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三)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三)

说大哥傻的,我赵日天第一个不服!要让大哥直接对小孩子下手也是要给他点时间的嘛。

 传送门:(一)(二)

 

【正文】

这个年纪的男生真是一天一个模样,明楼眼见着明诚的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个子也拔了上来。上次明楼顺手一比明诚已经长到自己胸口了,明明刚领回来的时候还只是棵营养不良的豆芽菜呢。

那个会跟在自己身后甜甜糯糯喊着大哥,满心满意满眼只看到自己小尾巴似乎也长没了。现在的明诚说话有理有节,做事有板有眼。

明诚觉得不习惯。

 

一日,明楼带着明诚到百货大楼给明诚置办些过冬的衣物——去年过冬的衣服都已经不能穿了。

明楼本是极讨厌逛商店的,但是带着明诚一起感觉就不一样了起来。明楼左一套右一套在明诚身上比了又比,看到喜欢的就让明诚换上试试,挑的是兴趣盎然。明诚生的好,小身板又直又挺。明楼左挑右选只觉得每件看着都合适。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好一一买下。

两人大包小包的出了百货大楼的门,明楼又带着明诚坐到了咖啡馆里休息。

明楼给自己叫了杯咖啡又给明诚点了杯奶茶。

咖啡浓郁的醇香飘散在空气中,唱碟咿咿呀呀的放着慵懒的歌曲。

好一个美味的午后。明楼端起咖啡闭眼细细的品味了一番。睁眼时发现明诚正捧着奶茶安静的喝着,眼睛却好奇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浓棕色液体。

明楼的坏心眼就上来了:“想喝喝看么?很好喝的。”

“想!”明诚立即放下了手中的奶茶渴望的看着咖啡,嘴角被奶茶染白了一圈都没在意。既然是大哥喜欢的东西,他就想尝尝。

真像只没断奶的小花猫。明楼在心里想着,顺手给他擦去了嘴边的奶渍,又将咖啡递给了他。

明诚接过咖啡嗅了嗅,气味有些怪怪的。

但既然大哥说好喝他也就大胆的喝下一口。

苦!那种苦涩的味道似乎瞬间就剥夺了味蕾的所有权,在口腔里乱窜。明诚将小脸皱成一团又不能直接吐掉,只能咬牙咽下去。

明诚的反应逗的明楼哈哈直笑。

“大哥又欺负我。”明诚喝了好几口奶茶才算缓掉了口中的苦味,拿餐布擦擦嘴角,皱着眉头半埋怨的说道。

“大哥哪会欺负你,大哥疼你还来不及呢。”

你笑的这么欢快这话谁信啊。

那还不是阿诚太可爱了。

每当这时明楼就觉得只有阿诚在身边的时候自己才能得到一丝的安宁的快乐。

 

“哟!这不是明家大少爷吗?在这儿遇到您也巧啊。”偏偏有些人连这片刻的安宁也不放过。

在明楼背后响起这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时,明楼实在忍不住翻了个一点也不绅士的白眼。转过头时却已经挂上了得体的笑容。

“是孙少爷啊。多日不见,可是安好?”明楼不动声色的将“安好”二字吐的有些咬牙切齿。孙少爷自然也是没听出来。

“好好好,只是一段时间不见,明大少爷的口味都变了啊。”孙少爷的眼神有些暧昧的看着明楼后边的明诚。

明楼瞬时就明白过来了,感情他是把明诚当成自己的那个了。这孙少爷是个不折不扣的酒囊饭袋,仗着家里还有点家本,终日流连烟花之地,抽烟赌博样样均沾,搬空了家底不说,还掏空了身体。

明楼看着孙少爷有些虚浮的脚步,很是不屑。只是孙家和明家还有这么一点半点的经济往来,又都是上海一个圈子的人,直接撕破的脸皮实在难看。

但是他怎么敢做这样的暗示!

“孙少爷,这是舍弟!”明楼心底有小小的火苗在烧着,稍稍提高了声音,希望孙少爷能适可而止,不要不知死活的触碰到他的底线。

“得了吧,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你们明家还有这么个弟弟。”孙少爷凑到了明楼身边,眼神猥琐的舔着一旁的明诚说道,“你还真别说,你找的这个长的是真不错。要是你那一天玩腻了,能不能也借哥哥玩玩?”

话音刚落,孙少爷的脸上狠狠被打了两巴掌,声声清脆响亮,绕梁三尺,打的孙少爷一嘴的血沫星子。

明楼表情阴沉,眼神凌厉,低气压笼罩住了整个咖啡店,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风暴。他从嘴里一字一句的吐出:“你再说句试试!”

“明楼,你他妈的是有病吧!敢打我?就为了这么个男 妓?”孙少爷一看自己吐一口血,也是火气就上来了大声叫骂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们明家吗?谁不知道你们明家二老早被你们姐弟俩克死了,家里就靠你姐撑着,早就家道中落了!你还狂个屁啊!”

说着孙少爷眼睛一转又带上了点淫邪的光:“说道你姐,也是个大美人啊。要是混不下去了,就来找我,说不定我看在你姐和。。。你这个弟弟份上,救济救济你们。”

明楼微微的闭上了眼,双手越来越抖,每个神经似乎都在叫嚣着爆发。

好!很好!

有些人就是这样,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闯。

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拦着?

啪啪又是好几巴掌,直打的孙少爷脸肿了半寸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一手捂着脸一手颤巍巍的指着打他的人,

是明诚。

“明诚身份低微,的确攀不上做明先生的弟弟。但承蒙大哥大姐疼爱,给了我明家的姓那明诚就是明家的人。孙少爷对明诚多有误解,明诚心中愤怨难平,出手打了孙少爷,该日定将登门谢罪。但孙少爷出言句句中伤,言语鄙俗不堪,污蔑明诚,折辱明家,将明家置于何地!孙少爷污蔑了明诚没关系,但折辱了明家。明诚就一定要跟孙少爷讨个说法!”几句话说的不卑不亢,字正腔圆。

但是孙少爷已经听不清明诚的话了,这几巴掌打的他眼冒金星,一阵一阵的发黑。

 

明诚扯扯明楼的袖子说道,“大哥,我们走吧。”

明楼没有动。明诚隐隐有些不安:“大哥。。。”

突然明楼飞起一脚,直接把孙少爷踹翻在地,又狠狠补了两脚。

“今天我就先饶了你,”明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孙少爷,眼神像是要把眼前的孙少爷大卸八块生吞活剥,他望着孙少爷满脸血污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给我记住了!下次再让我听到这种话,我直接要了你的命!”

明楼带着明诚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折过身来。

“老板!”

“啊。。。在。。。在!”老板看着这一幕到现在都缓不过劲来,被明楼喊到时才是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

“你们咖啡店今日的损失算一下直接到明公馆去取。顺便去通知一下孙家来领人,就说医药费什么的,也算在明家头上。”明楼冷冷的瞥了一眼在地上哎呦哎呦喊疼的孙少爷,“我们明家,一条狗还是医的起的!”

说着,牵着明诚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店。

 

 

 

“大侄女,实在是对不住,也是我这逆子口无遮拦,冲撞了明家的少爷们。但是不知者无罪,您们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吧。”孙老板赔着笑脸说道。

明镜身着一身素色旗袍矜持的坐在沙发上,白玉般的指尖捧着一壶泡着上好碧螺春的青花瓷杯,杯中茶叶卷舒开合,煞是可爱。

明镜眼角瞥了一下跪在长绒毛地毯上被吓的瑟瑟发抖的孙少爷,心疼的叹气。

叹息着自己这么好的一款地毯居然给个人渣跪去了。

“孙叔叔说哪里的话。小公子说的对啊,我们明家的确是不如以前了,而且明镜一介女流之辈掌管明家,在众人之间周旋老有人看我不起。只是我们明家,好歹还有些祖上传下来的迂腐傲气,总不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被别人家欺负了去,那我们明家还怎么在上海混下去啊。孙叔叔,您说呢?”

孙老板看着眼前看似温文尔雅贤淑可人的明大小姐,又看看自己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儿子,深深的叹了口气。明镜接管明家以来,众人也都当明家已经走到了末路尽头。多少人等着看明家的笑话啊,但是明镜表现出的是与她外表还不相同的雷厉风行,手段果决。明家的企业在她的手里,居然倒也经办的有声有色。当时他就觉得这个丫头不简单,对于明家树敌不如结友。他在生意场也有好几处明家的供货线,这要是断了。。。

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每思及此处,孙老板恨不得在这不争气的儿子身上多敲两下。

“大侄女说笑了。明家在上海的地位向来举足轻重又是家大业大,上海经济都是要靠明家帮衬着的,谁敢欺负啊。。。”

“哎~孙叔叔可别这么说,说不定哪天我们明家家道中落了呢。”说着明镜“噗嗤”一笑,“倒也多亏生了一副好皮相,真到了那一天还有人愿意救济救济呢。只是不知道,这一家的人能不能撑到救济我们的时候了。”

孙老板听了冷汗直冒,两腿一软就跪到了明镜面前。“大侄女。。。啊,不是,明大小姐,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你就看在我和你爸妈还有些交情的份上饶过我这逆子一次吧。”

明镜抬眼望了他们一眼说道,嘴上说着“孙叔叔这是干什么呀,明镜怎么受的起啊!”却稳稳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而且,孙少爷要道歉的人也不是我。”

孙老板听了立马带着孙少爷“扑通”一声又跪到了明诚面前。“是我家逆子不懂规矩,连明少爷也不认识,还拿一些粗鄙之言污了明少爷耳朵。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明少爷大人大量,饶了他可好?”

明诚看着孙老板老泪纵横的样子,终是不忍:“大姐。。。”

明镜叹了口气,终于起身扶起了孙老板:“孙叔叔,您到底是我们长辈,这样太折煞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了。虽说子不教,父之过,但是孙少爷年轻气盛,难免会犯错,只要能改就是好的。这是这错一次就算了,一错再错的话,就怕是难担待了。”

“不会不会。”孙老板赶忙说道。

“阿香,送客。”明镜朗声说道。

“不用不用,”孙老板踢了儿子了一脚,“还不起来!”,又向众人赔着笑,“我们自己走就好!”

 

孙老板出门后。明镜像明诚问道,

“你可解气?”

“大姐可解气?”明诚反问道。

“基本上吧。”明镜抚了抚心口说道。

“那阿诚也不气。”明诚回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为这种人犯不着。”

“对。”明镜笑了。

 

 

但房间里还有一个气着呢,晚饭都没高兴出来吃。

明诚也不敲门,端着晚餐就进了明楼的卧室,看到明楼正背对着他站在窗口。明诚也不说话在桌旁为他摆好碗筷。

“我当时是真是想杀了他的。”明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声音慢慢靠近在他身边停下,“但你阻止了我。”

“阿诚只是听的忍不住了。”明诚淡淡的说道。

“他怎么敢?”明楼叹息着抱住明诚将头埋入他的肩膀中,呼吸间是少年清淡的味道。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用那种眼神看明诚!

每每想到孙少爷的眼神和说过的话,他恨不得当时就挖出了他的眼珠子,剪掉了他的舌头!

太便宜他了。明楼搂紧了明诚。

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够的。

 

【TBC】

大哥年轻时还是很有血性的!

 

按预计,下一章应该有比较实质性的进展~嗯!

评论(25)
热度(483)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