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叶良辰x赵日天】良辰美景奈何天

【叶良辰x赵日天】良辰美景奈何天

人就是不能想太多,脑补了一对奇怪的网红cp,话说这一对叫辰天吗?  ORZ... 

霸道腹黑正派攻x霸气倔强魔教受,美强,年下...

 

 

【正文】

残阳如血,悬崖如刀。

断罪崖之上,依稀可见一人撑剑半跪。血污糊住了半张脸,容貌已看不太清晰,却见此人剑眉入鬓,目如点星,平素张狂霸气的眼中如今满是屈辱与不甘。

他低咳一声,一道血渍顺着嘴角划下也没有意识到。他死死瞪着眼前之人,目光如刀,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无名鼠辈,你竟用如此手段擒我,亏你们还自诩武林正道呢,我呸!我不服,我赵日天不服!”

他眼前那人盈盈一笑,本来就如女子般姣好的面容有添了光彩几分。他一袭白衣,身段颀长,就算在经历了一番打斗之后也不染一尘,好似一朵质傲清霜的雪莲。

“你不服也无妨,若我愿意,我能有上百种方法让你屈服于我。但我还不想这么做。”那人伸出莹白的手指也不计较赵日天满脸的血污抚上了他的面颊细细摩挲,接触他如刀的眼神心神俱震,喃喃说道“没错...就是这双眼....这么亮...好像这天,这地,没有人能入的了你的眼。你越是这般倔强好胜,便越是令我心痒难耐。知道么...从第一次见你开始,我就希望这双眼里只能看到一个人,那便是我!”

“你!...你!”赵日天直觉热气直冲脑门,心间似有巨浪翻腾让他颤着双唇难以吐出一言。“你....这个无耻之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自然知道,”那人语气温柔如水,吐出的话却让赵日天惊出一身冷汗“但我要的,从来便只是你一人而已。”

他卷起白衣袖的一角轻柔的为赵日天擦拭面上血渍,直到露出那张刚毅的脸,神色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不要再叫我无名鼠辈或是无耻之徒了,”那人叹息,“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的,但你却忘了。我再告诉你一次,这次你要好生记着。”

赵日天心下一紧,那人已沉声缓缓说道,“我叫叶良辰。”

叶良辰?

赵日天睁大了双眼,居然是他?

十年前的那个孩子?

 

 

赵日天五岁之时曾被人遗弃在山中,被教中长老捡到带回了魔教。

对于如何处置这个娃娃教内众说纷纭。有人提议说取了这小子心肝给教主补气,众人拍手称是。又开始议论起要如何烹饪之事。

他低垂眉眼,静静听着,仿佛他们所说之事和他并无联系。

教主高坐殿上,瞥到他的神色很是惊奇。一个五岁的娃娃对自己即将被人所食居然毫无惧色,不禁来了兴趣。又见他骨骼精奇是练武之才,想到自己年岁渐长却衣钵未传,不由心下一动转而收了他做徒。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龙傲天的徒儿。你姓赵,我便赐你名为日天,与日同辉,与天同寿,可好?”

“弟子赵日天谢师傅!”赵日天乖乖跪下。名字这种东西本来舍弃了他的人给的,他也并不想要。

就这样,赵日天成了龙傲天的入室弟子。

教中众人行为乖张,偏于世俗礼仪,却待他极好。赵日天以魔教为家,寒来暑往,已是数个春秋,将龙傲天所教之术学的小有所成。

但他终是少年心性,教中虽好,但终日与山水为伴,听蝉鸣鸟叫,又听下过山的弟子说起世间繁华,不由心生向往。

二十岁岁那年,他偷溜下山。

山下的世界果如众人描绘那般绚烂多姿,他处处流连,颇为开心。

但山下的世界的有些规矩他还未能懂得,他行为与常人不同,再加上武艺高强,早就令人侧目。

一日,他顺手从一帮黑衣人手中救下了一个小孩儿。

倒也不是他爱管闲事,只是那帮人偏偏将这娃儿追至自己睡觉的树下,吵吵嚷嚷,好不烦人。

他看着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黑衣人,轻蔑的“哼”了一声,这种身手也配出来混,白白糟蹋了他睡觉的心情。

他拍拍手,转身要走开,身后传来怯生生的叫唤:“哥哥...”

赵日天转过头来,跟在身后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儿,约莫十三四岁光景。

“别跟着我!”赵日天摆出一个凶狠的表情,配上他凛冽阴沉的侧脸相当有震慑力。小娃儿被吓了后退了几步,赵日天满意的继续向前走。

“哥哥...”还没走几步,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不是说让你不要跟着吗?!”赵日天向来不是好脾气的人,怒上心头大声冲着小孩儿喊道。

“呜....”小孩儿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泪凝于睫,委委屈屈的收回了要扯赵日天衣角的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去了...”

要不怎么说一副好皮相很重要呢,赵日天看着居然觉得有几分于心不忍。更何况,这个娃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个天大地大无处安家的自己。

赵日天微阖双眼,再睁开时假装自己没有感受到一双小手牵上自己。

后来不多时,他们又被人伏击过几次。虽然都打不过赵日天,但却沾了他一身血污,逼得他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腿的,真他娘的烦人!”他脸颊上血迹斑斑,眼神凌厉,出招迅猛毒辣似地狱恶魔,又利落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走!”赵日天直接拎起小孩儿衣领,腾身而起。小孩儿赶忙抱住赵日天。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他想到昨天家中发生的惨案。早上还笑语嫣嫣的父母晚上已没了呼吸。一切似乎都变的不真实起来,只有他靠着的胸口还是温暖的。

身边多了一个小尾巴也并不像赵日天想象中那边无趣。他可以堂而皇之毫无羞耻之意的指使着那个半点大的孩子。

“小孩儿,帮我去溪边打点水来。”

“小孩儿,去捡柴火!”

“小孩儿,你力气太小了,敲重点!”

“我不叫小孩儿,我有名字的。”他嘟着嘴,手下在赵日天的肩头施力,“我叫叶良辰。”

“我管你叫什么,你说个地方,我把你送过去,我们就各奔东西,再无瓜葛。”赵日天闭着眼一脸享受,感受到叶良辰身子一僵,不满的说道“哎?怎么停了?这边也要捏呢。”

叶良辰暗暗咬牙,把小手移到赵日天所说之处,用力揉捏起来,感受到手下的肌肉结实饱满,又恰到好处。赵日天只着一身单衣,从后面看起来腰部精瘦有力。叶良辰慢慢将视线移开,姣好的面庞上笼上了一层薄红。

 

“魔头!快放开那个孩子!”突然一帮人跳了出来。燃烧的火把把这儿映的恍如白昼。

为首那人大声喊道:“我道叶家怎会一夜惨遭灭门,原来是遭了魔教的暗算!” 

“你说我杀的就是我杀的了?你们有证据吗?”赵日天淡然说道。

“魔教做事向来不问缘由,你们滥杀无辜的还少吗?”

“人不是赵大哥杀...”叶良辰急急的欲反驳,却听到那边传来朗声大笑:“哈哈哈!说的好!既然如此,我就认了...人就是我杀的。”

叶良辰转过头来,吃惊的看着赵日天。赵日天却不看他一眼,用俾倪的眼神看着众人,不屑的说道:“就算是我杀的又如何?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几个能耐得了我?”

“你终于承认了。今天我就让你插翅难飞!”

话音刚落,赵日天身影一闪,已不见了踪影,只有回声飘荡在树林里。“可是你赵爷不想奉陪了!小鬼!你若想报仇就好好活着,我随时等你上门,听到没有?”

叶良辰被涌上来的众人抱住,“太好了!叶大侠遗孤没事!”

他却死死盯着赵日天消失的地方,指甲狠狠插入掌心。

他怎么能这么对他?!

他当然不相信是赵日天灭了叶家门,但他怎么能就这样抛下自己?

甚至都没喊过一句他的名字。

你要飞,我便折断你的翅膀。

你要走,我便打断你的腿。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记着我的名字,

我叫叶良辰!

那边赵日天也不爽自己白白替人背了黑锅,几天之内挑了几个门派,直将江湖搅了个天翻地覆,人心惶惶,才悠然回了教中。

没想到教主竟也不气,反是大悦。

 

 

 

想不到那时候的娃娃竟已这般大了。

赵日天胸中激荡,百般滋味涌上心间也不知从何说起。

“杀了我吧...”话音未落,二人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叶良辰,你还不快杀了他!”

后面赶来的是李杀神,王诛魔,还有刘斩仙,他们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这次围剿魔教的计策就是他们谋划的。

“他是我的人,我怎么能杀他?”叶良辰抱着赵日天,语气缱绻。

“你被这妖人蛊惑,还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众人震惊。

李杀神道:“从计划开始时,你便强加阻拦。后来你一反之前态度要参加计划,我便觉得不对。没想到你竟是对这个妖人怀着这样的心思。我呸,恶心!”

“良辰自幼受三位教导,本不想与你们动手,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逼?”叶良辰蹙着眉头,口气不悦,“我想要的不过就是此人罢了。若三位执意要战,良辰只能奉陪到底了!”

“少说废话,你若是选择和他一伙儿便是与我们为敌!”

叶良辰放下赵日天,抽出腰间佩剑,挡在赵日天身前,微微转头对赵日天一笑,“我本想悄悄带你去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但现在怕是要等会儿了。”

赵日天心头大震,那笑容虚幻如花,似乎下一秒就会碎掉。赵日天心乱如麻,叶良辰虽然武艺精进不少,但要一次对三大顶尖高手,只怕...

他这边稍一愣神,那边已经刀光剑影,打的难舍难分。赵日天紧盯着局势,突见王诛魔身形一动向叶良辰刺去,叶良辰向旁边避让。王诛魔向刘斩仙示意,刘斩仙会意挥剑,直刺叶良辰腹部,叶良辰要再躲闪已是不及。

“叶良辰!!!”赵日天喊的撕心裂肺,慌忙上前抱住叶良辰滑落的身体。

叶良辰“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染的白衣红的刺眼。“你...终于,喊了我的名字。”叶良辰淌血的嘴角露出一点满足的笑意,慢慢闭上了眼睛。

赵日天抱着叶良辰,双眼通红,眼眶欲裂,状似疯癫,咬紧牙关和着血一字一句的出牙缝中吐出一句话,“今日在场之人,我他日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

说罢抱住叶良辰,纵身跳入身后万丈深渊。

三人快步向前,崖下只余白云翻滚。

 

魔教一战后,谁也不知道赵日天和叶良辰是死是活。有人说那悬断罪崖高数百丈,掉下去肯定尸骨无存;也有人说,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曾看到过他们,但因为片面之词,可信度不大。于是这个问题便与李杀神,王诛魔和刘斩仙一夜暴毙的谜题一起成为了江湖奇案。


【FIN】

哈哈哈,我居然写完了....自己都觉得醉...

吃我一记安利,良辰日后必有重谢!

评论(48)
热度(214)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