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十)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十)

传送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正文】

天气已经渐渐进入深冬,气温一日低过一日。终于在这天晚些时候上海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寒风呼啸,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荡在天地间,如同纷飞的浮萍随风四散。由于时间不长,雪花在地上还只是堆了薄薄一层,但车顶屋檐上已银装素裹。

在路上偶遇这样的大雪,实在让人措手不及。行人们纷纷裹紧了身上衣物,步履匆匆,也顾不得风雪扑面,只想赶快赶回温暖的家中。

其中也有明楼和明诚。

在踏入玄关的那一刻,两人算是松了口气。在门口抖落身上的雪。明诚帮明楼脱下有些湿重的大衣,看到他头上沾染着的银白点点,不由“扑哧”一笑。

“怎么了?我现在样子很奇怪?”明楼问。

“嗯…像老头子。”明诚笑着伸手为他拂去发间雪粒。温暖的手刚一触及,那雪花便融化成水,只在掌心留下一片冰凉的触感。

“笑我?先看看你自己吧。不也已经是个小老头了?”明楼佯装生气。“我们谁呐,也别笑话谁。”

两个小老头,谁也别笑谁。

这话说的甜蜜,好像隔了数十年轮,成了真似的。

人世匆忙,沧海桑田,他和他,虽都已是两鬓斑白,还能守着岁月静好,一起到老。

这个想法太奢侈,在这个沉重的年代里轻于浮毛,却又美好的让人忍不住放在心底生出小小的期盼。

万一就成真了呢?

明楼捉住明诚的手,指尖在他虎口处细细摩挲。“你是要跟着大哥一起变成老头的。”

“嗯。”唇角微翘。

 

“你们回来啦,愣着干什么呀,快进屋~”明镜的声音远远的从楼上传来。

明诚猛然抽出自己的手,转向明镜,“大姐好,我们正准备进去。”明楼看着明诚微微泛红的耳边笑的像只偷腥的猫儿。

“嗯。”明镜点点头,来回仔细打量了他们一番说道,“阿城啊,我刚才让阿香煮了些东西,你去看看煮的怎么样了。明楼,你跟我过来一下。”

“嗯,好。”明楼收回在明诚身上的视线应道,跟在了明镜背后。将手背到身后,指尖飞动,是句手语的“等我,待会儿就回来”。

明诚见了垂眼低低的笑。

 

“大姐,有什么事吗?”明楼随着明镜到了她的房间,扶住她坐下,笑吟吟的问道。

“是有好事呢。”明镜也笑着拍拍明楼扶着自己的手,翻出一沓照片递到明楼手中,上面都是些巧笑嫣然的女子,“来看看这些照片,你喜欢哪一位?姐姐好帮你说亲去。”

“什么?!”明楼大惊,像被什么咬到了似的扔下了这些照片,“大姐,您开玩笑的吧?”

“大姐哪里有和你开玩笑,这些女子都是大姐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才貌双全,贤良淑德,跟明家也是门当户对。”

“大姐...现在这么说是不是太早了...”明楼隐隐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不早了!像你这个年纪的,别人家都该是当爹的了。你自己一直不急,但大姐都帮你留心着呢。你看这位张家千金,模样出落的水灵不说,听说还是自小饱读诗书,冰雪聪明。”

“大姐...”

“还有这个,李家小姐,你还记得吗?在你小时候到李伯伯家里做客的时候,还吵吵过要娶这个丫头的呢!我看她和你倒也是挺配的,现在两人都长成了,再在一起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大姐!”明楼急了。

“或是你都不喜欢?”明镜止住了脸上的笑意,望着明楼的眼神带着点试探,“那也没关系,你告诉大姐你想要什么样的,大姐再帮你寻着便是。”

明楼感到太阳穴一阵一阵的发跳,心如擂鼓。

不,大姐不该这么快知道的。现在还太早,他应该再铺陈的多一些,让大姐先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再由自己来挑明。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明镜脸上浮现出失望又震惊的神色,她抽出那沓照片的最后一张狠狠的拍到了明楼的脸上,“还是说你要的是这个?!”

明楼拾起甩到他脸上又跌落地面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人举止暧昧,神色亲昵,看起来甜蜜又亲热。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楼都要赞一句拍的好并收藏着做纪念了。而在此景此情,这张照片在他手中重似千斤。

“这张照片...”明楼开口,声音苦涩不堪。当初也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当这天真正到来的这一刻,也让他难受到呼吸不顺。

“这张照片?这张照片本来是要今早就见报的!有人将这张照片寄给报社主编,连标题都给你们取好了!若不是报社主编和我还算有点交情,没让别人知道而是将偷偷将照片交给了我,今天全上海的人都能知道你们干了些什么!”

“大姐...”

“不要叫我大姐!你跟我过来!”

 

明家宗祠内焚着几柱香,青烟袅袅,几块牌位像几座大山似的压在明楼心头,沉重的透不出气来。

明楼跪在灵前,像是要顶住什么似的将腰板挺的笔直。

“现在,你当着我们明家列祖列宗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明镜指着身后的牌位厉声问道。

明楼手心生汗,早被浸的湿透,拳头几番握紧,望着台上黑漆漆的的牌位,心也一路掉了下去。

“说呀!”明镜怒斥,“哑巴了吗?!”

明楼咬牙,低头伏地“啪啪啪”磕了三个响头,再抬头时额心间多了一抹红痕。

“明家列祖列宗在上,明楼今生无法为明家开枝散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从这一点看,是明楼不肖,明楼向列祖列宗请罪。但这世上得一知己难,得知心人更难,为何一定要强行拆散?”

“你的意思是我棒打鸳鸯了?”

“明楼早已心早有所属,若为子嗣与一女子成婚也是怨偶一双,白白耽误了人家姑娘。”

“让你娶亲倒是误人终身了?”

“何况现在国之不国,家何以为家?以后的事谁也保证不了,又何必将一女子拉扯进来?”明楼沉声而道,“我和阿诚,还望列祖列宗成全。”

说罢,又在地上磕了三下。

“你!你!”清脆的三声像是一下下敲在明镜心里,她指着明楼颤着声音说道,“你简直是强词夺理!”

明镜回头看了看明家的祠堂,上面供奉着的不仅是他们的祖先,还有一些从祖上留下来的东西。明家人虽然本就是生性要强又不甚在于别人看法,但也没出过这么离经叛道的事。

况且明楼是明家独子啊...这让她怎么和早逝的父母交代?

明镜看着直直跪着的明楼和他眉间那抹刺眼的红色,顿时失了力气,脚下一软倒在一边的椅子上,用手撑住眉心。

她...到底该怎么办?

“大姐...”明楼移到她的面前跪着,眼神中满是担忧和不安,却没有自责和愧疚。

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吧?明镜暗道。

她太了解明楼。明楼自幼受过西方文化熏陶,举止间虽带着些西方人的轻浮,但他骨子里还是东方人的性子,读的是四书五经,学的是礼义廉耻。现在他做了这么不合礼教的事却是毫不犹豫。而且他向来做每件事都是深思熟虑,步步为营的,下了决定的事从不反悔,认定的人也不会轻易改变。

还有阿诚,这么听话的孩子,若不是爱的惨了,怎么就会应了他的胡闹?

“你先出去吧,”明镜躲避着明楼的伤痛的眼神说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明楼缓缓起身,退后。拉开了祠堂的房门时他愣住了,在祠堂门外赫然还跪着一人,

明诚。

也不知道他跪了多久,低垂着头,双手放在屈跪的腿上握紧,身子抖的不成样子。明楼心酸,要去拉他,却被甩开。

“大姐...阿诚...阿诚真心喜欢大哥。”明诚咬着牙说道。

他说出来了。

明诚知道明楼一直想听这话,但他总是羞于开口。今日当着明镜的面,当着明家祖烈宗灵的面说出来了。只觉心中一块巨石落地,轻松了不少。

够了。

明楼心间被什么狠狠扯了一下,他仰起脸,望天,努力抑制住胸口酸涩的情绪。

能听到阿诚亲口说出那句话,他就觉得什么都够了。

高高供起的祖宗牌位仍是厚实沉重的像是随时会压下来,但他们一起扛着。

明楼带上了祠堂的门。在门将关好的那一刻,明镜看到明楼牵住明诚的手一起在门外跪下,两人腰板挺直,像是要顶住什么。

夜色渐黑。

房里的人不出来,房外的人不离开。

就这样,僵持了一夜。

【TBC】

 本章先小虐一下~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也难保我一不小心就爆字数了23333

评论(24)
热度(339)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