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靖苏】苏兄撩人(一)

【靖苏】苏兄撩人(一)

简介:耿直BOY靖王发现私以外,全员苏控,于是靖王宝宝不爽了。

题目瞎拟,应该不长。

 

 

【正文】

“靖王殿下,您只需静静等候,切不可贸然行事。我保证一切都会如计划进行。”梅长苏细喘着气,微微着笑对萧景琰说道。他虽声调无异,但萧景琰还是隐隐听出有些不对。

屋内炉火正旺,直将整个房间烘的暖暖的。对萧景琰这样的曾在冰天雪地纵马驰骋沙场的人来说在这个房间热的有些过分,而梅长苏仍是将自己裹在厚重的狐裘之中,露出清秀的脸庞如白玉所刻,竟连丝毫血色都没有。

萧景琰当初只当梅长苏托病修养只是做个进京的借口,没成想这位苏先生似是真有些不治之症。特别是入冬的近几日,苏先生的病情就反反复复似乎总不见好,上次与他在密室私谈之时,苏先生竟有片刻晕厥之迹,幸好不多时苏先生便悠悠转醒,醒来之后竟也不记得自己有过晕厥,这怎能不让萧景琰感到心惊!

萧景琰心中难安,想为梅长苏请御医细瞧,转念又想,以梅长苏江左盟宗主的身份在他身边的大夫恐怕比深宫内的御医更加医术高明,自己又何苦白操了这份心,便也按下不表。

但此时,但看梅长苏脸色有恙,心中又是不忍。

萧景琰本极看不上像梅长苏这样的谋士。弱不禁风,只懂得在人后盘算计量,像一只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蜘蛛,吐丝结网,布下陷阱,只等猎物自己一点一点的将自己送入坟墓中。按说梅长苏跟他们别无二致,甚至梅长苏此人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看的更远,算的更准,下手...也是更加毫不留情。

他可以带上面具假意和誉王周旋,虚与委蛇之间就拔掉了誉王手上二部和一个庆国公;他也可以毫不顾念与景睿的友人之情,亲手将宁国侯谢玉送入牢狱之中。此等机关算尽之人,若不是萧景琰想继承大统,为故人翻案的话是断然不会结交的。

只是在交往过程中,他越发觉得梅长苏不像他想的那般简单。他的才识自不必说,但言谈之间霁月清风,似有谪仙之姿,实在不像是愿意让双手染上皇权争斗血腥味的人。那他求的又是什么呢?

萧景琰不知,但他也不想多问,至少现在他们方向一致,各取所需罢了。

 

其实他不明白的还有,为何在梅长苏身边的时候会时常想到小殊,毕竟二人细究起来并无相似之处。不仅音容相貌,还有行事作风。虽然二人都是绝顶的聪慧,但在他的印象中小殊笑容明媚而张扬,断不是这般如虚浮若梦,稍纵即逝的。

可能是梅长苏和小殊一般爱在思考时搓着衣角,直至手指泛红也不自知......

小殊....

思极旧人,萧景琰难免有些神思恍惚。

“殿下?”梅长苏微微上前,轻声唤道。

仿佛是那个记忆中的少年出现在面前,让他一时之间难辨虚实。

“殿下?”又是一声。

少年的脸应声而碎,眼前的仍是这张苍白如玉的脸。

“我看殿下神思不宁,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事。”萧景琰回过神来,细细又端详了一下梅长苏的脸,果然与记忆之中的容颜相去甚远。又暗自发笑,这是怎么了?这平白的为何又想起了小殊?想来是最近牵扯出了赤炎军,甚是烦忧,才让自己容易沉入旧事中了。

萧景琰稳了稳情绪答道:“先生向来考虑周全,想来不会有错,我静心等候便是。”

“那就好...”梅长苏面露欣喜之色,正欲在说些什么,突觉气血上涌,伏地咳嗽起来。

萧景琰之前从未见过有人咳嗽的这般惊天动地,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似得。

“宗主!”

“宗主!”

黎纲和甄平齐齐上前。黎纲为梅长苏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把梅长苏包裹的更加密不透风,黎纲跪于右侧,急切的观察着他的情况。见他久咳不止,问道:“宗主,要我去请宴大夫来吗?”说着,已经似要动身。

“无妨,”梅长苏强忍着咳意,从狐裘之中抬起右手止住了甄平的行动。那手指骨节分明,冰雕玉琢似的几乎与狐裘白毛同色。“不用劳烦宴大夫了,我休息一阵便好。”

说着他从狐裘之中抬起脸来。本来苍白无血色的双颊因为刚刚一阵巨咳稍露薄红,恍若在积雪中隐出的红梅,在那张清秀羸弱的脸庞上无端生出几分艳丽的光彩。

萧景琰心下一动,顿觉呼吸微滞,面上也跟着红了一片。

想来还是这房间的炉火太旺了些,萧景琰移开自己的视线转而投向火炉中火焰。

那焰头一蹦一跳,欢快的紧,似是某人乱了节奏的心。

 

“靖王殿下还有事吗?”黎纲扶着梅长苏问道。“我家宗主身体不适,可否改日再议?”

你家宗主?这还是我家谋士呢!

梅长苏咳过一阵后似是全身乏力半靠在黎纲身上,微阖双眼细细喘息着。

不知为何,萧景琰看着这样的场景就是有些不悦。明明身为男子,却体弱多病比不过女儿,竟连自己好好坐着都不行么,这样半靠在一男子身上成何体统!

这番气来的毫无道理,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激荡。

梅长苏像是攒了些力气,睁开了眼,推开黎纲的手说道,“靖王若还有什么话还是都说出来吧,好早作打算,免得夜长梦多。”

看到梅长苏的动作,萧景琰又觉得没这么恼了,想着梅长苏的确体虚恐难以支撑,忙道:“该说的先生已经都已经为我解答过,并无其他了。”

“那就好...”梅长苏松了口气。

“那请靖王殿下自便。”黎纲向萧景琰抱了抱拳,又转向梅长苏柔声说道:“宗主,我带你去休息吧。”

“也好...”

黎纲将手环在梅长苏腰间,扶着他慢慢起身向内室走去,留着萧景琰仍坐在席上呆呆的望着。

不料,不走几步,梅长苏又是抚心弯腰一阵猛烈的咳嗽,黎纲一时未反应过来,竟是脱了手,直接让梅长苏倒在了地上。

“苏先生!”

“宗主!”

黎纲惊吓万分,连忙伸手要扶,却有另一双手快他半分,眼前一闪,梅长苏竟被人从地上直接抱了起来!

梅长苏突觉身子一轻,抬眼一看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

是靖王!

他不是...刚刚还在席上的吗....

萧景琰本就是武将,能在万军之中取人首级,速度当然极快。

但现在他怀里抱着苏先生,却是满心的诧异。

这手...自己动了...

在看到苏先生倒下的那一刻,心跳都像是慢了几拍,思路未动,身子倒是先动了,等回过神来时,这位人人敬之尊之的麒麟才子已经抱在自己的怀里。

萧景琰心下尴尬,却见梅长苏也是少见的吃惊神色。那双唇微启,不总是那副运筹帷幄,看透世人的模样时,倒也生出了几分可爱。而手掌里托着的腰肢纤细,全然不像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心里有些发酸,萧景琰紧了紧手臂,说道:“本王带先生去就寝。”

梅长苏眉间微蹙,半是埋怨的说道:“您能换个词吗?”

萧景琰本是没想什么,但是梅长苏一语便让他就明白这话说的不对。现在先生有病在身,自己居然说出这类似调戏之语唐突了先生,忙道“苏先生,本王不是这个意思。本王的意思只是送您,并无它意,先生可切莫见怪。”

这先生抱在怀中,萧景琰放也不是,送也不是,一下没了主意。

见萧景琰语气动作慌乱,梅长苏“噗嗤”一笑,“好了,靖王殿下,您是要就站这儿道歉呢?还是去就寝?”

梅长苏眼中狡黠的光,在他苍白的脸上耀眼如星辰,让人移不开眼。

“当然是去就寝...”萧景琰有些愣愣的说道,看到梅长苏偷笑,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又被梅长苏摆了一道。

萧景琰心中咬牙暗道,与先生就寝只怕先生受不住!这种玩笑在军中也常开,但萧景琰对着梅长苏时不知为何却是说不出口,只好乖乖认栽,抱着梅长苏走向内室。

 

将梅长苏放到榻上时,梅长苏似是累的有些着了。

萧景琰放下梅长苏为他掩好被角后才从密道离去。

空无一人的内室里传来悠悠一声叹息:“真是个水牛...”

 

【TBC】

 

想到糖段子再更。

评论(49)
热度(820)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