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随天开

去留由已不由人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一)

【楼诚】媳妇儿是要从小养成的(一)

虽然干不过官方,但窝还是想写文。【手动再见】

好了,这是一个略腹黑的大哥把还是小白兔的阿诚慢慢吃掉的故事。

 

 

 

【正文】

明楼之前真没见过这么招人疼的孩子。

痛了不哭,疼了不闹,不管让他做什么他都乖巧的说“好”。清秀的小脸蛋上是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懂事。

这还是个孩子啊,明楼打心眼的感到心疼。

所以他细心的照料明诚。小到穿衣吃饭,大到待人接物,无不是亲劳亲为,悉心指导。

令他欣慰的是,明诚也似乎渐渐淡忘了童年的阴影。如他所愿,长成了一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少年。

就像是看着自己种下的种子发了芽开了花,明楼在看着明诚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喜悦,只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哪儿哪儿都好。

 

转眼之间,他这哪儿哪儿都好的弟弟终于长到了十五岁。

这一年,明楼有点事需要外出处理,这一走就是两三个月。自从明诚被带到家里,他还是第一次离开明诚这么长时间。身在异地的他不免常常有些记挂着这个孩子。

闲暇之余,他便会往家里打电话去。

每次电话刚打不久就会有人接起来,“你好。这里是明公馆。”少年清脆的声音像夏天杯子里碰撞的冰块,听着就让明楼觉得这今天和人周旋一天的疲惫都少了不少。

“我是大哥。”明楼笑吟吟的答道。

“大哥好。。。”那边轻声喊了一声就不说话了,明楼也不急,在少年轻轻的呼吸声中也能安然的休息一会儿。那边就这样踌躇了一阵传来声音,“我去叫大姐。”然后就是少年哒哒哒跑开的声音。

明楼想象着少年哒哒哒跑来接电话又哒哒哒跑开的场景,觉得很是有趣。

很快,电话就会被大姐接去,明楼一边和大姐交代着情况思绪却飘到一边。明诚现在在干什么呢?按照他平常的作息现在应该洗完澡了吧?他有没有吹干头发再去睡觉?这孩子老是不爱吹头发,嫌吹风机太吵吵,宁愿拿毛巾直接在头发擦两把就算了事,每次都要他把明诚按坐到床边,亲自拿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少年乖巧的低着头,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露出白皙小巧的后颈。随着吹风机嗡嗡的响着,暖风带着柔软的发梢划过明楼的指尖。从少年身上传来湿润的肥皂香,像一颗被洗净的柠檬有股清爽的味道。

没有自己在他身边他今晚能睡好吗?明诚刚来的时候总是睡不着,半夜会在噩梦中惊醒,睁眼在黑暗中等着天亮。被明楼发现了这个情况后,明楼把明诚带回了自己房间。在半夜明诚沉浸在梦魇之中时,明楼就将他拥入怀中,轻声安慰,待他重新睡去之后,明楼才放心睡下。两人抵足而眠。过了好长一段时候明诚晚上总算摆脱了噩梦的纠缠,能一睡睡至天亮。但因为也没人主动提起过不妥,明诚也就一直睡在了明楼房里。

“明楼!你在听大姐说话吗?”大姐的声音打断了明楼的思绪。

“听着呢听着呢!”明楼赔笑道。

“不要和我嬉皮笑脸的!也是不懂你,明明每天也没什么事,还要总打电话回来,你这是干什么呀?弄得阿诚一到晚上就守在电话前等你打过来。上次你有一天没打,他说什么也不肯去睡觉,我都看着心疼。阿诚啊是个好孩子,虽然他不说,但一直最黏你和你最亲。你不要老是一天到晚就在外面浪来浪去连家都不知道回,害的家里人为你担心!”大姐的脾气有些暴躁,一上起火来就能机关枪似乎突突的训人。害的明楼觉得脑壳都有些疼。

“是!是!”明楼连声答道,又一再保证事情一结束就马上回家绝不在外拖延,明镜才稍稍收敛起脾气放过了他。

挂掉电话后明楼摸了把冷汗长吁了一口气。谁都知道,明家最惹不起的是这位明家大小姐,除了那个被明镜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明小少爷外,谁不要让她三分。就算明楼在外面再怎么能呼风唤雨,到了大姐面前也只能乖乖认怂。明楼不禁苦笑着摇摇头。

又想大姐说到的明诚,难道他不往家打电话他就一直等下去吗?心里像是被人小小的揪了一下似的隐隐发疼。

这个傻孩子。。。

又有一点点满足。

被人记挂着的感觉,也是不错。

 

几天后,他终于回了家。

车子还没进到门口,明楼就远远看到了个黑色的小人影儿。

“大哥!”车子刚一停下,那小人儿就欢快的向这边跑来。小脸兴奋的通红,不等明楼下车站稳,就一下子扑倒了明楼怀中。

明楼张开双臂迎接了他。在明楼印象里,明诚很少有这么情绪化的时候。而现在他嘴角挂着大大的笑,露出的快乐满满的似乎都要溢出来了。

这份快乐也感染了明楼,从见到明诚的那一刻起,他觉着自己的心里像是有个透明泡泡迅速涨开,那是他至今也没有过的感觉。

不,不应该再称孩子了。几个月不见,明诚好像长高了不少,轮廓好像也比走的时候长开了,虽然还保留着些许稚嫩的脸庞,已经依稀可以看出来长大后该是怎样一个俊朗少年了。恍然间,明楼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慨。

明诚已经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明楼的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像个真正的贵族小少爷那样向明楼稍稍低头示意,“大哥,欢迎回来。”

明楼还有些晃神。一直在身边的时候还不觉得,几个月不见明楼才意识到明诚是真的长大了。他穿着合身的小西装衬着腰身挺拔的像棵小松,举止投足间自有一股优雅气质。这样的明诚走出去,怕是也要惹的不少姑娘家春心暗起,愁思飘动了。思及此处,明楼不由的皱起眉头,总有一种是自己打磨出来的宝贝却被别人窥了去似的心理。

 

“大哥?”明诚看到明楼不说话,有些不安的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明楼看到明诚小动物般小心翼翼的眼神后知道是因为刚才自己走神了,“没事儿。”他伸出手拍拍他的头说道,就像他明诚小时候他经常做的那样。

明诚感受这那双大手落在头顶的重量,脸蛋一下子红了,眼神也是飘来飘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少爷久出未归,家里也是隔了好久才好容易吃了个团圆饭自是要好好庆祝一番。

晚上一大桌子的菜被摆到众人面前。菜还没上全,明台早已按耐不住下了筷,被明楼不重不轻的用筷子敲了一下“没规矩”。明台转身扑在了明镜怀里:“大姐,你看看他!刚回来就训我!”。明镜心疼的抱着明台开始训斥明楼,“刚回来就开始训人,我看你也是不要回来了!”

明楼赶紧向大姐赔着不是:“我这不是让他学学规矩嘛。”

明镜翻了个白眼说道,“学规矩学规矩,我看你才是没规矩!动不动就有些大少爷脾气,你说以后谁能受的了你呀!”明镜眼神一扫,正好看到正给明楼添茶的明诚,咬牙说道,“我看哪,也就明诚能受的了你了!除非你以后娶的是明诚,不然老婆迟早会因为受不了跟别人跑了!”

明诚听着自己被点了名心下一紧,手中茶壶一偏,茶水就落了些许到了桌上,还有一些溅到了明楼的衣袖上。

“大哥,对不起!”明诚慌忙的拿起一边的桌布要帮明楼擦。

“没事儿没事儿。”明楼握住了明诚的手止住了他慌乱的动作。又转头对着大姐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有您这么咒自己亲弟弟的么?那照您这么说啊,我这辈子看起来就只能是跟着阿诚过咯。”说着把拉着明诚的手放到大姐面前,说道,“大姐您说对吧?”

“一边儿去,”明镜忍不住笑了,“你找不到老婆了拖着我们阿诚干什么呀,阿诚这样好的孩子以后可不要找个好人家的女孩儿呀?”

明诚还不大的手被明楼攥的紧紧的,那手心的热度似乎一直烫到了他的心里。他抬眼望着他的大哥,把明楼刀削般的侧脸印在自己眼中。这么多年来,自己不一直这么在大哥身后看着他的吗?若大哥愿意牵着他的手向前走他自己岂会先放?这时耳边依稀传来大姐说要给自己个好女孩儿,明诚想都没没想一句话就脱口而出:“阿诚不要好人家的女儿,阿诚要一直陪着大哥!”

全屋子里的人都笑了,明诚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说的什么,不由的臊红了脸。

明楼把明诚的手握的更紧了,对明镜说道:“大姐,您可都听见了。阿诚自己愿意跟我呢,您就别多操心了。”

“好好好,是我多事了。你们这周瑜打黄盖的,我有什么办法?还是我的小明台,最听我的话了是不是?”明镜摸着明台的小脸蛋说道。

“那是自然。明台当然听话。”明台凑在明镜身边亲了她一口,逗的明镜呵呵直笑。

在他们看不见的台桌下,明楼牵着明诚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那,大姐,我以后是不是要叫阿诚哥哥大嫂了?”明台好奇的问明镜。

“想让阿诚哥哥做你大嫂吗?”明楼逗他。

“不想!这样阿诚哥哥就只能陪着大哥不来陪我了!”

“嘿!你这熊孩子!”

“哈哈哈~~”

房间里笑声,谈话声,酒杯碰撞声,一声盖过一声,都随着风,穿过墙门一直传进外面的大街小巷里。

 

 

 

【TBC】

 

大姐觉得是在开玩笑,但是大哥已经在挖坑了23333

 

我要剁手!肉还没炖完就开坑!谁让我写文速度没有脑洞开的快【哭】

 

还是求抱团,一人写文好即墨啊。。。

评论(33)
热度(845)
  1. 爱围观的ssica脑洞随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随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