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六)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六)

#好多人说要吃糖,于是便有了糖。#(然而我觉得我每一章都在撒糖,不要钱的那种)

#阿诚生病了怎么办?现在等,急#

#明家人一个大写的护短。科科。#

 传送门:(一)(二)(三)(四)(五)

 

【正文】

“淋了点雨,没什么大问题。我开点药给他就好。”坐在床边的苏医生取下耳边的听诊器,对着在明诚床头围了一圈的众人说道。

听了这话,都纠着一颗心的大家明显松了口气。扒在床头一直盯着明诚的明台转过头冲着明镜和明楼语气欢快的说道:“太好了!阿诚哥哥不用死了!”

话音刚落,就被明楼在头上不重不轻的敲了一下,“说什么傻话,你阿诚哥哥怎么会死!”说着又伸手将明台拉开,“快让开些,没看到你压着阿诚了吗?”

明台委委屈屈的退后,却眼见着他大哥径直向前,补上了他刚刚让开的位置。

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家伙!明台嘴巴一撅,扑到了明镜怀里。

明镜略略心疼的摸着明台的脑袋,开始对明楼发难:“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明台!要不是你让车子去送什么陆小姐回家,会让阿诚淋到雨,让阿诚感冒吗?现在倒是知道做好人了,我告诉你,天大地大家人最大,以后啊,不管是什么情况,你的车子首先载着的一定得是自家人!”

“就是就是!”明台挥舞着小拳头声援道。

“大姐不要怪大哥,是阿诚自己没注意好。”明诚靠在床头,捧着一杯冒出丝缕柔软的白气的热开水,嗓音粘粘糊糊的也像是在水里浸过似的。当他用因为发烧而变的湿漉漉的看着明镜时,明镜再大的火气也瞬间扑灭了。

“阿诚啊,”明镜顺手扯开了挡在前面的明楼,坐到了明诚床头握住了明诚的小手,又将手背搭上了他的额头心疼的说道:“快别说话了,听听你嗓子都成什么样了。还有你的额头,怎么还是这么烫啊。”

明台看着被晾在一边的大哥,笑的有些幸灾乐祸。装着没看见明楼的瞪眼,明台向明诚床头凑去。明镜也没在意,就给他让了点地方。明台偷偷转过脸来向明楼做鬼脸。

看什么看,这位置不还是我的?

冷静。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能再和这种幼稚的小鬼一般见识。明楼撇过脸去不去看他。

 

“对了,”明镜自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二人的“暗斗”,突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跟明诚说道,“我去让阿香给你准备一碗冰糖雪梨,清热化痰,你现在嗓子不舒服,喝这个最好了。”她拍了拍明诚的手,“我现在就去让阿香做,你等着啊。”

说着明镜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不多时,外面走廊上传来声音:“阿香~”

那声音随着明镜的远去渐行渐远,明台目送着大姐离开,慢慢转过头来看到大哥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二话不说让了位置。

大哥,您坐!明台行动迅速。

呵呵。大姐不在,我看你倒是怂的挺快。明楼挑眉。

也就跟您在大姐面前时怂的一样快吧。明台状做无辜的看着天花板。

 

明家的食物链啊。苏医生看着有趣,不由的抿嘴一笑。

知道自己的任务也完成的差不多了,苏医生轻咳了一声对他们说道:“这些药每隔四个小时吃一次,一次两粒,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若没其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好的。麻烦你了,苏医生。”明楼站起身来,“我送送您。”话虽是这样说,但明楼的眼睛总像是离不了床上那个人。

“不用不用,”苏医生连忙摆手,“还是照顾好阿诚比较重要。他现在身子弱,有个人照看着好。”

“我也是可以照看的嘛,”明台在旁边小声的嘟囔着。

“我的小祖宗,你能让别人省点心就好了。”苏医生笑道,换来明台一个大大的“哼!”

“苏医生慢走。”不理会明台的小情绪,明楼向苏医生说道,“失礼之处,多多包涵。”

“没事没事,”苏医生收拾好自己的医药箱起身离开。

 

“大哥,阿诚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好啊。”苏医生走后,明台向明楼问道。

“只要你听话,你阿诚哥哥就能快点好。”明楼答道。

明台犹豫了一下,凑到明诚面前说道:“阿诚哥哥,我以后会乖乖听话的。请你快点好好不好?我不喜欢阿诚哥哥这样病怏怏的样子。快好起来,我还等着阿诚哥哥教我打羽毛球呢。。。”说着说着那小脑袋就埋到了阿诚的被子里,声音也慢慢哽咽起来。

明楼感到心头微微发酸。

明台在年幼的时候曾亲眼目睹过母亲在眼前惨死。母亲被汽车撞到后被高高的抛上天空,又像只断翼的鸟儿狠狠的跌落在地,惨灰的地面上开出一片血红的花。明台永远忘不了那种感觉。周围人声嘈杂,但他的世界都是空的。他想喊喊不出,想哭哭不了,身体里的血液都像是被冻着了似的,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直到有人抱住了他,那温柔的怀抱给了他温暖,让他又活了过来。

从那之后,明台就怕极了有人会在他面前离开。

他们的这个小弟弟,受尽了全家人的宠爱。他们希望他能永远不谙世事的活下去,但这个世界正慢慢被笼入到黑暗当中,就算他们想护着他又能护多久?未来的路上,谁将与他并肩而行?

谁,又将与我并肩而行?

明楼抬眼望向床上的明诚。他正慢慢捧起明台的小脸蛋,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我真该把你这句话录下来,在你每次闯祸的时候放给你听!”他擦掉了明台眼角的点点泪珠,“算啦,我知道你也就这么一说,下次闯祸捣蛋肯定还是少不了你,我也就这么一听。”

“阿诚哥!”明台的小脸微微发红。

明诚笑了,面孔因为发烧熏的通红,微微发着汗,眼睛跟兔子似的泛着红,亮晶晶的。看起来很软很很好摸的样子。

“好了,你回去吧,别打搅你阿诚哥休息了。”明楼向明台说道。

“不,我要照顾阿诚哥!”小祖宗不乐意了。

“你在这儿就是添乱!”明楼板起了脸。

明台把嘴一瘪:“我才不会添乱呢!我有办法让阿诚哥好的更快!”说着冲着明诚的额头“吧唧”的一声亲了个带响的:“痛痛飞飞~感冒飞飞~”

明楼哭笑不得,以前明台感冒头疼的难受时,明镜就会抱着他在他脑门上亲亲跟他这么说,没想到这小子现在倒是知道学以致用了。

“大哥也来,”明台可能是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还不够拉着 明楼的衣袖说道,“我们一起,一定能把阿诚哥的感冒赶跑!”

明诚失笑,正想跟自己这个年幼的弟弟解释这个办法其实对治疗感冒完全没用时,却听到大哥的声音:“好。”

哎?明诚傻眼了,可还没反应过来,大哥的气息已经压了下来。明诚感到额头上有微凉的东西印了上来,和明台稚嫩柔软的唇瓣很不一样,带着属于一个成年男人的压迫感。

“痛痛飞飞~感冒飞飞~”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震的他耳畔痒痒的麻麻的。

他还记得那日在雨中,在伞下,大哥也是这样不由分说的将唇贴了上来。

那时候浑身火热,呼吸急促,心脏像是被揪紧的感觉和现在真像啊。

明诚本来就昏昏沉沉的脑袋更加不清楚起来。

原来,我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病了的。

 

 

夜色已深。

明镜事情繁忙不可能一直守在明诚床边。明台年纪小,早已经撑不住趴在明诚床边睡了。明楼小心翼翼的把明台抱回了他的房间让他睡下。

出来时想到苏医生叮嘱过的每四个小时要让明诚服药的话,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端了白开水拿了药回到了明诚的房间。

“阿诚,醒醒,吃药了。”明楼轻轻晃了晃明诚的身体小声的说道。

“不要吃。。。药。。。。”明诚睡的迷迷糊糊,眉头皱成一团,“苦。。。”

那声音细细软软的,听不真切。

“乖,良药苦口。”明楼劝道。

“不吃不吃,我要睡觉。”明诚闭着眼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发丝随着动作在枕头上一颤一颤,缠成一团。

“不吃病就好不了。吃了药再睡好不好?”明楼抑制住自己要揉弄明诚柔软发丝的冲动,像哄孩子似的哄着他。

“大哥就爱欺负我。就是大哥让我病了的。”明诚像只鸵鸟似的把头半埋进被子里。

明楼挑眉诧异,果然是病的迷糊了,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那个听话懂事的明诚去哪儿了?虽然这样的明诚让他觉得可爱死了。

“都是大哥的错。。。。每次看到大哥心都跳的好快。。。我肯定早就生病了。。。大哥害我生病了。”

轰!

像是有什么在明楼脑海中炸开。

明诚这样说,他是不是,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明诚心里对自己也是有意的?

原来并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明楼深吸了口气,稳住胸膛内剧烈跳动的心脏看着床上的明诚。那小脸上晕染出一层薄薄的红,让他的手就着了魔似地伸了出去,碰触到他的脸,轻轻地捏,然后,指尖缓缓往下,再移半寸就是他无意识开启的唇。。。

“大哥。。。”明诚喃喃唤着。

明楼像是猛然间被惊醒,收回了手指。

“大哥。。。”

在呢。

明楼握住明诚的手,心头生出十二分的柔情。

大哥在呢,

一直都在。

 大哥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所以你能不能也永远陪着大哥?

好不好?

阿诚,

好不好? 

【TBC】

 

我会告诉你我很喜欢明家的食物链吗?2333

至于楼诚,我真是觉得我拿出了我所有的少女心在写这一对啊!

算了,反正我的少女心也是被他们挑起来的。

评论(29)
热度(471)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