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诚台/然浩】与子于归(三生三世梗)

【靖苏/诚台/然浩】与子于归(三生三世梗)

靖苏,诚台,李熏然/袁浩。

喜欢三生三世梗,故写文记之。

【楔子】

黄泉路上,奈何桥畔,有石名曰三生,掌管人三世姻缘。

姻缘有天而定,被刻与石上。千百年间,此石屹立不动,照出了一段又一段爱恨嗔痴,合欢离愁。

三生石前有人喟叹:

一世岩石出,化作英雄冢,情意无可摧。 

二世磐石破,摆渡姻缘桥,鸳鸯两双飞。 

三世玉石焚,誓守金玉盟,生死永相随。

前世因,今生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看不清,猜不透。

 

 

【壹】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亮晶晶的月儿圆盘似的挂在屋檐尖儿上,向底下张望着。

各种样式的灯笼或是被高高挂起,或是被人提在手间,星星点点,五光十色汇成一条光的彩带明晃晃的闪人眼。窄窄的街道人流涌动,被光照的发亮的脸庞上笑逐颜开。两边有做生意的小贩,怪诞惹人发笑的面具,形式各样的花灯,香气扑鼻的小吃,琳琅满目。

有孩子一手提着兔儿鸟儿造型的花灯一手举着点燃的烟火欢快的跑来跑去,在人海中泛起一阵涟漪后抛掷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倏尔淹没在人潮中消失不见。

“景琰,你来看这个!”一白衣少年转头挥着手招呼道,笑容张扬而明媚,在黑夜中也如明星般熠熠生辉。

“小殊,你别乱跑!”被唤作景琰的红衣少年紧张兮兮的跟着,他的小殊就像一条滑落江河里的小鱼似的,一不留神就会没了踪影。

“景琰,你快点呀!”埋怨的语气。

“来了!”

可是一晃眼,林殊刚刚还站的摊位前哪儿还有他的人影?

身边都是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同样欢喜的表情,笑语晏晏的撞着他的肩膀走过。萧景琰仔细的四处张望着,却始终看不到那张熟悉的脸。

我把他弄丢了!

萧景琰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慌乱起来。

“小殊!”萧景琰唤着那人名字一路向前寻去,惊起一路赏灯的人儿。

这个不是他!

那个不是他!

一张张陌生的容貌剪影似的在他眼前闪过,却偏偏都不是他。

 

 

直到追至街头桥畔的一个拐角时,一个白色的背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心头忍不住狂跳,满腔满意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小殊!”他欣喜的飞奔上前,一把抱住。“我终于找到你了。”

怀中那人身子猛的一颤,转过身来却是一双如水波潋滟的眸子对上了他,登时双颊艳红飞透。

“这位公子...”那声音温温柔柔,也不像林殊那般风风火火。

萧景琰定睛一看,这位明眸皓齿,面如冠玉,的确是也个俊俏少年,但不是林殊。

他慌忙又无措的松开了手,“不好意思...我...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没关系,”那人慌忙摆手,咬着红唇偷瞄着萧景琰,“公子...”

“在下还要找人,多有得罪,请见谅...”

萧景琰刚要行礼告别,就听到旁边的石板桥上传来清脆的叫唤:“萧景琰!”暗暗带着磨牙声。

“小殊!”萧景琰大喜,顾不得礼数就匆匆向林殊跑去,把身后一声微弱的呼唤甩在了脑后。

“哎...”

谁乱了谁的思绪,牵引出愁思,空留一声忧叹。

 

石桥下,潺潺的流水叮叮咚咚流过。波光粼粼中,月色碎了一池银白的华光。

“你为什么抱她?”林殊指着那个渐行渐远的白色身影鼓着气向萧景琰逼问着,“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姑娘了?”

“姑娘?”萧景琰大吃一惊,倒吸了口凉气,“那不是个公子吗?”

林殊捶胸顿足,“我说你笨,你还就真蠢给我看了。你见过这么娇俏还略施过粉黛的公子吗?那分明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姐!”

萧景琰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说她的胸口怎么软软的...哎呦!”

话音刚落,脑袋上就挨了这么一下。林殊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他,抿着嘴的样子像只炸了毛的猫。

“你居然!...居然!...”

“冤枉啊,我只是不小心!还不是因为我不小心把他认成你了么...哎呦!”不料这句话无非火上浇油,脑袋上又挨了一下。

“你还有理了?连我你都会认错了?”

 林殊拿眼狠狠瞪他,挣开他的手就要往前走,却被萧景琰死死抱住。

“不敢不敢。这次是我笨,是我瞎,你先别生气。”萧景琰不顾他的挣扎将林殊按在怀里,一本正经说道,“下次,下次我绝对不会认不出你。”

 许是他的口气太过郑重,一字一句严肃的像对天起誓。林殊在他怀里没了动静,安静的任他抱着。

半晌,萧景琰听到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那我们可就说好了啊。”

天际绽开出各色耀眼的烟花,将夜空映成白昼,将怀里人泛红的耳畔暴露无疑。

 萧景琰止不住上扬的嘴角,微笑着将怀里人抱的更紧,“嗯,说好了。”

 

彼时年少不知愁,不懂得世事多变。不知道曾经信誓旦旦,也可以化作一纸空谈。

那人不过是换了容貌在他身边呆了近两年,他却始终不曾发觉。

曾经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他们朝夕相对。曾经那么近的距离,他一伸手就能将他拥入怀中。

他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咳嗽,病倒,吐血。

鲜红的血色沿着嘴角流下,更加衬的他脸色苍白的吓人。

他却只是看着。

我应该早点认出他来的。知道真相后的萧景琰曾无数次这样想过。

我为什么没能早点认出他来!我明明答应过他的!

林殊似光,梅长苏如影。他们是那么的不同,又是那么的相似!

值得幸庆的是,他最后还是认出来了。

一切都还来得及不是吗?

像每个有些圆满的结局的故事那样,坏人被打倒,冤情得以昭雪,而他们,还能抱着长长的以后守着岁月静好...

 

然而,当那颗珍珠归还于朝,梅长苏身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似乎最后一丝光亮也随之熄灭了。

明珠犹在,音容似存,只是伊人已逝。

其实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却不如想象那般震惊。

那日,狂风烈烈,旌旗飘飘,他站在高墙之上送他出征。

梅长苏身披银甲,在初生的日光下耀眼的惊人。他手提缰绳朗声大笑,英姿飒爽跟着军队扬长而去。

也就是那一日,萧景琰知道他是真的回不来了。

林殊一直喊他水牛,但他不是真的傻。

这件事只要稍稍思索就能知道。梅长苏向来体弱多病,他见过太多次梅长苏奄奄一息的样子,怎么可能就在短短几日彻底痊愈,生龙活虎的上了战场?恐怕是用什么东西吊着一条命吧。

谁说死灰不能复燃?若能拿破碎残余的生命换得片刻的绚烂也是幸运。梅长苏想在生命的最后重新做回那个鲜衣怒马意气奋发的林殊,他是那么坚持。

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自己又岂能不依?

于是,他走了,他回来了,这次他再也不会离开了。

浓到化不开的黑夜中,他掀开了盖在漆黑的灵位的红绸布,宫内静谧如死寂,只剩水漏滴答滴答的与时间竞走。

萧景琰静静的站在灵位前看了一夜,直到有光刺透黑暗,透过窗户打在他略微消瘦的侧脸。

他终于微颤着收为灵位盖上红布,然后毫不犹豫转身推开紧闭了一夜的大门。

凌晨的微光簇拥着涌进屋内。屋外,上面微微发亮的天际,下面巍巍峨峨的宫墙,外面是万里江山芸芸众生。

萧景琰一脚踏出房间,面对穿破云层的万道霞光,脸色傲然如霜。

小殊,曾许过你的海晏河清太平盛世我定会让你看到!

这次,决不食言!

但是你许过我的归期,却已不作数了么?

风萧萧,似谁坚定的回答。

此生一诺,来生必践。

千古帝王微阖双眼,来生么...


【贰】

明台是明诚刚入明家不久被捡回来的。

那么半大点儿的孩子,粉雕玉琢的,一看之前也是被照顾的很好。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是被明镜牵着进了屋,脑袋低垂看不到脸,身上的衣服样式朴素整洁,却沾染着半身刺眼的鲜红。

家里一时间找不到这么小孩子的衣服,明诚就先拿了自己嫌小的衣服先给他换了。

到底还是大了些。全套衣物都耷拉在他身上,过长的衣袖中伸出了小手掌,宽大的领口里支棱起小脑袋,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明镜的大床上的时候看起来那么软软小小的一只。

看到在自己身上明显短一截的衣服穿到这个孩子身上居然大这么多,这种感觉真是有些奇妙。

 

明台生母下葬那日,随着超度亡灵的经轮转动,被冉冉升起的烟雾模糊了身影的小小的身躯被白麻孝衣紧紧裹住着。跪着在灵前的明台就这样有些愣愣的看着火盆中银屑飞舞。

明镜含泪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从今往后,你是我们明家的人了。”

明台像个瓷娃娃似的被她抱着,一直不愿说话。

明诚懂得这样的感觉。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群,总给人有一种不真实的飘忽感。

但不同的是,对明诚来说能进明家是救赎,而对于他,却是崩塌了一个世界。他的母亲用生命换回了明家大姐,是明家的恩人。他会被整个明家捧在心尖上宠着,只是有些人不在了,心里空着的那一块,谁也补不回来了。

明诚比明台年长几岁,做了哥哥后,总是想方设法的想对弟弟好。

“明台,棒棒糖,你想吃吃看吗?”

“明台,小汽车模型,你想玩玩看吗?”

先是拿一些好吃好玩的诱惑他。

到底是小孩儿心性,几次下来,看着明台从一开始的不为所动到后来忍不住看上几眼,最后犹豫着伸出了手,“要...”

稚嫩的嗓音带着奶味的试探,听的明诚嘴角翘了几分。

“叫一声阿诚哥吧,叫了我就给你。”明诚拿着东西在他眼前晃着。

明台却咬着唇并不说话,眼泪就氤氲在眼眶里,红红的,可怜兮兮的样子。

明诚一下子就心软了,不叫就不叫吧,有什么关系呢。

“都给你了。”明诚将东西都放下,转身想找找还有什么能让这个弟弟欢喜的东西时,感受到衣角被小小的拉扯住。

“阿诚哥...”

这是明台第一次开口叫他,明诚表示受到了会心一击。

 

渐渐融入这个家后,明台就慢慢表现出了作为一个小魔王的本质。

明镜忙着家业,明楼忙着学业。两人白天总不在家,有时候空荡荡的大宅子里就留着两个不大的孩子。明台调皮又闲不住,三天两头的闯祸。

锅都是明诚背的,事情都是明诚善后的。

 明诚曾一再严肃认真的警告过明台不许再犯,但很显然并没什么卵用。

 

“阿诚哥...”看看就是这副模样。一闯祸就抿着嘴,皱着眉,大大的眼珠子里都是满满的歉意,好像你不原谅他倒是多大的罪过似的。

“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明诚无奈的一手抚额。

明台的眼角弯弯,眸子里露出狡黠的光,“可不是?上辈子你一定欠的我多了去了,这辈子才要这么宠着我。”

两人相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而这样肆意纵容的后果是——

“我的小少爷哟,您可消停点吧。”

又一次的背锅。

但这其中到底是痛苦多一些,还是甜蜜多一点,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后来的后来明诚无数次回忆起那些藏在记忆深处的片段时,都还是会忍不住笑起来。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明台了。曾经那张爱撒娇爱玩闹的模样也渐渐像张老照片被风干在记忆里,成为他漫长寂寞岁月中的一丝温暖。

 他记得明台猫儿似的闪亮眼睛,记得他柔软湿润的嘴唇,记得他精瘦的肢腰颤抖着。

记得他喊着“阿诚哥”的样子,固执的,撒娇的,生气的,黑夜中甜腻的喘息着的。


最后都会变成他在那辆远去的列车上撕心裂肺的呼唤:“不要送我走!”

为了保护他,他和大哥愿意抗下所有的事。但这个被他们捧在心尖上的宝贝还是无法避免的被牵扯了进来,越陷越深。

他差一点就死了!

在七十六号里,他被汪曼春拔掉了指甲,一根一根的,带着血迹。十指连心,那时候他到底有多疼?

他是那么的怕疼,明诚记得。在他小的时候不小心被锤子砸着了,哇哇的哭了半天,他又是哄又是劝,雨势都不见小。那皱成包子一样的脸上滚着泪珠,一串一串的,被蹭的那儿都是。像只花脸的小猫,让人觉得又心疼又好笑。

还有他们第一次的时候,明台也是这么哭的可怜巴巴的推着他要他出去,说这个太疼了,不要做了。这个任性的小少爷哟,这种事是说不做就不做的么?明诚温柔的吻去他眼角的泪,身下却不肯放松,一下一下顶的小少爷音调都变了。但也没多久,尾音渐渐沾染了甜腻,眼泪也不再是因为疼痛而流出。到最后居然还食之入味的拿脚缠住他,勾着他又来了一次。


可比起汪曼春给他的拔甲之痛,他还亲手在他胸膛上开了一枪呢。

那时候他的手稳稳当当一点都没有颤,却每每在事后回想起的时候抖成筛子。他的生命曾经完全交到了他的手上,就算是有万分之一的偏差,他就要永远的失去他了!

所以这样的结局或许还是好的吧。

纵使天南地北不复相见,但是知道在同样的一个世界里还有一个鲜活的他,也是满足了。

只是,年迈的老人抬头望着茫茫蓝天。

现在的你又在哪里呢?

是否也与我看着同样的天空?

无人作答。

天若有情天亦老。日升月落,寒来暑往,候鸟迁徙,万年不变。

可是我想你了啊。

有混浊的泪划过苍老的脸庞,砸落在地。

 

【叁】

“小殊!明台!”黑夜中李熏然猛的从睡梦中惊醒。

“大半夜的你怎么了?”身边的人踹了他一脚,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睡衣衣领大敞着没扣好,露出里面点点殷红的痕迹,春光无限。

还没清醒的脑袋转起来比较慢,袁浩想了一阵才反应有哪里不对,他放下揉眼的手臂,面无表情的转向了李熏染,“等等,你刚才是不是喊了谁的名字?还是两个?”

梦中的人脸仍是模糊一片,看着袁浩不爽的臭脸,李熏染一阵恍惚,一时间竟分不清是在现实还是梦境。

“干嘛这么看着我...”袁浩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这么直白的眼神只要他想干什么的时候才会露出来,害的他忍不住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捂住了领口。

不要再凑过来了笨蛋!我还不想明天屁股开花的去上班!

眼见着李熏然越靠越近,袁浩的心也乱了起来。

就在他有些认命的闭上眼时,他被那个人小心翼翼的拥到了怀里。

哎?没了?

也不知道是侥幸还是失望,袁浩此时的心情还真有些复杂。

“喂!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掉我的问题,说!你刚才喊的那两个名字是谁!”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怀里的人别别扭扭的问道。

“是谁呢?”李熏然享受着将他抱在怀里的感觉,漫不经心的答到。

“你是在敷衍我吗?”森森的磨牙声

一不小心又要炸毛了。

“当然不是。”李熏然赶紧给他顺毛,“不是我不想说,是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能在梦里喊出名字?”袁浩冷哼一声。

哎呀,好大的醋味。

“你知道我曾经被人催眠过的事吧?”

袁浩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向他。他知道那段过往对于李熏然来说是块揭不开的疤。

接收到袁浩的关心,李熏然笑了笑,“别担心,那些事都过去了。”

“谁担心你了...”嘴里这样嘟囔着,身子却想是要给他力量似的贴着他更近了些。

“自从那件事之后,就一直会看到一些纷乱的梦境。很多人,很多事,乱糟糟的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起初我以为是催眠的后遗症,但是后来我发现那些场景渐渐拼成了故事似的划过,但是太快我抓不住,而等我醒来的时候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留着感觉。”

“感觉?”袁浩靠着李熏然的身子问道,顺手牵起他的手就玩了起来。这双手生的好啊,手指修长,骨节明显,总能伸到很深的地方去。似是想到了什么,袁浩老脸一红,忙不迭的甩开了李熏然的手。

“对,一种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李熏然笑着揉了揉袁浩的头发,将他平常总是用发蜡细细打理过的头发弄的乱糟糟的,“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当然记得,”袁浩正皱着眉头想要甩开那只捣蛋的手,听到这话噗嗤的笑了,“我本来好好的走着,你突然大叫一声就追着我跑,吓的我以为被坏人追呢也赶紧跑。结果我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跑了两个街道。”

“什么坏人!我可是正义的警察,人民的公仆!”李熏然佯装生气的说道,换来袁浩一个实力的白眼。

过了一会儿李熏然又问:“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追你么?”

“不是贪恋我的美色?想强抢民男?”

“...你正经点好不好?”

“没意思。”袁浩戳着李熏然的眉头,“就你爱装假正经,你上我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正经一点?”

李熏然把脸一红,重重的咳了一声,“上你的这事儿我们待会儿再谈。”

“那你说说为什么吧。”有气无力的声音,明显已经不想搭理他了。

“也是感觉。”李熏然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好像我们在哪儿见过似的。但实际上我们的确没有。”

“你...你不会想说我们前世今生,命定缘分吧。”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李熏然眼神中的深情简直闪瞎了袁浩的眼,“当时我就相信,我们俩个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李熏然...你...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呐,”袁浩吓的舌头都快打结了,“没想到你不要脸起来跟我弟弟有一拼。”

李熏然眉头一皱,“能不能别老提你那个兄控的弟弟?”

“怎么?你连我亲弟弟的醋都吃?”

“你这个弟弟眼睛都要黏到你身上了,难道我作为正牌男友连吃醋的权利都没有吗?”

“当然有,”袁浩觉得李熏然撅着嘴的吃醋的样子可爱极了,照着他的左脸“吧唧”就亲了一口。

“满意了?”

李熏然又指指右脸,袁浩也给他印了一个。

“现在满意了?”

又指指嘴唇,袁浩也照着亲了。

“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口气中已经有些不耐,偏偏某人不知道见好就收,居然又不知廉耻的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一个枕头糊了他一脸。

“睡觉!”身子一转就背对着他缩到了被子里。

“哎!”李熏然应着也跟着躺下,把那个人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一个怀抱,一个港湾,飘荡千年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归依。

 

【FIN】

 

 

【小小的后记】

 

也是比较喜欢这个梗啦。

一世死别,一世生离,还有一世就好好的在一起吧。(

三生石,三生路,三世情缘尘归土。

但相思,莫相负,再见时盼如故。

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有种宿命的味道。




评论(41)
热度(726)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