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忆相逢 (赠《长相守》的番外,生子)

这篇是答应好要给 @边城浪子付无影 太太《长相守》一文的番外,因为自己手上也有坑要填,交的晚啦,不要嫌弃QAQ

好啦,下面一起来听水牛爸爸讲过去的事吧~

【正文】

曾经有那样一个人,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曾幻想过很多很多与那个人的以后,却因为一场变故,那些畅想中的以后被一桩桩一件件的毁的一干二净。

他死了,成了他触不可及的白月光。

他摸着自己的胸膛,里面空荡荡的,想来是他的心也跟着一起死了罢。

直到他又遇到了另一个人,那么像他,又那么不像他。

这个人体弱多病,却多次身处险境,在他无权无势的时候曾尽力的辅佐他,受他误解,被他侮辱,还至始至终未曾相弃。

最重要的是,萧景琰握紧了拳头,他还以男子之身为自己诞下了孩儿!

先不说男人生子是多么凶险的事,单是他甘愿为自己牺牲到这样的地步,就应该值得自己一辈子对他好。

这个人就成了他心口的一点抹不去的朱砂痣。

他忘不了白月光,又舍不得朱砂痣。有时候他觉得那两个人就像是一人向前一人向后,都背对着他渐行渐远,就留他一人在中间进度两难。

然而有一天,他发现他的朱砂痣就是他的白月光!他所追寻的根本就是同一个方向!

欣喜,又心酸。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能够早点认出来!

他明明已经在怀疑了!只要他再多深究一点,他早就可以知道真相!却还白白让他受了那么多罪!

于是,他捧出自己的一颗心,小心翼翼的对他好。若可以,他不希望这个人再受一点点的伤害。

在看到他拾起地上的榛子酥食用的那一刻,吓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那人自幼对榛子过敏,误食一点点会有性命危险。而此时,为了扳倒夏江证明自己,他居然吃下了这么多!

若他会因此丧命...这个念头,他实在想都不敢想,又无时无刻不像一把利刃悬在他的头顶。

 

“父皇!父皇!那爹爹最后有没有事啊!”一个粉雕玉琢小团子般的人儿着着萧景琰的袖子紧张的问道。葡萄般大大的眼珠中满满的急切。

“笨蛋!要是爹爹有事的话怎么还会有你呢!”旁边站着一个穿嫩粉纱衫的少女,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透着古怪精灵,头发梳成双平髻,额前覆一绺短发。发间斜斜插着一只蝴蝶簪,显得俏皮可爱。而这位大梁第一的公主殿下对自己白痴弟弟的言论正一脸的不屑,毫不留情的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你又欺负我!”小团子委屈的捧住脑袋,把小嘴一撅,转身扑倒一个蓝裳少年怀中,“飞流哥哥,你看她!”

蓝裳少年措不及防,差点被这个小人儿扑倒。等飞流稳住身子,他将小团子抱进怀里。看起来总是冷冷冰冰毫无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意,眼神中尽是温暖。“弟弟...别怕...”

“还是飞流哥哥好!”有了飞流撑腰,小团子明显胆子大了不少,敢扒拉着自己的眼角冲着姐姐做着鬼脸了。“不像某些人,这么凶,也不晓得以后嫁不嫁的出去!”

“萧梓珩!”公主殿下将自家弟弟的名字喊的咬牙切齿,随手就抽出随身的佩剑。“你竟然敢这样说我!飞流哥哥你让开,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

萧梓珩探头一看,又连忙缩了回去。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名剑玉龙啊,居然连这个都给这个臭丫头了,父皇还真是偏心。就不怕她以后到江湖上惹事生非兴风作浪吗?

若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不知道哪儿的野丫头其实是宫里的公主....

现在的太子殿下未来的梁帝陛下萧梓珩人小鬼大的摇着头。

真是太不体面了。

“萧梓珩,你给我出来!”听到姐姐怒气冲冲的声音,现在的太子殿下未来的梁帝陛下很不体面的又向里面缩了缩。

大丈夫能屈能伸,飞流哥哥,现在我的小命可都靠你了!

 

飞流大张着手臂拦在两人之间,对着自己来势汹汹的妹妹认认真真的教育道。“吵架,不好!”

淑宜几次想要越过飞流捉住梓珩都总是拦下来,气的直跺脚。看到弟弟在飞流身后得意洋洋的表情,大大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就换了一副非常真诚的表情,”飞流哥哥,我想过了。你说的对,吵架不好,现在我想和我亲爱的弟弟握手言和,飞流哥哥不会再拦着我吧?”

鬼啦!以这个女人锱铢必较的性格,她才不会轻易放过我呢,飞流哥哥你可千万别信她啊!躲在飞流身后的梓珩在心底哀嚎到。

“飞流哥哥,你是不信我吗?”淑宜的眼中闪着委屈的光,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好像如果被拒绝的下一秒就会直接掉落下来。

飞流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妹妹,又望望身后的弟弟,终于慢慢让开了身子。

梓珩发誓他看到淑宜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玉龙剑在她手中寒光闪闪,一声浓情蜜意的“弟弟”喊的他毛骨悚然。

再见了,我亲爱的大梁子民们,你们将来最贤明最伟大的君王可能熬不过今天了。

 

梓珩心中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豪情,就在他闭眼坦然接受命运时,一道柔和的如天籁之音的声音传了过来。“淑宜,梓珩,你们干什么?”

“我们玩呢!”淑宜背着来人用相当欢快的声音答道。给了梓珩一个“这次就先饶过你”的表情,淑宜转过身来,乖巧的向来人浅浅一拜,“女儿见过爹爹。”

“噫~”这样小女孩般天真烂漫的姿态让梓珩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被淑宜用眼刀狠狠的剐了一刀。但是不管如何总算是逃过了一劫,梓珩觉得自己还真是福大命大。

“淑宜,你是不是又欺负弟弟了?”梅长苏点着淑宜小巧的鼻头,故作生气的问道。

是啊是啊!梓珩心底的小人在不住的点头。

“没有啊!”淑宜的口气很是惊讶,“爹爹怎么会这么想。”说着又一把搂过自家弟弟,捏着他圆滚滚的小脸蛋笑容满面的说道,“我们姐弟俩可相亲相爱了呢,对吧,梓珩?”

在姐姐的淫威下,梓珩的小圆脸被捏的变了形也只能答着“是。”

淑宜满意的松开手。梓珩揉着自己的小脸欲哭无泪。

父皇,爹爹!宝宝心里苦哇!

 

看着两个小人儿在面前挤眉弄眼的的表情,梅长苏看的又好气又好笑,正想说点什么,却被一旁的萧景琰拉住,“好啦,还是小孩子,你就不要训他们了。”

梅长苏白了他一眼,“都怪你惯着。”

“是是是,都怪我。”萧景琰口中应道,呵呵的笑着。“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不要多操心了。”

说着,萧景琰注意到梅长苏出来时只穿一件单薄的外套,不禁皱起了眉头:“现在还是初春,乍暖还寒的,怎么不多加件衣服再出来?可别再受凉了。”

说着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硬是披到了梅长苏肩头。

又执起那修长的手指放到唇边给他哈气。

一阵阵热气扑上敏感的指间,激的梅长苏忍不住想收回手指,又被萧景琰强硬的拉住。

“别动。”萧景琰不满的说道,又在他的手指上轻巧的落下一吻。

梅长苏浑身一颤,热度顺着手指涌上了心头,又爬上了脸庞。

萧景琰抬头时就看到了那张艳红无双的脸,一时间也像被迷了心智似的。

“小殊...”萧景琰一点一点靠近了梅长苏。

这样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梅长苏听的有些羞恼,别开眼不去看他。手又被他紧紧的拉着,挣脱不开。

就在萧景琰快亲上梅长苏时,一声小小的奶声奶气的“啊...”打断了他们。

两人如梦初醒,这才看到有三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他们看。

一把推开萧景琰,梅长苏感到有些尴尬。

居然和萧景琰在孩子们面前亲热,他一定是昏了头了!

“去去去,看什么看,飞流,带弟弟妹妹们一边玩儿去!”萧景琰努力维持的一个庄严的父亲的形象。

“哦。”飞流应着,带着淑宜和梓珩离开。

因为打扰了父皇好事被赶走的淑宜忿忿不平的敲着弟弟的头,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啊!怎么总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可怜的小皇子抱着脑袋,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过是一时没忍住嘛,其实我也很想看哪。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宝宝心里苦哇。

 

终于没了别人的打扰,萧景琰轻轻咳了一声说道,“继续?”

梅长苏咬着嘴偷笑,“我要去看看那几个孩子去...”

话音未落却被一把拉了回来,未说完的话就被封在了唇舌之间。

“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

 

【FIN】

 
看我也是会写甜文的!

要是有被我现在手上的文虐着的亲可以先甜一下~我保证到最后也会甜甜的好不好~2333

评论(22)
热度(415)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