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玄幻梗】梅花劫(七)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六) 

 

 【正文】 

 

这一夜睡得其实并不安稳,半醉半醒之间有纷繁杂乱的梦境交替而来。

熊熊烈焰燃烧,悬崖之畔父帅松开了他的手,满脸的血污触目惊心。“小殊,活下去!”在他身后是闪闪的刀光剑影寒气逼人。

密道中空气湿冷,怒容满面的皇子挥剑断线。“从今往后,我萧景琰何去何从,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铃铛应声而落,发出一声清脆的悲鸣,重重地跌入尘埃。

大殿上,玉杯中酒香清冽,两只修长的手指取走他面前的酒杯,慢慢凑近薄唇。梁帝的表情惊愕不已:“景琰,你就为了这么一介白衣?”

漫天滚滚的乌云,惊雷阵阵,手腕粗细的紫色雷电从天而降,将周围一片劈得寸草不生。一共七七四十九道惊雷,他咬着牙一一受过。当最后一道金色雷电霸道地冲入全身时,他几乎能听到骨骼寸寸断裂的声音。待一切都结束后……他望着蔚蓝的天空,慢慢闭上了眼。意识模糊时依稀听到蔺晨痛心断肠的声音:“长苏!”

 

 

醒来的时候头还是昏昏沉沉的,眼皮似有千斤重抬不起来。脑袋中像是有什么在炸开,一阵一阵地抽痛。

就在这时,有双手按住了他的太阳穴,不重不轻地揉捏着。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力道适中,舒服得让他几乎又想就此睡去。

是谁?梅长苏奋力睁开双眼。眼前先是一串看不清晰的光圈,接着慢慢凝聚起来,拼凑成利如刀锋般的眉,深如寒潭般的眼,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漠然。

这样的人,几乎让人错愕他还有双温暖的手。

“醒了?”

“嗯。”

梅长苏撑着床沿慢慢坐起身来,青丝从肩头滑落至胸前,萧景琰想伸手为他整理一下埋至耳畔,却被他一晃身躲了过去,手就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真君怎么一早就在此处?”口气略微迟疑,眼神躲躲闪闪不愿看他。

萧景琰默默收回了手:“只是昨晚没有离开罢了。”

梅长苏听得心中一惊,手指捏住了身下的锦被,力气大到指间都泛起一圈青白。都说喝酒误事啊,这么多前车之鉴,怎么又给忘了!本来是能看到祁王哥哥转世安好心中喜悦,暗道不如饮些薄酒为他庆贺。不料沾了漫长岁月的美酒变得更为醇香,每喝一口都能勾起往昔一丝一缕的回忆。

醉红颜,红颜醉,一杯倾销相思泪。

原来真不是骗人的。醉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百结的愁肠散开,那么清爽,那么痛快,一了百了。

所以贪杯忘形,竟喝了个烂醉。

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放纵过了?

“那昨晚……在下可说过什么话没有?”语气中难得有些慌乱。

“说了。”

“啊……”梅长苏咬住了下唇,颇有几分懊恼的样子,又急急辩解道,“在下意识不清的时候就容易说些胡话,若真君听去了还希望真君不要介意……”

“只是声音太小,我未曾听清,也并没有喜欢探听别人的秘密的爱好。”

“哦…那就好……”梅长苏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突然面色一凛,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模样。“烦劳真君照看一夜,不胜感激。”

“无妨。”

看着很快又变得恭敬疏远的梅长苏,萧景琰挑眉,好像昨晚抱着他放声大哭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开始时他的确没能听清楚。然而就在昨晚他将梅长苏放在床上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紧紧抱住了腰。

那个梅妖将头深埋在自己怀中,身体无声地颤抖着。萧景琰捧起他的脸时,不出意外地触碰到一手的湿润。清秀的脸庞上双眼肿得像核桃般大,眼角通红,密长的睫毛扑闪,两行清泪就顺势划下。

一个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从他被烈酒沾的艳红透亮的嘴唇中吐出。

景禹,豫津,景睿,蒙挚,霓凰……这些个被历史风干的名字在他的唇齿间跳动,似乎都还鲜活如昨,被呼唤到名字后都会含笑转头给他一个回应似的。

最后的最后,一句句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絮语都变成了一个名字。

“景琰…”

“景琰…”

“景琰…”

满面泪痕的梅妖哭得那么失态,喊得那么缠绵,似乎在呼唤相隔五百年的爱人。本来呜呜咽咽的声音像是终于找到一个能将所有感情都宣泄出来的突破口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都蹭在真君花纹繁复做工精细的玄袍上。

萧景琰在此刻突然意识到,这个梅妖莫不是其实喜欢那个萧景琰吧?

不是他,而是那个活在五百年前的人。也正因如此,这才能将那人的事,与他相关的人都记得这么一清二楚。

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蔺晨对他有莫名敌意难道不正是因为梅长苏喜欢的人是前世的自己?正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那个小心眼的散仙自然不会对自己有好脸色。

大街上的巧遇也是他刻意安排的吧?要扯断天宫的线对于一个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是梅长苏指引着那颗珍珠让自己找到了他。

在靖王府的相见就更不必说了吧,他如此在乎那人,又怎么不会回到他曾在的府邸看看呢?或许他就是为了等那个人才一直守到了现在?沧海变幻中,他就这样一个人抱着一颗痴心在浮尘游荡,固执地等着那个人能携着另一颗被遗失的心与他在街头桥畔相遇。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柔情,萧景琰将这个哭得像个孩子般的人拥入怀中,搂着他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心底像被什么戳到似的有一丝痛楚。

转世轮回,他早就不是梅长苏要找的人。

珠佩叮当,梅长苏也不是他正在寻的人。

到底是记得又不能忘的人比较难过,还是忘了又想记起的人比较痛苦?若同样都是无功无果,那他是为何执着?自己又是为什么放不开?红尘滚滚,他们二人就像奔涌岁月中两粒不肯随波的顽石。一个为求消逝的过去,一个为得掩藏的真相。

冷情冷面的上仙真君终是脸上露出些许不忍。百年孤寂难消,但是梅长苏的感情他却注定无法给出回应。

或许待万事皆了,他将神珠归还于朝时,他可以帮他一把,助他早日修成正果。等到那个时候,他也像自己入了清化池,脱胎换骨,他也就不会在乎那一段无妄的痴念了吧。也就当是对他苦等五百余年的补偿。

至于现在……

怀中的人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并陷入沉睡,半截红烛的微光映在他的脸上明灭跳动着,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团乌青的阴影,额间一抹耀眼的红梅印,有清冷的梅香在空气中飘散开,和着淡淡的酒香盈满一室。

酒不醉人人自醉,萧景琰就着昏暗的灯光拂去他眼角残留的一抹泪痕。

而现在,或许他还可以待他更好些。


【TBC】

 

评论(85)
热度(633)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