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五)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五)

昨天说大哥要出手的,告诉你们,哼哼,你们猜对了~

 传送门:(一)(二)(三)(四)

 

【正文】

这份感情是该被藏起来的,明楼想着。

像这么危险的东西,最好碰都不要碰直接埋葬掉,然后永生永世永不再提。

他本是这样想的。

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感觉往往也由不得他。

就像现在。

明楼眼见着明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明家有暖气供着,房间里都不算冷,明诚就只穿着一件简单的单衣脖子里搭了条浴巾。

本来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偏偏在明楼意识到自己对明诚那种难以言说的心思后,就生出了几分绮丽的味道。

他的头发还没擦干,顺着脖颈一滴滴往下流水。明楼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滑动喉结,他几乎能想象那水滴滑进浴巾里,顺着少年削瘦而漂亮的脊背往下,流过精致的肩胛骨,然后到背,到腰,甚至更往下……

就像被不知名的火烧灼着一样,明楼只觉得全身发烫。一股冲动从神经末梢迅速燃起,瞬间吞没了他整个人,让他想对这个身体的主人做些什么。

少年柔软的身躯仿佛触手可及,但他却不能伸出这双手。

不急,慢慢来。

明楼压下心底的焦躁感。

慢慢来。

 

 

 

秋雨痴缠,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几日。天空刚刚稍放晴了一会儿,又是天色一变,雨丝蒙蒙的在天地间布开了灰色的幔帐。行人神色匆匆,咒骂着善变的天气几句,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拿衣袖遮住脑袋,纷纷寻着屋檐避雨。刚才还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顿时空旷了不少。

明楼坐在汽车内,手里捧着的是桥东徐家的板栗。

这家的板栗颗粒饱满,香糯可口向来是明诚最爱。明楼这次出门办事路过那边,特地让司机停车称了几斤带着。

明诚剥板栗也是很有本事。只见他只在板栗一处轻轻一捏,稍一用力便露出了里面黄澄澄的板栗,那层毛茸茸的板栗皮竟是一点没沾在上面。明台对明诚剥板栗的技术总是叹为观止,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明诚后面央着明诚给他剥板栗吃。明诚一边应着,一边顺手剥了一个递给自己:“大哥,您尝尝。”

这样想着,板栗透着甜味的香气似乎就一直飘到了心里。

 

“停车!”后座的明楼突然出声,语气中的紧张让司机惊异了一下,他很少听到这位明大少爷用这么不淡定的语气说话。但是他干这行也久了,最明白的就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做什么,不要多问。

车子一个急刹在路边停下。司机刚把车停稳从后视镜里看向坐在后面的明少爷时,后座已经没了人,只剩个装板栗的纸袋子安静的躺着,透着热气。

 

“陆小姐,您好啊。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您。”明楼从一把黑色长柄伞下露出一张如玉的脸,向陆小姐展颜一笑。雨点打在明楼的黑色大伞上,又蹦跶着落下。明楼说着又拿眼神往站在边上的那人身上一瞥,“还是跟舍弟一起。”后者心下一颤,莫名的有些不安。

陆小姐呼吸微微一滞,这明家的人一个比一个长的好看,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气质,真是要让人感叹造物主的偏心,当他们拿着正眼凝视你的时候,总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陆小姐有些慌乱的答道:“该是我问明先生好才是。近日多雨,今天看到好不容易放晴,这就想来书店挑几本书看看。谁料又忽将降大雨,只好到此避雨。正巧,遇到了也在这儿避雨的令弟。”陆小姐紧了紧手中的书,有一搭没一搭将视线投向身后的英俊少年。这一次两次的巧合,可不正就像人家说的千里姻缘一线牵缘分吗?

明楼看着陆小姐带着小女儿家的娇羞微微向明诚身边靠了靠,就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要把陆小姐扯开或是将明诚拉至怀中的冲动。

那一瞬间,明楼甚至想伸手带走他,将他关在家里,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他。

他现在这么耀眼。自己曾自得于向众人展示他,但现在却只想挖出任何窥视他的人的眼睛。

我的珍宝。

这属于我的。

明楼在此之前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心里藏着这样一块黑暗面,也十分讨厌这种心情完全不受控制的感觉。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就像是明知道自己落入了一弯随时能让人窒息的深潭,还是忍不住放纵自己沉溺下去。

 

“那可真是巧了陆小姐,我正好是开车来的。不如就让我的司机送您回去吧。”明楼亲切的冲着陆小姐说道。

“不用不用,那多麻烦。我在这儿等雨停了就好。”陆小姐连忙摆手,又怀揣着小小的期待看着明诚。“阿诚,你呢?”

若他能陪自己一块儿等。。。

阿诚?明楼心头像是被什么一刺,之前从未觉得这个称谓从别人口中说出是这样难以忍受。

他们已经亲密到可以可以直呼名字的地步了吗?

让陆小姐失望的是,明诚恭敬的对她说道,“陆小姐还是先回吧。外面湿气重,陆小姐若是沾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虽然未能给出她满意的答案,但陆小姐转念一想明诚也是为了自己好。况且这天气下雨后温度骤降,自己穿的的确不多,还真是有几分寒意入骨了。

正想着一件带着余温的大衣搭到了她的肩头。她抬眼一看,微微俯视她的男子面容俊朗,眼神真挚。“天凉了,披着保暖。”明楼温柔的看着她说道,“陆小姐慢走。”

说着将陆小姐引到了车边,先是跟司机交代了几句,才将陆小姐请上了车,然后和明诚站在同一把伞下,目送着车子离开。

上了车的陆小姐还止不住胸口嘭嘭直跳的心。明诚风度翩翩举止不凡却抵不上明楼的少年老成温文儒雅。两人皆有天人之姿,要取舍起来真真让人左右为难。陆小姐暗骂自己一句“自作多情”,又忍不住将两人细细比较,刚才还被风吹的有些苍白的脸染上了晚霞般的红。

 

这边离明公馆也并不算远,明楼和明诚便共撑着一把伞往回走着。雨势渐大,去明公馆的路又较为偏僻,周遭已是不见一个人影。雨幕笼罩在天地间,周围景色朦朦胧胧的看不太清,一把黑色隔出了一片只属于他们的世界。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手臂和肩膀偶尔相碰又分离,对方的体温仿佛都能透着布料传过来。

“你觉得陆小姐如何?”明楼突然开口问道。

“温婉娴雅,是大家闺秀。”明诚回忆着。

“你对她印象不错。”明楼咬牙说道。

“就事论事罢了。”明诚觉得明楼似乎有几份怒意,又没有头绪。

“说起来,阿诚是也到了这个年纪了。”明楼停下来了脚步,明诚跟着他停下,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但是没经验是会被女孩子笑话的。”看着少年清澈的眼神,明楼觉得自己像一个引诱小白兔的大灰狼。“大哥来教你,可好?”

“教什么?”明诚歪歪脑袋,略有不解的问。

这样的神情让明楼的心里像是又只小猫爪子在挠似的,不重不轻却痒的很。

“首先,我们从亲吻开始。”对着那张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开的小嘴,明楼将自己的唇贴上去。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明诚从未有这样不真实的感觉。现在抱着他的腰肢,唇舌游走在他口腔中的那个人是他的大哥啊!不是像晚安吻那样的蜻蜓点水,而是真正的口舌相触。

明楼以舌尖撬开他的贝齿,挑逗他的唇舌,逼他的舌头与他的交缠在一起。口腔内膜被舔舐,舌尖被卷起的感觉很奇怪,却不讨厌。

但口舌交缠发出的水声啧啧作响,仿佛都盖过了外面的雨声。那声音太过羞耻让明诚听了觉得浑身发烫,而且当明楼舔过某些地方时,明诚都感到腰间微微发软。

明楼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而在那几处大肆舔弄着,感受着少年情不自禁的回应。

这个敏感的小东西。

明楼在心里笑道。

明诚的味道就跟他想象中的那样好。不,比他想象中还好。

少年清爽的味道流连在唇齿间,美味的让人更忍不住将他吃掉。

这样的明诚让自己要怎么放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楼终于收回了在明诚嘴里肆虐的舌。重新得要呼吸的明诚半靠在明楼身上细细的喘息,眼角含泪,双目失神,还没缓过劲来。

明楼用拇指轻抚着他泛着水渍的红肿的嘴角,感受着少年呼出的热气,“亲吻,你学会了吗?”

明楼在明诚唇上又是一点,“但是记着,亲吻是只能和喜欢的人做的,知道了吗?”

明诚整个人都愣住了。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亲吻?喜欢的人?

喜欢?大哥和。。。我?

有什么想法一晃而过,像水中的泡泡,还没等他抓住就碎了。

等他想问时,明楼却笑着说道,“看看我们身上都弄湿了。回去肯定要被大姐训了!”

明诚这才注意到他们的伞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倒向了一边,雨丝落到了身上染湿了大衣。湿透的大衣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明诚不适的动动身子。

突然明楼回过头来,向自己伸出了手:“咱们不要伞了,跑吧!”

他递给自己的手让他恍然间回到了十岁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说了什么来着?

“好。”他牵上了明楼的手。

明楼笑了。明诚很少看到明楼有这么喜形于色的时候,

明楼牵着明诚一路跑回了明家,进门就倒在了地上大声笑着。明明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但两人就是笑了一团。

 

等明镜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两只落水狗似的人儿不知道为何笑的欢快。

这个明楼,真是越长越回去了。明镜无奈的摇头。

要好好教训教训!

 

然而,最终明镜也没有责怪他们。

因为明诚不负众望的,感冒了。

 

【TBC】

 

又是赶在日更的边缘上。

 

这章亲上了哟~

 

关于那位陆小姐,大家不要太在意啦~一个名称而已啦~反正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2333

 

LO明天有事,可能断更一天,不要太想我~【说的好像真有人会想似的

 

 

 

 

评论(36)
热度(442)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