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二)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二)

昨天的热度把我小小的惊到了。一鸡血决定日更啦!

今晚大哥不黑,今晚也是温柔的大哥~

传送门:(一)

 

 

【正文】

 

在众人的调笑声中,这顿饭竟吃了许久。明公馆里也是许久未有过的热闹。

晚餐撤下后,众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家常。

不知不觉夜色已深,明台是早就累了,窝在明镜怀里打起了瞌睡。

明镜一边轻柔的拍着明台的背哄他入睡,一边和明楼小声的交谈。明诚则安静的坐在一边仔细的听着。

“这次你去了这么久,怕是事情真是不太顺吧。”明镜低着头轻抚着明台淡淡的说道,表情被隐在阴影里看不真切。

“大姐,您也知道当前形势的确不容乐观。您还记得五月底工人暴动在租界进行反帝游行示威的事吧,帝国政府大肆逮捕枪杀参加游行的工人和代表,那天的鲜血染红了上海的每一条街。整个上海戒卫森严,我回上海的时候也是被多方盘查。这才耽搁了几天。”

“天下不太平啊。”明镜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明家是上海世家,所谓树大招风,明家的位置在上海各方势力中都很尴尬,上海有这么多眼睛看着我们,稍有差池后果难以设想,所以我们走哪一步都要走的小心翼翼稳稳当当,不能被人轻易抓住差错利用了去。不过这话又说回来啊,周围列强对中国向来虎视眈眈,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万一哪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明家这业绩恐怕也只能毁于一旦了。”

说着明镜瞥着眼看了旁边一脸担忧的明楼和明诚笑了一下:“我和你们说这个干什么呀?你们别担心,天塌下来有大姐撑着呢!”

“大姐。。。”看到明镜脸上故作轻松的微笑,明楼屈身跪在了明镜面前将手搭上了明镜抚着明台的手背,直直望向她的眼睛柔声宽慰道,“大姐,您不要总自己撑着,一切还有我呢。您别担心,这国我好好会守着,这个家,我更会好好的守着!”

明诚也端正跪在了明楼旁边握住了明镜的指尖说道,“也还有阿诚。虽然阿诚为明家也做不了多少,但阿诚的一切都是明家给的,就算赔上了这条命,阿诚也一定会帮大哥守好这个家!”

明镜看着眼前三只交叠的手和她手下安然入睡的明台不由感到眼中糊上一阵氤氲的湿意。从她十七岁掌管明家后似乎就一直在带孩子,先是明楼再是明诚再到明台,她像只老母鸡似的护着这几个小崽子,总希望能把他们护在羽翼里不让他们看到人世艰险道路险恶。但如今局势动荡,上海如风雨中飘摇的一片孤叶,明镜料理着明家的时候难免感到心神俱疲,幸好这几个孩子也都是听话懂事从不用她多加操心。只是没想到,但就在她不经意之间,护在身下的小树苗已经慢慢长成,现在竟也能撑起自己的一片天了。

明镜努力忍住不让眼眶里滚烫的液体滑落只好冲着明诚笑骂道,“说什么命不命的,呸呸呸,下次你再这样说大姐就要罚你了!大家都会好好的活着的,一个都不能少!”

“大姐说的是。”明楼应和着对着明诚说道,“下次再说绝不轻饶!”又紧了紧握住明镜的手重复道,“一个都不会少!”

但是乱世之中又是有什么能被保证的呢。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真相,只是这么个甜美易碎的梦只是没人愿意戳破它罢了。

“大姐。。。还不。。。睡觉。。。”忽听明台在睡梦间发出呓语,打断了房间里有些沉重的气氛。

“好好,睡觉。”明镜抽了抽鼻子,轻轻捏捏明台粉嫩的小脸蛋,宠溺的说道,“大姐带你去睡觉。”说着将明台抱起来,将他的头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冲着明楼说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阿诚也是,去睡吧。”

“大姐晚安。”明楼和明诚同时起身向明镜行礼。

大姐抱着明台向卧室走去。

在明镜看不见的角度,明台的小脑袋突然支棱了起来,冲着明楼明诚做了个鬼脸,又悄无声息的将头埋了下去。

“这小家伙。。。”明楼和明诚不由相视一笑。

 

 

目送着明镜带着明台离开后,明楼半搂着明诚凑在他耳边笑道:“也难怪这小祖宗讨大姐欢喜,挺有眼力见儿的。”

明诚的身子稍稍一僵,语气却很是平常:“明台向来机灵的很。”

“好了。大姐和明台也去休息了,我们也去睡吧。”说着明楼就要将明诚往自己卧室里带。不料,明诚微微一侧身,向明楼道了声晚安直接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你去哪儿?”明楼奇道。

“回卧室。”

明楼这才想起那边是明诚刚到明家时为他准备的房间,只是从明诚一直没有机会用的上罢了。

“干嘛睡那个卧室?你不是一直都和我睡的吗?”

“这样不好。。。”

“这样怎么不好了?”明楼越发奇怪了,感情着小娃子长大了就跟自己不亲了?

“我现在已经不做噩梦了,不应该老霸着大哥的房间。而且。。。”明诚像是想到了什么脸庞有些微微发红,说不出话来。

“而且什么?”明楼追问。

明诚也不回答了,直接抛出一句“大哥晚安”就像受惊了的小兔子似的跑回了房间,留下在原地的明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明诚“嘭”的关上了门后直接把自己甩到了床上。

忍不住拿脑袋撞着面前松软的枕头。

居然这样就跑开,实在太差劲了。。。

不行,得去给大哥道个歉。。。可是大哥要是在问起怎么办呀,他总不能说因为睡在大哥房间里到处都是大哥的味道却没大哥在身边自己睡不着吧?!

太丢人了,明明自己已经不是明台那个年纪的小孩子了,难道还非要人陪着才能入睡吗?

 

其实明诚觉得自己最近挺不对劲的,特别是这次在明楼回来后。

他想要更靠的大哥更近些,但明楼每一次的靠近都让他觉得难以呼吸似乎周围的空气都被夺去了;明楼的每一次不经意的触碰都像是带着火焰热的像是能灼伤他。当他被明楼的气息包裹住时他都会抑制不住的全身发热,胸膛起伏。

自己难道是病了吗?可是苏医生定期就会来家中给大家做检查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想了!不想了!明诚像只鸵鸟一样把脑袋深深的埋在枕头里。

不想了,不想了,有些答案不要去想,也不能去想。

不知过了多久,明诚终于有些迷迷糊糊的睡去。

 

黑暗中,明诚的房门被人打开,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明楼静静的站在明诚的床边看着他。月色透过没拉好的窗帘正好洒在了明诚的脸上,明楼看到明诚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团淡淡的阴影,呼吸浅浅,已是睡熟的模样。想起他小时候喊着大哥躲进自己怀里的场景竟是恍如隔世。

当初总在想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那些痛苦的回忆好起来,但现在他自己一个人睡也能睡着的时候,他却觉着怀里空落落的了,这才睡不着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看他。

明楼看着明诚守了一会儿,发现他的确没有异样,终于轻声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

“大哥。。。”刚走几步一声轻唤止住了明楼的脚步。他犹豫的转过头,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倚在床上睁着眼惊异的看着他的明诚,却发现明诚还是好好的睡着,只是睡姿从平躺变为侧卧。

什么嘛,原来只是再说梦话啊。。。让他白紧张了一番,不然自己要怎么解释为什么半夜不睡觉跑到明诚房间里来呢。

转头时发现明诚的被角掀开了一些,估计是刚刚换睡姿时动到了。明楼又折回去为他整理好被角,这才放心离开。

晚安,阿诚。

明楼在心底说道,慢慢带上了门。

 

明诚这才睁开了眼睛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刚才半梦半醒间隐约看到大哥的身影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就轻呼出了声。随即意识到这并不是梦,而大哥是真的在自己房间时天知道他吓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就选择闭上了眼睛继续装睡。

当明楼折回来的时候他都以为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正想坦白时,却感受到被掀开一点的被角又被结结实实压了回去。他的心里不知怎的,就雀跃了起来。原来大哥是因为担心他。

 

房间空荡荡静悄悄的,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不对,有的。明诚摩挲着身上的被子想着,有人来过的也留下了痕迹。

只是在心里。

 

晚安,大哥。

明诚抱着被子终于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TBC】

 

 

明台和明诚表示:我们都有独特的装睡技巧~

 

 

至于现代的那个文我也还记着呢。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坑多了不愁。没事儿我就爬过去撒把土。。。

 

 

评论(9)
热度(440)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