫着要往他怀里钻。

梅长苏手中还执着一本册子,只得单手抱起了它。刚一上手,就感受到手中分量似乎重了不少。

把小鱼举到面前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嗯,果然是比刚来的时候圆润多了。

本来瘦得比锥子般还尖的下巴变得浑圆起来,脸盘儿也大了一圈。

原来是个吃货……这样再养下去,会变成一只大脸喵的吧。

就在梅长苏想着是不是该控制一下小鱼的饮食,不要再让它这么胡吃海喝下去的时候,萧景琰又在墙头扔了一条鱼。果不其然,只见它小巧的粉鼻皱着在空中嗅嗅,就飞快地跳下了梅长苏的怀中,欢脱地向萧景琰那边跑去了。

唉,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的?有奶就是娘啊。梅长苏看着小鱼头也不回的背影,有些心酸地想到。

 

小鱼头低着头吃地正欢,萧景琰却抬了头看望正立于廊下的梅长苏。

他身上只套了一层轻轻薄薄的长衫,简简单单的白色,像高山巅上万年不化的冰雪。相比于小鱼的日益丰腴,他怎么看起来却是又清减了不少,长衫宽宽松松的罩在身上,说好听了是叫出尘飘逸,难听些就是弱不胜衣。

他怎么会这般消瘦?

萧景琰皱着眉头思量了一番,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月晦。

自古为妖者修炼,需纳天地灵气,取日月精华。

太阳每日东升西落,月却有阴晴圆缺。每到无月之夜,世间灵气大减,以月华为食的妖精鬼怪都会在这一夜体痛难耐元气大伤。妖者大多修仙或是修魔。修仙的自有心法来抵制,修魔的就更简单了,取活人心肝来补,不仅能补精固本,还有助于修为。

那这个梅妖是怎么过月晦的?

萧景琰眯着眼睛看他。他与自己朝夕相对,若是个会杀人取精的妖精,他也不会留着梅长苏活到现在了。但梅长苏却是个体弱的身子,妖物修仙本就是限制多多,也不知那心法口诀对他是否真的有用?

要是口诀无用,他是不是就每月生生地受着那月晦夜的噬心之苦?

萧景琰心中猛然一颤,望着梅长苏的目光沉下去几分。

 

梅长苏对萧景琰一番思量自然毫无所知。

他正用着柔和的目光看着正在进食的小鱼,嘴角噙笑。长发用一枚玉簪绾着,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莹白的手指,一册薄本被拿捏在手,被手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想不到他还有这样的习惯,萧景琰正想仔细看看清楚,不想梅长苏发现他的视线,突然就脸色一变,有些慌乱地收回了手,移开了眼睛。

收手的时候梅长苏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太大了些。萧景琰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在他现在的记忆里没有小殊,更不会有梅长苏,所以他是不会知道他在想事情的时候手中会无意识搓着东西这事儿的。

自己慌忙的掩饰,倒反而像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似的。

看着萧景琰一步步向这边走来,梅长苏居然有几分紧张涌上了心头。

他不会……起疑了吧?

萧景琰在他身边站定,口气不悦。

“是我那样看你让你觉得不舒服了么?”

“嗯?”梅长苏向他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疑惑。

但这样不懂不知的表情看在萧景琰眼中就像是在心头生了把火似的,腾地就烧了起来。他拉住梅长苏瘦削的手臂,将他拽到自己面前,直想逼到他无处遁形。

萧景琰沉着声音问他,眼神似冰,似火。

“我问,是我这样看着你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每次我跟你在一处的时候,你就老是这么不自在!为什么要逃避?你是在怕我吗?可你不是……”

喜欢我吗?!

声音戛然而止,一股刺骨的冷意顺着脊梁一路攀爬上来,萧景琰怔怔地松开了紧握着梅长苏的手腕,不可置信地退了两步。

他刚才想要问什么?确定梅长苏是否真的喜欢自己?他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他的爱恨,与自己何干?为何要在意?

都怪他!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被风吹乱的发梢,苍白的面容因为莫名的紧张和慌乱而透出一层淡淡的红,唇瓣轻薄,微启中露出一小截粉色的舌头。

都怪他!

一直对着自己忽远忽近,若即若离,让人捉摸不透,拿捏不住。一不留神,就让人慌了神,乱了心。

手腕处肌肤相熨帖留下的温润触感还在指尖,身体中叫嚣着要将面前这人拥入怀中的冲动。不知缘由,莫名其妙,却那么突然,那么猛烈,席卷了全身,渴望到骨骼里都痛了。

萧景琰握紧了拳头,努力想平息住身体里激荡的情绪。

“真君……?”梅长苏颤着声音唤他,小心翼翼的。就像小鱼每次做错了事又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时候,带着一点茫然,一点讨好。

都怪他!

梅长苏手中的书“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小鱼被惊抬起了头,只见翠竹掩映的廊下有一对交叠在一起的身影,它歪着头不解地看了一会儿,忽而又喵了一声低头吃鱼去了。

将那个单薄的身体拥入怀中的感觉意外的好。就像有什么空了很久的地方被填满了,萧景琰紧了紧手臂,稳住怀里人颤动不止的身体。梅长苏体温不高,隔住衣裳都能感受到那如玉石般清冷的感觉,冰冷得不似活人似的。但他的胸口还在跳动着,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膛,连他都听着了。

他果然是喜欢自己的,不然这心能跳得这么快?萧景琰满意地想着。

胸口涨着一种酸酸甜甜的情绪在拉拉扯扯,有时候轻飘飘的,有时候又沉甸甸的。

这是到底什么感觉?

在天宫待了五百余年的真龙真君有些不解。

许是他在凡尘流连的时间太久了,难免就沾了些凡间的感情。或者等他回了天宫后这种奇怪的感觉也就会随之消散了?

红尘线粘粘黏黏,牵牵扯扯,一不小心就会被缠住了身子,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若再想抽身,唯道一声晚矣。

 

【TBC】

 

评论(104)
热度(761)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