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十一)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十一)

不出所料的爆字数了,所以还没完。ORZ...
这章的主角是亲爱的大姐~
 

传送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正文】

宗祠内残灯一盏,明晃晃的灯光映在明镜的侧脸,投下一团厚重如墨的阴影。一如她此时晦涩难言的心情。

其实在第一眼看到照片的那一秒,她是不信的,甚至觉得这手段太过拙劣可笑。

但稍一思量,笑容便僵在了唇边。

无风不起浪,为何有人偏偏要用这么蠢笨的方法来陷明家难堪?

何况...她心中惴惴不安。

这照片上两人也着实亲密了些。

若这时候还都只是猜测,她在楼梯上看到玄关口的那一幕其实已经差不多坐实了这个想法。

两人的行为举止,一颦一笑,无不透出暗生的情愫,丝丝缕缕,缠绕在二人周围。

似有惊涛骇浪在胸中起伏,明镜有些难以承受。

在明镜心里他们似乎一直都还是跟在她背后需要她照料的孩子。她还记得父亲早逝时跟自己并肩在灵前跪着,用颤抖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小弟;也记得阿诚刚领回家时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了事会被责难的可怜眼神。

但时间有时候白驹过隙,有时候一眼万年。记忆里两个小子长成现在的模样似乎只消片刻。转眼数年之久,恍然间才察觉好多事情都变了,岁月成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脑海中画面一闪,是明楼一个又一个响头磕在明家祖先牌位前斩钉截铁的“望列祖列宗成全”,是阿诚颤着身子抖着声调,声音不大却是无比坚定的“阿诚真心喜欢大哥。”

她像是做了那划出银河的狠心王母,硬是拆了一对苦命鸳鸯。

倒像是她错了?

那什么才是对?

这两人都尚还年轻,若只为贪恋眼前一时之情欲,又岂会知前路坎坷?纵然她应了,这世俗礼教,乱世凶年,他们以后的日子也绝不会安生。

她不忍他俩在世路上走的太过艰险这也是错的?

窗外。

雪花下的不紧不慢,细细簌簌,不肯停歇。狂风奋力摇晃着光秃秃的树杈,呼呼作响,好不吓人。

上海真是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明镜心道。

 

 

不知过了多久。

天角隐隐泛白,终于一缕亮光照进了黑漆漆的宗堂内。在夜间被暗黑吞噬而显得异常宽阔的房间显出了它实际的样貌。原来它也不似想象那边空旷无边。台上供着的牌位被一层薄光笼罩,没有了夜间的沉重,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明镜微微抬起头,一夜未眠让她感到有些累,精神却是好了一些。

她来到窗边推开窗,一阵清冽的寒风袭来。

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庭院里的树枝地面被白雪覆盖少了些昨晚的颓败之色。一丝晴光从天边探出,照的挂在屋檐上的冰柱晶莹剔透,一朵朵小小的红梅骨朵儿从雪间稍稍探头,远处隐隐传来孩童在雪堆里嬉戏打闹的声音,给这萧瑟的冬景增添了几分生机。

明镜依稀听到有三个孩子在耳边亲昵的喊着“大姐”“大姐”“大姐”,层层叠叠,忽近忽远,语调欢快。

眼泪就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她想她是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来换这三声大姐永远欢快无忧的叫下去的。

供在牌位前香已经燃到尽头,最后一点烟灰一路跌落下来倒了香炉里。

明镜又取了三支香点上,插好。然后恭恭敬敬的在灵前跪下,拜了三拜。

 

 

明镜开门的时候,那二人还在门口跪着,仍是低垂着头,双手紧牵,腰板挺直的模样,但双眼血红,神情疲惫,显得憔悴不堪。

“大姐...”明楼看到明镜出来抬起的眼来望她,因为一夜未眠双眼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里面的哀求直直刺进了明镜的胸口。

他们为何要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明镜心下泛酸。这并不是她想见到的场景啊!

“行了,别跪着了,先起来吧。”明镜看着他们十指相缠的手尽量平静的说道。

明楼和明诚二人相视一眼。

明楼慢慢起身却因为跪了太久,还没站稳就歪倒了一边。明镜心下一跳,刚要伸手就见后面的明诚急急扶住了他,才稍稍安了心。

“先去吃点东西吧,有话我们待会儿再说。”

说罢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转身便走,留明楼和明诚二人相顾无言。

 

 

在这种时刻,让明楼和明诚二人去吃饭怕是谁也吃不下的。

他们直接跟着明镜又回到了她的房间。

明镜在沙发上坐下,面前桌子上还散落着上海各家闺秀的照片和那张曾狠狠拍在明楼脸上的合照。明镜抬手将那些女子的照片扫落在地,只留了那张合照端端正正的放在桌子上。

看着明楼与明诚相互搀扶着进屋,明镜心头涌起的情绪难以言喻。

当初只道他俩兄弟情深,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处处都是蛛丝马迹。

是自己这么粗心大意居然都忽视了,又或是注意到了却不愿让自己往深处去想。

“坐吧。”明镜道。

二人都站在桌前没动。

沉默,长久的沉默。

 

终于,明镜的一声叹息打破了宁静。

“明楼,去法国吧,越快越好。”

“大姐,我不...”明楼慌忙开口。

明镜抬手截住了明楼要说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当初你拒绝去法国的原因是这个吧?”

顺着明镜的视线,明楼看着那张罪魁祸首的照片,艰难的答道:“是。”

“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要守这个家,守这个国,对么?”

“是...”

“呵,说的倒是好听。但就凭现在的你?你知道你和阿诚的事若被捅出来,对明家会是个多大的打击么?到那时候不仅你俩完了,还会拖着整个明家为你们陪葬!”明镜指着他们,声如泣血。

明家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明家的吗?!

就像是噩梦成了真。明镜的控诉让明诚惊出一身冷汗,心间疼痛难当。

是他错了!从一开始他便不该抱着那样的幻想!

若明家毁了,他便会是那刽子手!

留不住大哥时是绝望,后来两情相依后让他忍不住从中生出希望,到头来却发现是更深的绝望。

他呆呆的望着那张照片,浑身冰冷。是他错了...

“大姐!不会的!我会护住明家,绝不会让明家因为此事受牵连!”感受到了明诚的动摇,明楼口气异常慌乱。

“这难道不还是一句空话?你说过的话你能做到几分?若这张照片见了报,你又会怎么怎么办?看着明家蒙羞吗!”明镜步步紧逼。

一旁明诚大骇,不由倒退半步,却被明楼死死撑住。

“大姐知道那些话我绝不只是说说。”明楼血红眼眸亮的吓人,“为了实现它们,我是什么都愿意做的!我迟早会让您看看,我是怎么守住这个国这个家的!”

明诚抬眼望着明楼,细细的看着。

大哥的额头早已被汗水浸透,漆黑的发梢贴着苍白的脸,下唇被咬出一圈血印。

明明是放手就能解决问题的事,为什么还要这么固执的坚持下去?

但不得不说,撑住他的双臂坚强有力,让他就这么从胸膛里生出了力量。

大哥的话他总是信的。这次也是一样,既然大哥说可以,那便一定是可以实现。

为了那些他们共同的理想,他要跟着大哥一起撑下去,等着亲眼看到那天的到来!

 

“既然如此,你就去法国吧,为了阿诚,也为了明家。”明镜的语气缓和下来,像是已经看透了一切,“我不管你在那里呆多久,但你回来的时候必须得是一个有能力将你所说的话一一兑现的人。”

“我不相信现在的你,但我可以试着相信将来的你。”

“至于你和阿诚,等你回来的那天,若你们还是就只认定彼此的话,你们...我...我就作为一个姐姐祝福你们。”

作为一个姐姐...

之前根本没想过会如此轻易的能得到的祝福,况且还来自他们的大姐,来自他们至亲!

胸口被情绪胀的满满的,一点点酸楚一点点疼痛,就算拼命睁大眼睛咬紧嘴唇忍着,泪水还是顺着脸颊就下来了。

“哭什么!我为了你们两个小鬼连祖宗家法都不管了,我都还没哭呢!谁家的大姐会当的有我这么心累的吗?再哭,给我叫人家大姐去!”明镜斥道,声调颤抖的不像样。

“大姐,只有您才会是我们的大姐!一生一世永远都不会变!”两人齐齐在明镜身前跪下。

明镜感受到明楼握住了她的手,满脸泪痕的样子对于她这个一直运筹帷幄的弟弟来说着实失态。她有多久没见她这个弟弟哭过了?

“大姐,我有没有跟您说过,我是多么幸庆能有您这么个姐姐。”

明镜心头一震,眼泪便如决堤之水不断涌出,声音哽咽。

“两个小坏蛋... 偏偏也要惹的我和你们一起哭才甘心吗?”

拉着我一起。就像是在这场与世俗对着干的斗争中偏偏也要拉着我和你们一起做了同谋一样。

罢了,死人定的规矩活人也没道理偏要守着,只要他们觉得好她便没理由拦着。

她将面前两人拥入怀中,感受着二人在她怀中无声的颤动,流着泪微笑着像哄孩子似的轻轻拍打着他们的后背。

她亲爱的弟弟们啊,虽然不能一路护他们周全,但也不希望自己是他们追求幸福路上的绊脚石。

她只能盼着他这两个弟弟能更强大些才好,强大到他们能自己保护自己,强大到没人能再伤的了他们。

她更希望的是有一天,自己能真的看到他们所说的未来。

看到那所谓的幸福。

 

 

【TBC】

 磨蹭过了12点...

说实话这章真的很难写。明家这三个人个性都很难把握,后面感情冲突的部分我删删改改了好久花了好长时间。希望能尽量把我心中所想表达出来,也不知道我成功了多少...

评论(25)
热度(278)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