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九)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九)

 

传送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正文】

“若我说,还有别的理由让我留下,你用不用?”

这句话一声又一声的回荡在明诚的脑海里。

太坏了!

明诚忍不住在心中骂道,眼眶微红,不甘心的瞪着明楼。

这个骗子!

说好不逼,却故意和他人举止亲密;说好要等,却想先一步抽身离开。

他说把选择权交给自己,却实际上把控制权牢牢攥在手中。

是他教他识了情欲,带他尝遍感情里的酸甜苦辣。现在还想拖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未知的世界,一起溺死在暗无天日的深渊。

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

害的我如此心慌意乱烦躁不安,为何他还能是这样一副悠然自在胜券在握的样子?

就这么笃定了自己离不开他吗?!

 

然而其实明楼知道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若明诚不是如此心神不宁他也就能感受到那只握住自己的手,掌心正微微发烫。

明楼的确是受到了导师的推荐,去巴黎大学的通知书也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抽屉里。

他是本打算去的,当然不会不回来。

但他还是放不下家里的人和心底的人。

明诚还没真正属于他,若在他去法国的期间有人把他拐跑了怎么办?

所以他就赌了这一次,压上全部的筹码做这场豪赌;若他输了,他便去一个人前往法国,放明诚自由;若他赢了....

明楼抬眼望着明诚,用眼神细细描摹着眼前人的样貌。

若他赢了,这双手他是此生此世都不会再放了。

 

明诚拿牙细细磨着自己的下唇,不说话。

明楼等着。

突然明诚动了,却是直接抽出他的手。

明楼措不及防,竟然他挣脱了去。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明楼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只觉胸口胀痛难忍,浑身寒意入骨。

老实说,他真的没想到明诚最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到底是他太看重了自己在明诚心中的重量。

明楼颤抖着收回自己僵住在半空中的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也罢,若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便成全了你的忠义又如何。

待数年之后,你我各自成家。守着一妻二子,再聚首以三杯四盏淡酒,怀五分醉意,话六七年间苍茫,寄八九愁思于天际,留十分逍遥。

岂不也乐哉?

到那个时候,心底这像是被狠狠挖去一块的痛苦,也能淡去一些的吧。

 

“大哥,为何不看我了?”少年清脆的声音在明楼耳边响起。“不想听我的回答吗?”

明楼睁开眼,眼睛是血红血红的,眸里含著水光,仿佛能划出血珠子来,一贯平稳的语调也颤抖的不像话,“那你是回答是?”

“我不想大哥走。”明诚的眼眶也红着,额上出了汗,湿嗒嗒沾著几缕发丝,神情却是轻松的,“我要大哥留下来。”

“以后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这次不说出来,我会后悔一辈子。”明诚睁大眼睛固执地看著明楼,乌黑的眸中泛著湿润的光,却始终不曾让泪落下。

“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我想和大哥在一起。”明诚牵起了明楼的手。

“以前一直是大哥牵住我的手,这次换我牵着大哥的。”

明诚将五指慢慢插入明楼的手指之间,十指相缠。

见明楼不说话,明诚低低的笑开了。笑容很纠结的样子,实在不怎么赏心悦目,像哭,但的确是笑,看在明楼眼里却煞是好看。

“大哥刚才吓到了吧。”

“其实我是故意的。”

“大哥耍过我这么多次,我还一次也是应该的吧。”

明诚目光狡黠,配上眼角点点泪光,耀眼的连天边最亮的星辰都比不上。

明楼从未觉得自己有这般狼狈,心跳声“噗通噗通”撞击着耳膜,胸中激荡的情绪撕扯着他似要将他淹没。偏偏那人还要炫耀似的说着“我是故意的”之类的蠢话。

不让那人再犯傻,也为了掩饰自己失控的情绪。明楼捧住他的脸重重的吻了过去,明诚毫无防备,两人的牙齿便磕到了一起,痛的要死却谁也不肯松开。嘴唇被磨破,泪水无意识淌下,口腔里满是咸涩味道,和着唾沫一起下咽,却也觉甘之若醴。

这世间千般人万般情,多的是擦肩而过,有缘无份。有人苦求不得,有人痴恋无果,有人爱的轰轰烈烈,不管不顾,有人爱的隐忍内敛,踌躇难决,皆是为情所困,不得自拔。

若怎么爱都是错的,何不听着自己的心做一次选择呢?

这一次,

许的便是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餐桌上,明诚帮着阿香为众人摆好碗筷,招呼众人出来吃饭。

明台首先欢呼着跑出来,一屁股坐下要明诚帮着夹菜。

明楼随后坐下冷冷“哼”了一声,把碗不着痕迹的往前一推。

我也要呢!

多大人了还要人夹菜?

不管,凭什么只帮那个小子夹?做了嫂子也不能太宠小叔子。

呸呸,瞎说什么呢,幼不幼稚!

明诚脸上透出一层薄红,随手给明楼碗里夹了个鸡腿。

“咳。”明楼轻咳了一声。

那个,你知道我不爱吃鸡腿的。

不爱吃别吃。

听听,这才几天哪,就已经被惯成这个德行了。

不服憋着。

明诚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帮明台夹菜。

吃饭中的明台突然从碗里抬起头:咦?怎么老觉得房间里有奇怪的电波?还有阿诚哥,不要再给我夹菜了好么,没看到我碗里的菜都堆成小山了吗?明台的小脸蛋儿皱成一团。

“哎哟,我们明台今天吃这么多啊,真乖~”明镜也从房间里出来到餐桌前坐下,亲切的拍拍明台的小脑袋说道。

“大姐,太多了...”明台哭丧着脸,“我吃不完。”

“怎么吃不完?小弟正在长身体一定要多吃点,不然营养怎么跟的上?来来,把大哥这个鸡腿也吃了!”

一只油汪汪的大鸡腿又搭在了“小山”顶上,看起来摇摇欲坠。

明台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个鸡腿,好像它是被什么大魔王派过来要害他似的。

“你...”有你这么坑弟弟的吗?!

明镜道,“你大哥说的也是,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是应该多吃点。还够不够,要不要再让阿香再做点什么?”

“啊?够了够了!”明台抓起大鸡腿,瞪着明楼一口一口啃的咬牙切齿。

明楼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

 

“对了,明楼。”

明镜突然的叫唤让明楼从暗笑中回过神来。

“大姐,什么事?”

“我上次听说你导师举荐了你去巴黎,后来怎么又没有动静了?”

明楼和明诚同时放下了筷子。

明楼瞥了明诚一眼有些迟疑的答道,“大姐,我不去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又不去了?”

“大姐和小弟都在这儿,明家也需要我照应,而且...”明楼看到明诚对他微微摇了摇头,咬了咬牙说道,“而且,我也的确不想离开你们。”

“若是顾忌我们,你大可不必担心,你还不相信你大姐会照顾好阿诚和明台,照顾好明家吗?”

“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大姐”明台努力咽下口中一大块鸡腿肉,含含糊糊的说道,“大哥不想离开我们是好事,你怎么还把他往外推啊!”

“什么叫往外推,你还小不懂。”明镜絮叨着,“我是为你大哥好...”

“大姐,”明楼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明镜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当然知道你凡事都有自己的打算,但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也罢,以后的路是要你自己走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大姐。”明楼道。一旁明诚的眼神也变的有些黯淡。

“来来,吃饭吃饭,大姐我跟说啊,阿香今天这汤炖的真不错。”明台一手用瓷勺盛了一些,一手托着碗衬着,殷勤的说道“您快尝尝。”

“好好,我尝尝。”明镜笑着就着明台的手喝了一口,“果然不错。你若喜欢,就多喝些~我帮你再盛一碗?”

“啊?哦,好吧...”

饭后,明台摸着浑圆的小肚子咬牙暗道,大哥,你这个人情可是欠大了。

哎呦,撑死我了!

 

明楼和明诚出门后,明诚一直没有说话。

明楼看不透他的心思,一咬牙,在一个街头拐角的地方将明诚拉了进去。

将头搭在明诚肩膀上,紧紧环住明诚的腰,明楼有些固执的说:“不管发生什么,我是不会放手的。”

“那便不要放吧。”明诚回抱住明楼,心头的酸涩还是一点一点涌上来。

是我自己做好了的决定,就不会退缩。就算前面拦着的是全世界,我也跟你一起扛下去!

“阿诚啊....阿诚...”明楼细细咀嚼这个名字,唤了一声又一声,似是要唤到地老天荒。

 

 

房间里烟雾缭绕,一人卧躺在塌,手里握着长长的烟枪,深吸一口,吐出一团子白烟,蜡黄的脸上露出迷醉的表情。

“您要的东西。”

一沓照片被递到那人面前。

那人漫不经心的接了过来,一张一张翻着。本是颓靡的神色顿时烟消云散。

看到最后,他眼中已经难以兴奋,将这沓照片狠狠的甩到了榻上:“哈哈哈!明楼,亏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头来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只是你比我装的像人罢了!明楼,跟我斗?我定要你身败名裂,报我当日在你明家之耻!”

那照片上,有两人紧紧相偎,

明楼与明诚。

 

【TBC】

 #想不到吧,孙少爷还有做炮灰的戏份#

#原作者大大放出来的前传消息和我原来脑补的有些出入,我下面要照着自己想的写了,见谅。#

评论(25)
热度(349)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